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传统建筑与人体的隐喻关系

作者:梁海燕 刊名: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学报 上传者:张丽

【摘要】概念隐喻不是语言的专利,它作为一种思维方式无处不在.建筑作为一个符号系统,要通过外在的形式表现人深层的思想和心理也必须利用许多的建筑隐喻.中外的建筑文化差异很大,但是基本的人性相同,所以建筑中所应用的基本概念隐喻也是相同的.中国传统建筑体现了建筑与人体的隐喻关系.从语言中的隐喻理论入手,结合西方建筑心理学和生物学分析了建筑隐喻的必要性和建筑与人体隐喻的合理性,以及中国传统建筑中的人体隐喻.汉字、中医和风水是中华历史文化的代表,最后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找到建筑与人体隐喻的有力证据.

全文阅读

建筑作为一个符号系统,不仅要满足遮风挡雨的功能要求,更需要用外在的形式表现人的心理、宗教、哲学、文化和思想.尤其在教育不能普及的时代,大众没有读写能力,传统建筑要传递比文字更具体、更形象的信息,因此,建筑是更直观的语言.许多语言理论可以用在建筑理论领域里,在过去的30年中获得长足发展的隐喻理论同样可以用来诠释建筑.人认识世界首先是从人自身开始的,建筑形式的形成,也应该是“远取诸物,近取诸身”,所以建筑中也处处体现着对人体的隐喻.建筑发展到一定阶段,又反过来用建筑的部位来形容人体.传统建筑和人体就构成了一对概念隐喻:“建筑是人体”,“人体是建筑”,中国传统建筑也不例外.1建筑隐喻的必要性建筑和语言之间的相似性体现在许多方面.建筑是个复杂的综合体,包含很多要素,诸如:形式、功能、意义等等,因此建筑是一个符号系统.语言也是一个符号系统,所有词汇的出现及其意义的发展代表了人对自然和自身的认识.语言最根本的功能也是表达思想和传递思想.许多建筑理论家和语言学家经常把二者互为比拟.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索绪尔(FerdinanddeSaussure)曾经把语言的聚合关系比喻为语言的“建筑材料”,而组合关系是语言的“建筑物”.他还用建筑结构中的基础、柱和梁来说明语言的邻接关系,而建筑所隐含的意义就是语言的联想关系[1].转换生成语法认为语言可分为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表层结构为句子的形式,深层结构为句子的意义,同一深层结构可以变换不同的表层结构.句子的表层结构可以对应于建筑的形式,而深层结构则对应建筑所蕴含的意义[2]22.东西方以“建筑语言”命名的建筑理论著作不胜枚举,无一不把建筑和语言的表现力等同起来.建筑和语言既然有如此多的相似性和可比性,那么用语言中的隐喻理论来解释建筑也是水到渠成的.英语中的“隐喻”一词metaphor来自于拉丁语metaphero,追根溯源来自于希腊语',meta意为“between”(在……中间),phero意为“tocarryover,transfer”(搬运,转换).在西方,对隐喻的研究源于西方的修辞学.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在《诗学》第20章对隐喻下的定义是:“隐喻是通过将属于另外一种事物的名称用于某一事物而构成的”[3].亚氏之后2000年的隐喻理论都仅限于对诗和语言的研究,直到当代,英国的修辞学家理查兹(I.A.Richards)提出了“隐喻是人类无处不在的原理”[4],隐喻不是语言的专利,更重要的还是一种思维方式,是人类生存和认知的基本方式之一.语言中的隐喻只是隐喻众多表现形式中的一种.“隐喻决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现象,从根本上讲,它是一种认知现象.隐喻性思维是人类认识事物、建立概念系统的一条必由之路”[5].Lakoff等人提出了“概念隐喻理论”,该理论认为隐喻是从一个具体的概念域向一个抽象的概念域的系统映射,这样抽象的意义以具体的形象表现出来,外在的形式对应着潜在的意义和概念隐喻[6].戴志中等认为,人生活在充满意味的世界里,体验意义是人类的原始需要和生活本能.他引用了挪威建筑理论家克里斯蒂安诺伯格-舒尔茨(Chris-tian.Norberg-Schulz)的观点论述体验意义的重要性:“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的成长就是逐渐意识到存在含义,因为对含义的体验成了人的基本需要”[2]197.隐喻手法是人类体验意义的一种重要手段.人类通过隐喻把模糊的、不可捉摸的概念、含义、感情具体化,将无形变为有形,把不可知的变为可知的.根据概念隐喻理论,隐喻是无处不在的,“我们日常会话中几乎每三句话就有可能出现一个隐喻”[4]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