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哲学基础批判

作者:朱进东 刊名: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潘建丽

【摘要】

全文阅读

在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的一系列批判中,一个令人瞩目的层面当属对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又称德国的社会哲学”(derwahreSozialismus,aliasdeutscheSozialphilosophid)1的批判。这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有着系统的反映。该批判内容极其丰富,既涉及释述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缘由、对其产生条件的分析,又含盖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哲学基础、政治价值取向以及与空想社会主义的渊源等众多方面内容。对于一种理论的科学批判,首要的是对该理论所依据的前提和基础的批判。本文主要考述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全主义”哲学基础的批判。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一股文学色彩很浓的、小资产阶级的、对“粗暴的”共产主义(LoffelKommunismus)盲目恐惧的思潮。这一“德国的社会哲学”于1845年至1847年的德国得到很快的发展。主要代表人物有莫斯泽赫斯(MosesHess)、卡尔格律恩(KarlGrun)、奥托吕宁(OttoLuning)、海尔曼皮特曼(HermannPtittman)、海尔曼克利盖(HermannKriege)等。这些“著作家”自诩为“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控制着一批杂志,如《威斯特伐里亚汽船》、《紫罗兰》、《普罗米修斯》等杂志,作为自己的舆论阵地。恩格斯在“‘对傅立叶论商业的片断’的前言和结束语”中首次公开批评“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赫斯是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始作捕者。该流派是从赫斯在海尔维的“二十一印张”(EinundzwanzigBogen)中的“行动哲学”开始的。赫斯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发韧于1844年初。所撰(l’ed答式共产主义自由)一文标志其“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形成。赫斯作为马克思最初接触、交往的社会主义者,其“二十一印张”中的几篇论文对青年马克思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公正地说,赫斯和青年马克思、恩格斯都曾经过哲学社会主义阶段,但后者很快就超越了这一阶段。赫斯则因无法摆脱意识形态的羁绊而终身宣扬“真正的社会主义”。他是马克思所说的“法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带着微弱哲学色彩的回声的主要制造者。”。J根据赫斯,德国哲学应与法国社会主义结合的缘由在于,德国拥有宗教的特点,当属“精神斗争”的典型,法国拥有政治特点,当属‘’政治革命”的典型,而二者之结合就将形成未来的理想社会“圣王国”(HeiligesRetch)。’j“真正的社会主义”正是这种结合的产物。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这种把法国人的思想翻译成德国思想家的语言,这样任意捏造共产主义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之间的联系,也就形成了所谓‘真正的社会主义’。”‘在当时德国缺乏英法“那种发达的阶级关系”的情况下,德国的“共产主义体系”必然是以德国哲学为基础的法国思想的简单。非法而又拙劣的复制。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所指出的那样,“他们在法文的原文下面添进了自己的一套哲学胡说。例如,他们在批评货币关系的法文原稿下面添上了‘人性的异化’,在批评资产阶级国家的法文原文下面添上了所谓‘抽象普遍物的统治的废除’等等。”【川立主要指的是赫斯。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其他主要代表人物如格律恩等人对赫斯的思想大加转录,在他们心目中,赫斯位在费尔巴哈之上。认为费尔巴哈只是开始研究人类学,借助人恢复异化的本质,消灭宗教的幻想,而赫斯却摧毁了政治的幻想。只是由于赫斯的工作,人才摆脱了最后的、在他之外的力量,并开始具有道德活动的能力。赫斯“真正的社会主义”的观点构成了格律恩对傅立叶(CharlesFo。iner)的批判的来源。格律恩无视傅立叶曾设想用“诱人的劳动”(tr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