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与马克思对费尔巴哈的超越

作者:安启念 刊名:北京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青

【摘要】《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标志马克思实现了对费尔巴哈超越的那些思想,在此之前,主要是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已经出现。马克思超越费尔巴哈是一个过程,在一个时期,曾经存在对费尔巴哈的误解。马克思的实践概念不仅批判了旧唯物主义,也批判了唯心主义。它强调人的能动性与受动性的结合,是对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斗争的扬弃。只强调马克思的实践概念弘扬人的主体性是片面的。

全文阅读

通常我们认为,马克思对费尔巴哈的超越始于1845年春天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以下简称《提纲》),这一观点其实是值得商榷的。马克思超越费尔巴哈是一个过程,《提纲》只是这一过程的完成与总结。在这一过程中,《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具有重要的地位。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对费尔巴哈的批评及相关思想的由来《提纲》第一条称:“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1]54这句话通常被理解为马克思首次提出自己的实践观并以它对费尔巴哈做了批判,表明马克思告别、超越了费尔巴哈,马克思的哲学思想诞生了。事实上这样的认识远未概括马克思在《提纲》中对费尔巴哈的批评,而且对这句话的理解也存在不少问题。我们先对《提纲》涉及批评费尔巴哈的相关内容加以简要梳理。阐述在哲学思想上与费尔巴哈的区别,是马克思写作《提纲》的基本宗旨,整个《提纲》都和对费尔巴哈的批评有关,其中直接点名批评的有五条,即第一、四、五、六、七条。此外第九、十两条批评直观唯物主义、旧唯物主义,也可视为对费尔巴哈的直接批评。以上七条对费尔巴哈的批评中,第一、五两条内容基本一致,讲费尔巴哈不从实践出发理解对象、现实、感性;第四、七两条批评他不懂得只有通过改造旧社会才能彻底铲除宗教;第九、十两条揭示了费尔巴哈哲学思想背后的社会立场不是立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而是立足于市民社会,因而只能做到对市民社会和单个人的直观。对以上各条加以概括,可以看出马克思对费尔巴哈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一、四、六、十这四条之中。然而如果对这四条的思想加以分析,我们会发现,这些思想早在《提纲》之前的著作中就已经存在了。第四条批评费尔巴哈不懂得仅仅指出宗教的基础是世俗社会还不足以消灭宗教,要消灭宗教必须使其世俗基础,即社会革命化。实际上这一思想马克思早在1843年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已经提出。马克思说:反宗教的批判的根据是:人创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创造了人。就是说,宗教是还没有获得自身或已经再度丧失自身的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但是,人不是抽象的蛰居于世界之外的存在物。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国家,社会。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产生了宗教,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因为它们就是颠倒的世界。……真理的彼岸世界消逝以后,历史的任务就是确立此岸世界的真理。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被揭穿以后,揭露具有非神圣形象的自我异化,就成了为历史服务的哲学的迫切任务。于是,对天国的批判变成对尘世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变成对法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变成对政治的批判。[2]199-200显然,第四条只是这段论述的改写而已。事实上,这还不是马克思相关思想的最早表述,最早表述可以上溯到1842年11月,马克思致卢格的信:我还要求他们更多地在批判政治状况当中来批判宗教,而不是在宗教当中来批判政治状况,因为这样做才更符合报纸的本质和读者的教育水平,因为宗教本身是没有内容的,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随着以宗教为理论的被歪曲了的现实的消失,宗教也将自行消灭。[3]42-43接下来看第六条。《提纲》第六条称:“费尔巴哈把宗教的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但是,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1]56我们通常认为,这一条表明马克思最终抛弃了费尔巴哈的抽象的人,人成为由社会关系决定的具体的、现实的人,从而表明马克思彻底告别了费尔巴哈。为了进行对比,人们往往批评《手稿》中异化劳动的思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