氩氦刀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合并上腔静脉综合征疗效观察

作者:费月海;帅维正;李大伟;孙玉蓉;张志成 刊名:临床军医杂志 上传者:石玉平

【摘要】目的总结分析氩氦刀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上腔静脉综合征(SVCS)的治疗效果。方法对2008年1月—2011年10月收治的9例NSCLC合并SVCS患者行氩氦刀治疗,观察术后症状缓解情况。结果手术均获成功,无死亡病例,无冷休克、肝肾功衰竭等严重并发症,8例患者1周内症状明显缓解,1例患者症状无改善,行支架置入术。结论氩氦刀治疗NSCLC合并SVCS效果理想,手术并发症少,是治疗合并SVCS的NSCLC可选方法之一。

全文阅读

上腔静脉综合征(SVCS)系指各种原因引起上腔静脉受压或阻塞,导致静脉血流回流受阻而引起的一组征侯群。90%的SVCS由肺及纵隔恶性肿瘤引起,其中以肺癌为主[1]。氩氦刀是治疗SVCS的方法之一,现回顾分析我院氩氦刀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SVCS的治疗效果。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我院2008年1月2011年10月采用氩氦刀治疗NSCLC合并SVCS患者共9例。其中男6例,女3例,年龄4870岁,中位年龄56岁。病理分型:鳞癌7例(77.8%),腺癌2例(22.2%),肿瘤大小4.0cm4.0cm10.0cm8.0cm,所有病例均有不同程度的胸壁侵犯及纵隔淋巴结转移。主要临床表现包括咳嗽咳痰、胸闷气短、头面部及上肢肿胀、颈静脉怒张、头晕头胀、上半身色素沉着等。1.2治疗方法1.2.1术前准备所有患者完善血常规、凝血、肝肾功等实验室检验,行胸部增强CT检查以了解血管及肿瘤情况,选择进刀部位及进刀角度和方向,对合并肺部感染患者给予抗感染,常规利尿,避免上肢输液等处理。1.2.2手术过程常规消毒、铺巾,2%利多卡因局部浸润麻醉穿刺部位,CT扫描确定进针方向及深度,根据病灶大小、形态、位置及与周围组织结构关系决定穿刺针型号、数量(13)和方向,再次平扫确认氩氦刀在位满意后,启动氩氦刀冷冻治疗系统。一般采用2次循环冷冻-复温治疗,冷冻15min后复温5min,冷冻温度-140,复温温度0。治疗过程中行数次CT扫描了解冰球覆盖范围及消融情况。治疗结束后退出氩氦刀,穿刺部位用无菌敷料覆盖,15min后复查CT了解有无气胸等手术并发症,必要时行抽气等对症处理。1.2.3术后处理术后绝对卧床68h,给予心电监护、吸氧,常规药物止血、止咳、预防感染等治疗,用甲强龙40mg,1次/d,减轻术区组织水肿导致的静脉压迫症状,继续利尿,根据疼痛程度给予药物镇痛。术后密切观察患者生命体征,出现呼吸急促、氧饱和度下降、听诊呼吸音减弱或消失时复查胸片了解有无气胸、胸腔积液及程度轻重等,必要时抽气抽液或行闭式引流术。2结果2.1手术操作情况全组无手术死亡病例,住院时间720d,无冷休克、肝肾功能衰竭等严重并发症发生。对咳嗽、咳血痰、发热等较为常见并发症,经止血、镇咳、物理降温等对症处理后均逐渐缓解。2例患者出现术后气胸,给予常规穿刺抽气,其中1例因张力性气胸,行胸腔闭式引流后好转。2.2上腔静脉综合征缓解情况7例(77%)患者术后第3天SVCS症状明显缓解,1例(11%)患者术后第7天症状缓解,1例(11%)术后3d症状仍无改善,面部及上肢水肿加重,伴呼吸困难,给予转普通外科行血管内支架置入术,术后症状消失。总有效率为88%。所有患者术后均继续给予放化疗及二次氩氦刀等治疗,随访320个月,其中失访3人,1人因转移癌死亡,所有患者随访期间均未再次出现SVCS。3讨论上腔静脉综合征由WilliamHunter在1757年首先报道,由梅毒致巨大主动脉瘤压迫上腔静脉引起,当时梅毒为SVCS的主要病因。随着医学发展及医疗条件的进步,目前90%以上SVCS继发于恶性肿瘤,其中以NSCLC为主,约占50%[2],CVCS是临床危急症之一,病情重,严重者可在数天内死亡,CVCS常见症状有:面颈、上肢水肿,发绀,呼吸困难,颈部、胸壁静脉曲张,心慌,色素沉着等。小细胞肺癌进展快,常可快速引起上腔静脉压迫或侵犯,机体短期内不能代偿建立侧支循环,导致急性上腔静脉综合征,此时,颈静脉怒张、上半身水肿、胸闷气短等表现明显,临床症状加重。但由于小细胞肺癌对化疗高度敏感,故化疗对控制肿瘤生长疗效明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