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户信贷需求的行为逻辑

作者:魏晶雪 刊名:乡镇经济 上传者:王娟娟

【摘要】文章通过梳理舒尔茨的"理性小农"命题、恰亚诺夫学派的"道义小农"命题、黄宗智的小农命题和徐勇的"社会化小农"命题等国内外关于农户经济行为经典文献,分析指出处于传统小农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的我国绝大多数农户在为家庭正常运转或者为生存而生产,基本可以归结为生存型小农,与其相适应的是救助性的农贷制度。

全文阅读

我国农村金融存在较为严重的金融抑制,目前农村信贷供给远远不能满足农村的信贷需求,存在较大的供需缺口,亟须创新农贷制度。农户经济行为逻辑是建立农贷制度的基础,创新农贷制度,探讨新时期农户信贷需求的行为逻辑就显得尤为必要。我国农村经济正处于传统小农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处于这一变革中的中国农户家庭,其社会经济功能在不断变化,其金融需求行为显示出自身的逻辑顺序。一、国外关于农户经济行为的经典文献(一)“理性小农”命题舒尔茨“理性小农”学派形成于20世纪60至70年代,以印度尼西亚、印度、南美等国的小农案例检验其假说。舒尔茨以美国的农业实践经验为基础,采取古典经济学的完全竞争假设,先验性地确定了小农是理性的,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行为目标。他认为农户相当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单位,农民就如同资本主义的“企业家”一样精于计算,他们有着现代人一样的理性判断,他们并非在意集体的规则与利益,而是关注自己的个人利益。农户作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组织,其行为遵循市场理性,会在边际收益等于边际产出时停止劳动投入。基于此,舒尔茨认为改造传统农业的出路在于激励农民为追求利润而创新的行为(1964)。S.波普金(Popkin)则直言,小农的农场完全可以用资本主义的公司来刻画,也就是说,小农无论是在市场领域还是政治社会活动中,都更倾向于按理性投资者的原则行事(1979)。由于以上两者的观点十分接近,因此,人们将其概括为“舒尔茨-波普金命题”。按照这一命题,可以预见,只要为农民提供所谓的“现代市场要素”和创造外部市场条件,农户就会自觉出现“进取精神”,并合理使用和有效配置他们掌握的资源(包括信贷资源)。(二)“道义小农”命题“理性小农”强调小农的理性动机,“道义小农”则坚守小农的生存逻辑。恰亚诺夫学派形成于20世纪20、30年代,恰亚诺夫(V、Chayanov)主要以俄国革命以前的小农为研究对象,形成了“农户劳动消费均衡理论”。该理论强调,农户经济行为并不遵循市场规律,对农户而言最重要的是生存。只要家庭生存需要没有得到满足,农户便会不断地投入劳动,农户“理性”是在生存与劳动辛苦之间做出选择。30年后,经济人类学家K.波兰尼紧随其后,在波兰尼看来,研究小农农场的经济学范式应当是“内生性”的,而不是先验式的。资本主义经济学的概念和分析方法,都是依据供求规模而决定价格的市场存在作为前提的;若将这种经济学应用到尚无此类市场的经济中,则等于把“功利的理性主义”世界化和普遍化(1957)。他指出,在资本主义市场出现之前的社会中,经济行为是嵌于社会关系的,因而要把经济行为作为社会制度过程来分析。又过了20年,美国经济学家J.斯科特(Scott)应用波兰尼的观点,在其著作《道义经济》中描述了处于村庄共同体与家庭共同张力之间的道义小农,阐明农民行为背后的道德涵义,从而引申出农民关于社会权利、义务以及正义观念的“自我阐释”。在其研究的开篇,斯科特就借用一个比喻形象地表述农民的生存边缘位置:他们长久地处于一种“水深齐颈”的状况中,即使是细波微澜也会导致灭顶之灾。在斯科特看来,小农经济坚守的是“安全第一”的原则,具有强烈生存取向的农民宁可选择避免经济灾难,而不会冒险追求平均收益的最大化。或者说,他们宁愿选择回报较低但较为稳妥的策略,而不选择为较高回报去冒风险(1976)。以斯科特为代表的“道义经济”学派认为,前资本主义社会即传统的农业社会是一个具有高度认同感的内聚型的共同体,在社区内部“集体意识”或“集体良心”是社区成员共同的信仰和情操的总体,它要求社区成员将社区整体的安危放在最高位置,高于个人的利益,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