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视阈的邓小平社会主义理论研究

作者:冯相红 刊名:继续教育研究 上传者:吴秀伦

【摘要】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立足于世界历史发展的高度,从当代中国实际出发,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其中,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理论、社会主义本质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赋予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理论新的内容和时代价值,是对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理论的创新和发展。

全文阅读

19世纪中叶,马克思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世界历史理论,这一理论是立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这一事实,突出强调了两极性的世界分工和文明的相互借鉴,从而形成历史发展的跳跃性机制。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展示了东方社会走向世界历史的发展图景,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为中国这样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和繁荣强大提供了理论依据。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独立发展的阶段,在古老的中国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再一次实现了马克思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直接走向社会主义的设想。当代世界历史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邓小平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立足中国当代国情,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第一次科学系统地回答和解决了在中国这样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问题,形成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本质内容,包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本质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理论,是邓小平对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的发展和创新。一、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因为它使每个文明国家以及这些国家中的每一个人的需要的满足都依赖于整个世界,因为它消灭了各国以往自然形成的闭关自守的状态”。他指出,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以后,各国家、各民族形成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状态,从而结束了封闭、孤立的发展阶段。世界历史形成之后,民族的闭关自守状况再也不能存在下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具体民族的个别特色也不存在了。马克思指出,世界历史形成之后,各民族各国家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依存表现在各个方面,其深层结构是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民族性和世界性的辩证统一。当代开放,一方面更加突出世界的整体性,另一方面,越来越突出每一民族、国家的个体特色。有个性的“世界公民”才是“合格的世界公民”。在世界历史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必须首先对中国国情和中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方位以科学定位,即清醒、准确地判断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邓小平指出:“我们党的十三大要阐述中国社会主义是处在一个什么阶段,就是处在初级阶段,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本身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我们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的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这是邓小平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精辟概括。这一理论与马克思关于俄国“跨越”设想的社会主义具有高度的统一性,一是从社会的性质上说我国是社会主义,这是对我国已经“跨越”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肯定;二是从发展程度上说是初级阶段,这是对社会生产基础薄弱的肯定。关于社会主义的阶段划分问题,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并没有论述过,但对共产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问题有明确的思想和阐释。马克思将共产主义社会划分为两个不同历史阶段,即“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和“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第一阶段”是指首先展现在人们面前的共产主义社会,当社会在这个阶段有了发展之后便进入了“高级阶段”。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发展阶段思想无疑为一切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但是怎样清醒、准确地判断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毛泽东在领导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在1959年明确指出,社会主义这个阶段,可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个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后一阶段可能比前一阶段需要更长的时间。可以看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底蕴已闪现出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