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行政法治理念下的行政协商——一种诠释现代行政法治理念之行政方式

作者:蔡武进 刊名:天津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曾峙霖

【摘要】中国的社会转型促进了行政法治理念的发展,也随之引发了行政方式的转变。其中,行政协商作为一种注重公民主体意志与权利的表达,强调行政治理活动中主体间性的彰显,追求公民权利和现代法治秩序在公私合作互动过程中实现的行政方式,集中诠释了民主行政、服务行政、平衡行政及程序行政等现代行政法治理念。在很大程度上,行政协商是现代行政法治理念催生的典型行政方式,推进行政协商的广泛应用乃我国行政法治发展的必然选择。然而,行政协商的推行尚面临着诸多现实困境。立基于理论挖掘,注重于主体协商意识与能力的培育,着力于相应制度机制之建构与强化,将成为推进行政协商融入行政实践,进而促进我国现代行政法治发展的必由之路。

全文阅读

一、导言:现代行政法治之发展与行政方式之转向在中国,受传统文化和现实因素的影响,行政权在公民生活中扮演着至为重要的角色,行政法治也被寄予厚望其承载着人们对行政权力与公民权利间良好关系的向往;浸润着人们对权利与自由的渴望。然而,就当前我国行政法治实践而言,良性的权力与权利关系并未如愿而至;相反,我国民众“仇官”心理不断加剧,一件件官民恶性对抗群体事件不断涌现。在一定程度上讲,当前我国行政法治遭遇着现代性困境、危机和挫败;并且,这种困境与危机,集中表现为行政权力主体与公民权利主体的矛盾与对抗。与其消极地把这种官民矛盾归结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无奈,毋宁积极地正视传统行政法治因过于强调规范主义功用,而在主体间关怀上陷入严重缺失。毕竟,公民权利是行政法治的终极关怀,行政权力主体与公民权利主体是行政法治的基本力量;任何忽视公民之主体性,忽视行政权力主体与公民权利主体之主体间性的行政法治都会在“单向度”的痛苦挣扎中陷入万劫不复。唯有注重公民的主体地位,强调行政权力主体与公民权利主体间交往互动的行政法治,才是彰显和谐行政法律关系,实现控制行政权力、保障公民权之价值追求的行政法治。在此意义上,中国现代行政法治已不能再囿于传统意义上简单的法律规则之治,而应当成为表达公民对行政正义之冀望,寄托公民对真、善、美之追求的善治模式,或者说现代行政法治乃善治意义上的法治。具体到行政过程中,这种“善”应当表现为公民主体性的彰显,行政主体服务意识和服务能力的提升,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在良性互动中获取平衡与满足;并且在此过程中,主体行为应当受到正式法律程序的保障与规制。在此意义上,现代行政法治视野下的行政应当是一种民主行政、服务行政、平衡行政和程序行政;换言之,民主行政、服务行政、平衡行政和程序行政是贯穿于现代行政法治始终,反映宪政精神,体现现代行政法治走向的基本理念尽管人们对现代行政法治理念有着不同的认知,但是作为一种“善治”的表征,毋庸置疑的是,其应在价值上契合民主之诉求,在功能上表达服务之需要,在实质上体现平衡之选择,在形式上拥有程序之保障。而无论是民主行政、服务行政、平衡行政,抑或是程序行政都需要通过与其旨趣相契合的行政方式加以贯彻和表彰。而行政协商就是一种表彰公民的主体权利,强调行政过程之主体间性,寻求行政过程中主体间对话与协作的现代行政方式。行政协商的过程,就是行政主体同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依照一定的程序就行政过程中的行政管理、决策事项或由行政管理、决策所引发的其他相关事项进行沟通、对话、妥协进而达成合意或形成谅解、协作的过程[1]。在很大程度上,行政协商作为一种注重行政权力主体与公民权利主体间沟通、对话的行政方式,是人们在反思传统单方性、强制性的行政方式之缺憾与现代行政法治实践发展之诉求的基础上所作出的一种理性选择毕竟,“秩序是通过协商确定的,而非通过服从赢得的”[2]。行政协商强调在一定的程序和实体规则的保障和推动下,通过行政过程中主体间平等的沟通、对话来彰显公民的主体地位;通过协商来凸显主体间的交往理性,增进行政决策的合意性、共识性与科学性;通过协商来实现行政治理关系的和谐。正是在此意义讲,行政协商与行政法治发展的现代性要求相契合,集中诠释了民主行政、服务行政、平衡行政和程序行政等现代行政法治理念。探究行政协商在行政治理实践中的展开与实现路径,并逐步推进行政协商这种现代行政治理方式的法律化、制度化,将有利于良性的行政权力与权利关系的形成,有助于促进我国现代行政法治、行政善治的实现。二、行政协商凸显民主行政行政协商作为一种强调权利主体在行政过程中之主体参与的行政方式,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