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协同动力衰退机理研究

作者:向佐谊;曾明星;杨宗锦 刊名: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张光宇

【摘要】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发展速度慢、生命周期短的根本原因是缺乏一种自我持续成长的协同动力。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的协同动力是内生动力、内生阻力、外在动力与外在阻力综合作用的结果,遵循形成、增长、维持、衰退的变化规律,因此,在组织衰退之前,需要及时增加动力,降低阻力,促使组织向更高结构层次演化。

全文阅读

一、引言近年来,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为农民提供了系列化的服务,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产品质量和销售价格,较好地解决了农产品“卖难”问题,帮助了农民增收。但存在总体发展水平低,数量少,规模小,实力弱,辐射带动能力不强,内部管理不够规范,外部环境不够宽松等问题[1]。部分合作组织由于很少开展实质性的活动,对农民群众失去向心力和凝聚力,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如张家界市现有农民专业合作组织113个,与该市农业局于2005年6月统计的全市共有143个相比较,减少21%[2]。许多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在地方政府大力倡导与扶持下成立起来的,“等、靠、要”思想非常严重,如张家界市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中有85%希望得到政府更多的扶持[2]。有的合作组织急功近利,认为在短期内可以发财致富,于是过分追求短期利益,不注重自身的积累与能力的提高,忽视长远发展。还有的缺乏市场开拓精神,听天由命,缺乏追求最大利润的自我成长的驱动力量,运行一段时间后经营困难、亏损严重。究其原因,合作组织作为一种独特的市场竞争主体,缺乏一种持续成长的动力或者动力衰退。二、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协同动力模型(一)协同学概述原联邦德国斯图加特大学物理学教授赫尔曼哈肯(Hermann-Haken)是协同学创始人,他在《高等协同学》一书中描述:“协同学处理由许多子系统组成的系统。不同系统的子系统可以是性质十分不同的,如电子、原子、分子、细胞、中子、化学元素、光子、器官、动物乃至于人。协同学研究子系统是怎样合作以形成宏观尺度上的时间结构、空间结构和功能结构的。”[3]序参量、控制参量、伺服原理、自组织是协同学的基本概念与原理。协同是系统中诸多子系统相互协调、协作、或同步的联合作用。在远离平衡态的非线性开放系统内存在两种状态参量:一种是阻尼大、衰减快,对系统进化不起主导作用的“快驰豫参量”;另一种是阻尼小、衰减慢并支配系统进化的“慢驰豫参量”,即“序参量”。子系统相互竞争与协同产生序参量,序参量反过来支配或役使子系统。自组织是相对于组织或他组织而言的,如果一个体系在获得空间的、时间的或功能的结构过程中,没有外界的特定干涉,该体系是自组织的,这里的“特定”一词是指那种结构或功能并非外界强加给体系的,而且外界是以非特定的方式作用于体系[4]。在一定的外部能量流、信息流和物质流输入的条件下,控制参数超过临界值后,系统出现线性失稳,序参量役使子系统,使子系统之间产生协同作用,成指数增长,系统从混沌中产生新的稳定的时空结构,新结构的整体效应有可能远远大于单个子系统效应之和。这就是自组织的协同效应。控制参量是动力系统外部的环境因素,自组织系统通过控制参量来感应子系统,进而促进系统的自组织运行。(二)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协同动力模型序参量役使子系统产生协同作用,是自组织运行的内部作用力,控制参量通过感应子系统,是促进或阻碍系统自组织运行的外部作用力。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协同动力是指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成员相互协调、协作,推动合作组织向前发展的一种力量。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的整体演化由利益趋同这一序参量所役使,利益趋同是合作组织从混沌到协同演化过程中的序参量,成为农民联合协作的根本内在趋动力量,政府政策与组织制度是其主要控制参量,是合作组织发展的外部动力源。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协同动力模型如图1所示,推动组织运行的动力有内生动力和外在动力,防碍组织运行的有内生阻力和外在阻力[5]。内生动力是合作组织各子系统在序参量的役使下相互关联、协同作用推动系统结构从混沌变为有序的内部自主作用力,是主体内部需求的结果,具有自主性与活力。内生阻力是阻止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