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平衡的实现机制

作者:钟云萍 刊名: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上传者:陈桢玥

【摘要】对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关系的认识,是保障在不损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协调公益和私益关系的有效途径。文章从阐述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关系的入手,分析了政府部门对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关系的衡量失衡的原因,并寻求两者平衡的实现机制。

全文阅读

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推进,中国的社会发展进入转型期。转型期的社会具有过渡性、不稳定性,容易引发社会矛盾,而这些矛盾又突出表现在公共利益事件的处理上。为此,加强政府监管,协调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关系,保障在不损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是解决矛盾重中之重。一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公共利益以共同利益为基础。关于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学界有多种观点。统一说认为: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存在着必要的联系纽带,个人追求自身利益的过程就是公共利益得以确定的过程。[1]P58这种观点主要来源于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自由主义理论。他认为,市场主体是自利的,但自利的市场主体在进行市场交换过程中,会自动地有利于社会利益,并实现社会的和谐。这样,公共利益的实现是作为追求个体利益的副产品而产生的。美国政治学家戴维杜鲁门继承了亚当斯密的理论并把它运用到政治学领域,他指出:“如果撇开形形色色个人和团体利益,就没有什么抽象的公共利益。利益团体在人民和政府之间提供了必要的联系纽带,无数集团追求它们自身利益的过程就是公共利益得以确定的过程。”[2]P25换言之,不同的利益主体都追求自身利益,它们之间经过斗争、讨价还价,会在相互制约和妥协的基础上达到一时的平衡,这种平衡就是这种或那种问题的公共利益。公共利益优先说认为:人有私利但更要献身公益,只有国家才是公共利益的合法代表并担负起实现公共利益的责任。因此,要实现公共利益,就要在一定程度上牺牲公民的个人利益,每个人都应该为国效力、为公献身,如果必需,国家为了社会的公共利益,可以牺牲个人的私人利益。主张公共利益优先的学说在直观上给人们留下美好印象,但如果对此片面强调,就要培养人们效忠与献身的美德,它要求有特别的条件和严密的控制,而这会妨碍到宪政所保障的个人自由,公共利益就会沦落为取缔个人利益的借口。尤其在权力集中的社会里,统治者个人或群体握有解释或判断公共利益的特权,可以就某些重大问题做出决策,但这样的决策只是少数人的决断,尽管它们在许多时候维护并促进了公共利益的实现,但由于个人在认识水平、所处环境和价值取向等方面的局限,难免在重大问题上出现失误,那样反而损害了公共利益。从历史和现实中看,非民主政体往往凭借统治者个人的主观臆断制定政策,或者从维护自身统治的需要出发,假借“公共利益”的名义做出错误的决策甚至实施暴政。个人利益优先说认为:人性的首要法则就是维护自身的生存,人类社会中,人的价值是第一位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国家只是公民的集合,除公民的个人利益,国家自己没有特殊的利益。公共利益的最高境界就是为实现个人利益提供最有益的环境,只有追求这种公共利益的政府才可能有广泛的民众基础,从而也就保证了对公益的关心。所以,越是要实现公共利益,就越是要限制政府权力的作用和范围。按照自由主义的看法,正当追求自利所带来的公益绝对大于牺牲自利所带来的公益。每个人对自己负责,保护好自己的利益,充分的自我发展,便是对公益最大的贡献,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不要去损害他人的利益。民主政治在本质上并不排除公共利益这个概念,但更强调公共利益的判断和界定要通过适当的途径和程序来确定,而不是仅仅凭借统治者主观的认识和决断。无论是“集体行动的逻辑”,还是后来声名鹊起的公共选择理论,他们在理论前提上与自由主义并无二致,都坚守理性“经济人”的假定。然而,同样不能忽视的是,个人行为亦具有非理性的特征,因为许多情况下,个人并不是完全了解自己的需要和利益的。正如梅斯特尔所言,“人们经常对自己已经得到的感到不满足,而热爱那些自己尚未得到的”,[3]这样的个人如果不受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