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成就动机与学业情绪、学业成绩的关系研究

作者:邓发远 刊名:贵州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李伟

【摘要】为探讨高中生成就动机与学业情绪、学业成绩的关系,采用问卷对285名高中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趋近动机(Ms)与积极学业情绪和学业成绩呈正相关,且对两种积极学业情绪和学业成绩均有正向预测作用,对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有负向预测作用;回避动机(Mf)与积极学业情绪和学业成绩呈负相关,而与消极学业情绪呈正相关,并能正向预测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负向预测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和学业成绩。积极低唤醒情绪和消极低唤醒情绪在成就动机和学业成绩之间起部分中介效应,积极高唤醒情绪只在趋近动机和学业成绩间部分中介效应。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成就动机是人类的一种社会动机,指人们努力追求卓越,以期望达成更高目标的内在动力和心理倾向[1]。美国心理学家阿特金森(J.W.At-kinson)根据人们在追求成败时倾向性的不同,把成就动机分为两部分:一是追求成功的动机,二是避免失败的动机。前者是指人们追求成功和由成功带来的积极情感的倾向性,后者指人们避免失败和由失败带来的消极情感的倾向性。成就动机是具有社会意义的高级动机,对学生的学习具有重大影响。成就动机能激发学生进入活动状态,使其对学习有关的刺激:如教科书、知识讲座、图书馆等,表现出渴望求知的迫切愿望,激起其探索活动;使学生在学习中表现出认真的学习态度、高涨的学习热情,能够经受时间、寂寞、成功与失败等的考验,最终达到学习目标,取得学业成功[2]。美国弗兰克利(Frankel,1971)的实验研究表明,成就动机的不同是影响学生学业成就高低的重要因素。学业情绪是与学生学业相关的各种情绪体验[3],不仅包括学生在获悉学业成败后所体验到的各种情绪,也包括在课堂学习中、在日常做作业过程中及在考试期间的情绪体验等[4]。近年来,人们对学业情绪本身及相关问题开始关注,包括其与学业成绩的关系。Pekrun等人在研究中提出了关于学业情绪与学业成就之间关系的“认知动机”模型,指出学业情绪联合起来能影响学业成就,而且学业成就又回馈反作用于学业情绪[5]。目前,研究者对学业情绪的研究较为单一,主要包括学业情绪本身特征、与学业成绩间的关系等,而对学业情绪的影响因素研究较少。另外,成就动机对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已广为研究者所关注,但对其影响机制的研究仍然较少,有关成就动机与学业情绪、学业成绩三者间关系探讨的文章更是几乎为零。基于文献及以上分析,我们认为高中生的成就动机和学业情绪会直接影响学业成绩,成就动机还能通过学业情绪影响学业成绩。本研究通过实证探究这一关系,以期为相关研究或实践提供实证性支持。二、研究方法(一)研究对象以重庆某高级中学为抽样学校,进行问卷调查。由于高考,只选取高一、高二两个年级。以5个班级共301人为研究对象。回收问卷285份,问卷回收率94.7%;最后剔除不合格问卷,共回收有效问卷265份,问卷有效率93.0%。其中,男生105人,女生143人;高一学生108人,高二学生140人;文科学生107人,理科学生141人。(二)测试工具《成就动机量表》。采用了由T.Gjesme&R.Nygard(1970)编制的,由我国叶仁敏教授所翻译的成就动机量表(AMS)测量成就动机水平。该量表分为两部分共有30个题目,分别测量趋向成功动机(Ms,以下称趋近动机)和避免失败动机(Mf,以下称回避动机)。本量表采用14级记分。此量表分半信度为0.77,效度为0.58,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68。《青少年学业情绪问卷》。该问卷由学董妍、俞国良编制,将学业情绪按愉悦度与唤醒度分为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自豪、高兴、希望)、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满足、平静、放松)、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焦虑、羞愧、生气)和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厌倦、无助、沮丧、心烦疲乏)四个维度共13种具体学业情绪。问卷采用五点计分法,从1“完全不符合”到5“完全符合”。各维度的Cronbach一致性系数在0.790.92之间,分半信度在0.710.82之间,相关显著性均达到0.01水平,问卷具有较高信度。学业成绩。采用被试者最近一次的语文、数学、英语加物理、化学、生物(理科生)或地理、历史、政治(文科生)共6门课程期末考试成绩,将各科成绩以本年级的文、理科为单位转化为Z分数,最后以Z分数的总分作为学业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