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国风》中的植物意象

作者:张晓婧 刊名:新余高专学报 上传者:杨鲲

【摘要】作为农耕时代的文化产物,《国风》中涉及许多与先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植物。这些植物塑造的各种情感审美意象对后世文学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甚至可以说它奠定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气质。

全文阅读

第 15卷第 3期2010年 6月   新  余  高  专  学  报 JOURNAL OF XINYU COLLEGE Vol. 15,NO. 3 Jun. 2010 — 40   — 《诗经 ·国风 》中的植物意象 ● 张晓婧 (广西民族大学  文学院 ,  广西  南宁  530006) 摘  要 :作为农耕时代的文化产物 ,《国风 》中涉及许多与先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植物。这些植物塑造的各种情感审美意 象对后世文学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甚至可以说它奠定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气质。 关键词 :《国风 》 ;植物 ;审美意象 ;文化气质 中图分类号 : I207. 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 1008 - 6765 (2010) 03 - 0040 - 02 收稿日期 : 2010 - 04 - 10 作者简介 :张晓婧 (1983 - ) ,女 ,山东莱阳人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 2008级硕士研究生。 《国风 》是《诗经 》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它歌咏爱情 ,吟唱离别相思之苦 ,抒发生活心酸 ,原始先民们用简单朴素的语言表达着千古之下依然动人的隽永情感。而在这些质朴的语言中 ,我们不难发现绿色植物的影子。诗人或以之起兴 ,或引以为喻 ,或用来表达坚贞而缠绵的爱恋。根据笔者统计 ,《国风 》涉及植物大约七十余种。这些植物不仅仅是一种自然事物 ,更寄托了诗人们的思想情感 ,成为一种审美象征意象。具体说来 ,主要分为以下几种。一、植物与相思怀人之苦 《国风 》中常常借采摘植物抒发夫妻、恋人间离别后的刻骨相思和无以排遣的忧愁。如《周南 ·卷耳 》 :“采采卷耳 ,不盈顷筐。嗟我怀人 ,寘彼周行。”卷耳采了又采 ,却采不满筐子。正如《西洲曲 》中所唱 :“开门郎不至 ,出门采红莲 ” ,心中相思无以排解 ,只好出门劳作 ,而满腔的思念与牵挂 ,却又无心劳作。古人常借采摘植物来抒发内心这种“剪不断 ,理还乱 ”的情怀。又如《召南 ·草虫 》 :“陟彼南山 ,言采其蕨。未见君子 ,忧心惙惙 ”、“陟彼南山 ,言采其薇。未见君子 ,我心伤悲。”《王风 ·采葛 》 :“彼采葛兮 ,一日不见 ,如三月兮 !”这里的卷耳、蕨、葛等都是自然界的普通植物 ,却因寄托了采者无限相思的隽永之情而折射出超越植物之外的情感审美色彩。 除了采摘植物之外 ,触目可及的藤葛类爬蔓植物也常常让诗人睹物思情。如《唐风 ·葛生 》 :“葛生蒙楚 ,蔹蔓于野。予美亡此 ,谁与独处 ? 葛生蒙棘 ,蔹蔓于域。予美亡此 ,谁与独息 ?”这是一首男子思念亡妻的悼亡诗 ,在这里“葛 ”、“蔹 ” 都是蔓生植物 ,覆盖漫山遍野 ,郁郁葱葱中更衬出了坟墓的荒凉、人的孤独。同时 ,葛藤、蔹藤曲曲折折 ,蔓延伸长 ,正像人内心的相思一样凄苦缠绵 ,蔓延心间无边无际。 诗人还经常借助植物的名字 ,塑造其相思意象。《卫风 · 伯兮 》中一个女子思念外出打仗的丈夫 ,叹息道 :“焉得谖草 ? 言树之背。”“谖草 ,通萱草 ,古人以为此草可以忘忧 ,俗名忘忧草 ”。[1 ]92诗中借求“忘忧草 ”来消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言以物疗忧 ,实际却道尽满心忧思无处可疗 ,无处可解。 二、植物与美好的爱情 爱情是人类自古以来一个共同的主题 ,《国风 》中亦不乏许多爱情的描写。男女主人公相恋、相会往往以美好的植物相赠 ,以示爱意。《邶风 ·静女 》中一位恬静的姑娘与相爱的男子在城边约会 ,“自牧归荑 ,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 ,美人之贻。”“初生之茅名为‘荑 ’ ,白而柔 ,在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