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审美文化下的康德美学

作者:李亚慧 刊名:文学界(理论版) 上传者:李震波

【摘要】当代审美文化在消费主义和科学技术的双重入侵下,呈现出娱乐化、生活化、感觉化的特征,人们的审美经验从形而上的追思转为关注身体感觉和生理欲念。在这种语境下,康德的美学无疑遭到全面的质疑,审美活动不再是动机单纯的、具有自律性和独立性的精神活动,而是变为消费活动和技术活动的一个构成因素。本文通过当代审美文化对"美的分析"的解构来看康德美学的当代遭遇

全文阅读

文学界 当代审美文化下的康德美学 李亚慧 (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成都 610065) 摘要: 当代审美文化在消费主义和科学技术的双重入侵下,呈现出娱乐化、生活化、感觉化的特征,人们的审美经验从形而上的追思转为关注身体感觉和生理欲念。在这种语境下,康德的美学无疑遭到全面的质疑,审美活动不再是动机单纯的、具有自律性和独立性的精神活动,而是变为消费活动和技术活动的一个构成因素。本文通过当代审美文化对“美的分析”的解构来看康德美学的当代遭遇 关键词: 审美; 消费; 技术; 日常生活; 主体中图分类号: B83. 0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3 -2111( 2010) 06 -0235 -02 康德是德国古典美学的开山之祖,从根本上扭转了自古希腊以来的美在客观说,引发了一场从主体角度解决审美问题的“哥白尼式的革命”。正如伽达默尔所言: “康德所开创的美学所包含的彻底主体化倾向确实开创了新纪元。” [1]53 但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当代的文化特性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消费不仅成为人们的经济行为,而且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冲击着整个文化领域,成为当代审美文化的本质性特征。大众审美文化则借市场经济和现代媒体的力量成为当代审美文化的主流。而康德作为经典美学的典型代表,其美学体系必然遭到挑战。 1 审美无功利—消费行为 康德“美的分析”中第一个契机就是审美无功利,他认为美既不是审美对象的性质,也不是逻辑上的认识判断,而是审美主体的内心状态和对象表象形式的契合一致。这种纯粹主体的情感是无利害的。“要说一个对象是美的并证明我有鉴赏力,这取决于我怎样评价自己心中的这个表象,而不是取决于我在哪方面依赖于该对象的实存。” [2]39 所以,审美是一种纯粹的直观活动,是知性和想象力的自由游戏。在此基础上,康德进一步区分了快适、善和美,强调审美的无功利性,快适是使感官感到喜欢的东西; 而审美判断只把对象的形式与主体的情感相对照,不以任何需要为前提。康德的整个美学体系以此为基石。 但是在现今的消费时代,康德的无功利的审美活动可能只限于小部分的精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审美本身变成了消费,具有明显的功利性。一方面,审美活动是经济活动的一个环节。从生产者来说,他们给产品中融入审美因素目的是刺激消费者的欲望,吸引消费者去购买而获得经济利益。而不是把人从繁琐的日常生活中超拔出来,引向康德的道德自由的领地。从接受者来说,买时装、听音乐等既是审美活动,又是消费行为,它们关乎到自身的现实生活。“审美活动实际已经被框范在了经济关系的 ‘座架’之中。那看似带有个性特征和生活中随意出现的审美, 在消费社会却呈现出与社会经济运行之间极为复杂的内在关联和互动” [3]150所以,审美行为不再是超越一切活动之上的,动机单纯的精神行为,它已然是消费活动的构成因素,依附于经济上的购买与支付行为。另一方面消费性审美也是身体性的,即我们用身体感官体验审美中的快感,不是像康德一样把审美彻底地归属于精神的思维活动。如视觉的震撼,身体跟随刺激性音乐随意摆动等。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康德美学的局限,审美的快感一定是先诉诸我们的感官,然后升华到精神领域。否则审美活动就如同阿多诺所批判的那样,成为一种没有快感的快感学说。 2 审美普遍性———日常生活审美化 康德在第二契机中提出美的普遍性,认为: “凡是那没有概念而普遍令人喜欢的东西就是美的。” [2]54 他对美的普遍必然性的分析建立在两个前提上,一个是审美无功利。对某对象的愉悦不能有任何私人的利害在内,必须被看作是根植与他自己,也能在别的主体身上实现。 第二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