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成员异质性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知识管理模式的研究

作者:郭春丽;赵国杰 刊名: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 上传者:王洪峰

【摘要】当今世界,知识已成为一项重要的战略资源。知识管理成为各类社会组织应对复杂变化的社会环境以及赢得竞争优势的有力工具。农民专业合作社被看作是促进农业发展二次飞跃的有效手段之一,近来备受关注。本文针对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成员异质性的特点,借鉴实践社群中社员身份划分标准,将合作社成员进行分类,并综合组织学习理论和知识管理理论,构建了农民专业合作社的"5层次"知识管理模式。

全文阅读

引言在当今信息化、知识化的时代背景以及瞬息万变的社会环境下,一切组织和个人只有通过持续不断的学习进而进行知识的创造和转化,实现自我超越,才能赢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因此,知识管理就成为了各类社会组织应对复杂变化的社会环境以及赢得竞争优势的有力工具。在“大市场”和“小农户”矛盾日益激化的当下,处于弱势地位的小农户自发建立或者由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组织建立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得到了蓬勃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小农户的“话语权”以及农民的收入。但是,作为兼具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重目标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下面临更多的挑战,尤其是当下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成员异质现象突出、成员生产规模小且兼业现象普遍,不利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稳定和发展。鉴于此,我们迁移知识管理的理论知识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知识管理模式,以期有助于当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生存以及可持续发展。一、文献回顾当下,知识管理是一个众多专家学者关注的热点领域,尤其是关于企业知识管理的研究颇多。野中郁次郎建立了隐性知识与显性知识的转化模型(SECI),首次将3类不同知识组合之间(隐性知识与隐性知识、隐性知识与显性知识、显性知识与显性知识)、3种不同层次(个体、群体和组织)、四种不同转化过程(社会化、外部化、组合化、内部化)的知识转化建立在一个模型中[12],重构了知识管理的基础理论。霍尔萨珀尔和乔西将知识管理分为个体知识管理、组织知识管理、跨组织知识管理、国家知识管理四个层次[3],他在SECI模型的基础上提出的跨组织知识管理,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因为组织间知识管理比其他层次内的知识管理更难以实施。孙永波通过对工业环境、技术工具、观念文化、实践方式以及成本等障碍的分析,指出国内企业的知识管理无论从实践上还是理论上来看,都处于起步阶段,得出该阶段的核心问题是“正确选择合理的知识管理模式”,并创构了基于顾客、产品差异程度、企业知识构成和产品生命周期四个因素的CDKL分析模型[4],提供了知识管理研究的新角度。7.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0年(第12卷)第2期管理科学JournalofUESTC(SocialSciencesEdition)Apr.2010,Vol.12,No.2对新生事物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研究,当前集中在组织结构、治理结构、利益分配方式等方面,有关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知识管理研究尚付阙如。本文基于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实践水平,引入知识管理理论,以期开启农民专业合作社研究的另一角度。二、农民专业合作社相关主体分类为有效地进行知识管理,有必要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相关主体进行分类。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处于引入阶段[5],具有生产规模小、兼业现象普遍、农户异质性强等特点,异质性表现在资源察赋、要素投入、对合作社的贡献、利益诉求、承担风险以及参与水平等方面,本文的成员异质性主要是指成员参与合作社活动的水平不同。与农民专业合作社相关的主体包括社员、当地的非社员、农业企业或超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以及新闻媒体等。本文以参与水平不同为参变量的成员异质性特点对合作社相关主体进行分类,借鉴实践社群中社员身份划分标准[6],将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相关主体分为能人、核心成员、正式成员、外围成员、交易性的参与者、访问者等六分类,即:1)能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诞生一般都有一个或数个“能人”在其中起着极为重要、至为关键的核心作用。根据我国发展比较成功的农民专业合作社中“能人”的实践情况,我们首先将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创始人即“能人”从相关主体中分离出来。“能人”多是农村经纪人、种养能手、运销大户等。相比于一般的农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