网络时代地方主流媒体提升舆论引导力的思考

作者:赵刚 刊名:视听纵横 上传者:杭东

【摘要】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已经进入了数字化、多媒体、互联网为引领的网络时代。随着传播技术突飞猛进的提升和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主流媒体舆论引导格局也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作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舆论在国际国内的作用越来

全文阅读

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已经进入了数字化、多媒体、互联网为引领的网络时代。随着传播技术突飞猛进的提升和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主流媒体舆论引导格局也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作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舆论在国际国内的作用越来越显著,舆论引导能力已成为党执政能力的一部分。作为地方的主流媒体,也应该对整个舆论格局的变化有所认识:第一,资讯传播手段技术突飞猛进,新媒体融入主流传播阵营。以互联网为主要传播平台和特点的新媒体不断升级换代,以广播、电视、报纸等为骨干的传统舆论传播格局不断与新媒体的交锋竞争中融合演变,互联网等新兴媒体已经融入主流传播渠道,成为主流媒体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二,全媒体传播理念已经深入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全媒体是载体形式、内容形式以及技术平台的集大成者。从传播载体工具上分可分为:报纸、杂志、广播、电视、音像、电影、出版、网络、电信、卫星通讯等等;从传播内容形式上涵盖了视、听、形象、触觉等人们接受信息的全部感官;从所依重的各类技术支持平台来看,除了传统的纸质、声像外,基于互联网络和电讯的WAP、GSM、CDMA、GPRS、3G、4G及流媒体技术等等。在信息社会里,全媒体将从根本上改变单向的信息传播流程,受众的地位和角色也随之变化。第三,随着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国际环境更加趋于复杂,全球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文化观的冲击,也对我们的新闻舆论引导工作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一、挑战:部分地方主流媒体娱乐当道,在搞笑欢歌的背后,存在不少让人担心的隐忧。网络时代,地方主流媒体围绕主题和大局,结合本地实际,做了大量的舆论引导工作,但在网络时代日趋白热化的激烈的竞争中,提升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力,还是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由于收视(听)率和经营指标被自觉不自觉地放大,一些地方台的时政新闻、主题报道被淡化,一些主流舆论阵地被所谓的民生新闻、搞笑娱乐栏目取代,一些地方主流媒体为了提高收视(听)率是各显神通,娱乐元素空前膨胀,其背后的代价就是一些主流媒体的舆论主阵地出现边缘化倾向,舆论引导能力弱化,直接表现就是泛娱乐化、低俗化、拜金倾向。泛娱乐化首当其冲的是新闻娱乐化现象泛滥。在软些、软些、再软些的所谓新闻改革潮流的口号下,真正关乎民生的主题和时政报道被弱化,而被异化的民生新闻却大行其道,在收视(听)率的驱动下,有的媒体十分热衷报道花边新闻、市井琐事、恶性犯罪、名人绯闻,以低级趣味满足迎合所谓的市场需求。一些地方主流媒体,为了追求收视率排名,不惜放弃黄金时段的新闻深度报道栏目,取而代之的是用重金打造所谓的主打娱乐品牌节目,为拉动收视率不惜血本。为了迎合收视(听)率,不惜出怪招、险招,如:某卫视推出的“辣妈竞猜”,节目以嘉宾竞猜谁是“辣妈”为卖点,频频出现辣妈泡吧蹦迪、流连夜店等“猛料”,现场对每位嘉宾点评的“辣妈”大腿、身材等等,整档节目低俗不堪。泛娱乐化的另一个表现是以电视剧为主导的视听娱乐传播的价值观发生导向偏差。在所谓的爱情至上的口号掩护下,有的电视剧炒作第三者,替婚外恋张目,甚至不惜把性变态、性暴力等人性中最丑恶的东西搬上荧屏。泛娱乐化最为泛滥的就是在平民造星的口号下,大肆炒作一夜成名。广播电视媒体的互动参与性被发挥到极至,使荧屏选秀扭曲成了一场场全民造星运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曾这样描绘目前的电视媒介环境“不是我们用文化教育民众,而是民众用遥控器选择我们。”在这种形势下,广播电视人不得不重视收视(听)率的经济功能。在盲目追求收视率的推动下,一些低俗的节目对文化生态环境构成污染和破坏。某些媒体降低了自身社会责任底线,片面迎合部分受众的低级趣味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