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激励对资本区位选择和福利影响的研究

作者:张光辉;黄志启 刊名:预测 上传者:李臻敏

【摘要】本文主要研究了政策激励对资本区位选择、集聚、社会福利的影响。认为政策激励既不能改变资本的区位分布,也不能弥补地区投资环境中的严重缺陷,产生积极的外部效应。关联地区的政策竞争没有促进该地区福利改善,甚至造成了该地区的福利损失。以往以及现行的地方优惠政策只能是在投资环境不完善条件下的短期诉求,是对较高商务成本的一种政策性弥补,是一种"反常态政策",区域经济发展必须诉诸于有形资本、人力资本和体制资本的形成。

全文阅读

1引言我国地区间经济差距越来越大,这种差距已经引起了地方政府、中央政府和理论界的重视。一个典型的观点是,沿海地区的优惠政策加大了东部地区与西部地区的经济差距。为了吸引资本向本地区流动,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激励措施,例如,各地区、甚至地方政府的诸多职能部门都设立了招商引资办公室,提供包括零地价、税收优惠、劳动力、贴息贷款、投资补贴等在内的优惠政策,但事实上,政府的宣传与同行的评价相比,其公信力是不足的。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地方政府往往对本地区的低竞争力产业提供更多的政策激励,这又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资本的收益,抵减了政策激励的效应。地区间的政策竞争程度也愈来愈剧烈,投资者甚至理论界也把这种反常的政策激励视为理所当然。但是,这种竞争模式是否能够取得当局所期望的效果,如促进资本流入、增加本地区的福利和经济增长,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2政策激励对资本区位选择的影响2.1政策激励的起点:政策激励可以改变资本的区位选择相当多的研究指向政策激励的有效性,由于无法对政策激励做出精确的计量,目前,关于资本区位选择与政策激励的实证研究很少见。比较有代表性的是Mutti&Grubert[1],Hines&Rice[2]。但他们的研究将不同经济发展程度国家纳入一个研究框架,并且不加区分地得出一个结论:美国资本的政策激励弹性是积极的。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前提,那就是资本对不同的东道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相比较)的政策激励弹性是不同的,他们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放入同一个样本进行研究,隐含了资本对所有东道国的政策激励弹性一致的假设。Haufler&Wooton[3]分析了两个异质地区税收竞争,认为政策激励能够抵减、甚至抵销地区市场规模狭小和市场潜力不足的缺陷。他们以两个不同规模的市场为例,分析了政策激励的有效性,认为资本更偏好流向市场规模大的地区,但不完全竞争使规模较小的市场可以通过政策激励弥补其竞争力的不足。Bnassy-Qur[4]对OECD11个国家的研究发现,某地区的市场规模或市场潜力如果比关联地区小10%,可以把税率降低5%进行弥补。而且,规模较小的市场的政策激励对资本区位选择的影响效应更大[5,6]。通过对比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Azmar&Delios[7]发现发达国家更具有政策选择余地;发展中国家通过政策激励会改变日本企业的区位选择;一个国家或地区市场规模狭小、市场潜力不足等缺陷可以通过政策激励来弥补,这一点与Bucovetsky,Wilson,Bnassy-Qur等的研究相似。政策激励可能会改变资本区位选择的心理预期。政策激励对心理预期的影响在于,投资者选择进入政策激励的地区,可能不仅仅是为了受益于这些政策优惠,他们也预期该地区的政策激励会吸引其他资本进入,如果这种对资本区位选择的预期对其他资本也有类似的影响,就会改变资本的区位选择[8],资本的积聚就会形成,先行投入的资本的预期也会得到确认和肯定,并得到相应的回报。然而,如果潜在进入者认为未来资本会做出不同的区位选择,那么,潜在进入者将不对该地区的政策激励做出回应。2.2政策激励的起点是错的:政策激励不改变资本的区位选择与区位布局以上研究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上,即只有本地区实行刺激资本流入的政策激励,其他竞争地区不跟进。这一前提与现实条件有着较大出入,旨在吸引资本流入的政策激励往往会被其他地区迅速跟进甚至超越,基于收益最大化的目标,地区间类似的政策激励将不能进入资本的决策函数,从而降低了政策激励的激励效应。关联地区之间政策竞争的结果将导致关联区域的政策高度趋同,虽然提供各项激励,但是,区域之间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