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草一号文件的三位逝者

作者:吴镕 刊名:世纪 上传者:宁鹏飞

【摘要】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连续发起推动农村改革的五个一号文件,起了重要的历史作用。文件是由中央领导布置,杜润生同志具体组织一个班子。正如万里所说":我就抓了一个杜润生,他是邓子恢时代农村工作部的秘书长,实际经验多,也有理论水平,又比较善于处理各方面的关

全文阅读

纪世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连续发起推动农村改革的五个一号文件,起了重要的历史作用。文件是由中央领导布置,杜润生同志具体组织一个班子。正如万里所说: “我就抓了一个杜润生,他是邓子恢时代农村工作部的秘书长,实际经验多,也有理论水平,又比较善于处理各方面的关系。我就请他来起草会议文件,对文件作解释、说明。”“建立中共中央农村改革研究室,同时又是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都是杜润生……它受中央委托起草政策性文件,协调各方面关系,实际上起着一定的综合性、指 导性作用。” ( 《中国经验:改革开放 30 年高层决策回忆》 ) 杜润生是主笔无疑。但他谦虚地说,自己只是一个符号,关键是有一个团队。杜在其自述一书中开列了一批名单,包括至今佼佼者如王歧山、陈锡文、杜鹰等。我这里只想特别怀念和追忆三位默默的逝者,他们是起草一号文件的中坚力量:刘堪、林子力和张云千同志。 一枝幽兰 刘堪,1926 年 5 月生于河北乐亭县农家,2008 年 12 月 25 日在京逝世,享年 82 岁。他是一枝深谷中的幽兰。 牛年正月初六清晨,电波传来中国扶贫基金会常务副会长何道峰君的短讯: “清晨 6时梦醒,知刘堪君西归,推枕披衣,绕屋数匝。25年师友之谊,病榻执手相看泪眼事,历历在目,无以排解,致诗以伴君归。《品幽兰悼刘堪君》:一身正骨羞朝野,求真忍让八十年,不与桃李争晖露,留得清气满人间。” 读诗思人,不禁潸然泪下。 刘堪早年考入清华大学,即参加学生运动。1948 年 7 月在华北联合大学参加革命,辗转于河北石家庄、正定等地。 同年 11 月参加中国共产党。同年 10 月至 1952 年 2 月,历任华北大学一部教务干事,俄文大队第二班学习辅导员,政治研究所教育干事。随后,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成立,刘任革大政治研究院组织教育科干事、教研室研究员、助教。1952 年至 1996 年,历任中共中央华北局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农村工作部四处干事,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理论教员,中共高级党校语文教研室及哲学教研室助教。1966 年,调国家农林部政治部工作,历任政策研究室编辑组副组长、编刊组组长、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79 年 1 月至1990 年 12 月,历任国家农业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任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成员等。1999 年 1 月离休。 他是老革命,但最辉煌的一段经历,是到国家农委(后改为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以后,始终作为中央农研室主任杜润生同志最得力的助手,协助杜调查研究,运筹帷幄,连续为中央参与起草八十年代著名的五个中央一号文件,推动中国农村改革和经济振兴。他带领调查组深入乡村农户,掌握第一手资料,跑遍了半个中国,对不同 起草一号文件的三位逝者吴 镕 2008 年 1 月 13 日,刘堪(右)与杜润生(中)、中央财经办公室副主任陈锡文在一起 ▲ 口述与回忆 K O U S H U Y U H U I Y I 22 纪世 地区不同类型的农村情况和农民诉求,了如指掌。但他性格内向,默默耕耘,从不显山露水。外人只知有杜,无人知刘。其实他是一号文件的主要执笔者之一,是得杜老思想真传的第一人。他曾是学中文出身,文学素养极好。但起草文件从不用文学语言,而是十分严谨地采用科学语言。在实际工作中,协助杜老,协调折冲,博采众长。农村工作从一刀切、一个模式,到“可以,可以,也可以”,先多样化再逐步规范化,促成如此决策,刘堪是一大功臣。 我有幸作为地方上参与一号文件起草工程的“农民工”,得以亲炙刘堪的教诲。他循循善诱,严格要求而又温情体贴。他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严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