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美学的价值及其发展——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朱志荣教授访谈

作者:朱志荣;刘阳 刊名:社会科学家 上传者:李云芳

【摘要】学者的任务是以前人的思想为酵母,由已知推论未知,去伪存真,求实创新。刘阳(以下简称刘):朱老师,您好!很高兴和您围绕实践美学这个话题作一次愉快的思想对话。据我所知,您是我国当代著名美学家蒋孔阳先生的高足,但上世纪90年代您追随蒋先生攻读博士学位时,研究方向并非实践美学,那么,您是如何关注起实践美学来的呢?

全文阅读

学者的任务是以前人的思想为酵母,由已知推论未知,去伪存真,求实创新。刘阳(以下简称刘):朱老师,您好!很高兴和您围绕实践美学这个话题作一次愉快的思想对话。据我所知,您是我国当代著名美学家蒋孔阳先生的高足,但上世纪90年代您追随蒋先生攻读博士学位时,研究方向并非实践美学,那么,您是如何关注起实践美学来的呢?朱志荣(以下简称朱):好的。严格说来,我还不是实践美学学派里的学者。但多年来,我一直是实践美学的同情者和支持者。在1984年“美学热”方兴未艾的时候,学术界掀起了对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研究热潮,我兴趣很浓,写了篇相关美学论文,这是我第一篇关于实践美学的论文,当时是手写稿,抄一遍很不容易,结果在投稿过程中弄丢了。后来出现了一大批这方面的论文,我的那篇论文大概未必有多少价值了。1992年,我开始在复旦大学做研究生攻读博士学位,导师蒋孔阳教授是实践美学的代表人物之一,朱立元教授不久也有研究《巴黎手稿》的专著《历史与美学之谜的求解》出版,张玉能教授也陆续写了这方面的论文。在他们的影响和启发下,我注意到,无论是90年代以前已开始的对李泽厚先生的批判,还是90年代以后与蒋孔阳先生的商榷,直至2002年以来逐渐增多的批评实践美学的论文,其实都从侧面不断证明了实践美学的影响力。我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开始反思实践美学的,对这个代表20世纪中国美学研究的代表性流派作了一定的追踪,形成了自己的心得。刘:您何以认为,实践美学流派是20世纪中国美学中最有成就的美学流派呢?朱:如果我们不带着有色眼镜去看问题,我们就应该承认,实践美学确实是中国美学近50年以来最重要的贡献,是20世纪中国美学家创立的具有本土特色的、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美学流派。它是以马克思主义实践论思想为基础,适度继承和吸收了中国传统美学的元素,同时融入现代西方美学思想精髓,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充实和完善。这个不争的客观事实,是不能轻易抹杀的。刘:这个观点我也赞成。在您看来,实践美学的发展谱系大致是怎样的?朱:实践美学无疑萌芽于上世纪50年代那场美学大讨论。在那场讨论中,李泽厚先生以“自然的人化”为核心,初步形成了他独特的实践美学观,并在80年代通过提出“积淀说”等理论加以继续发展和广为传播。朱光潜先生也提出了他的精神实践美学观。蒋孔阳、刘纲纪和周来祥等学者,对实践美学思想的发扬光大作出了各自的理论贡献。到了90年代,张玉能、朱立元等学者又从更加深入的角度不断推进着实践美学的完善和发展。有人认定实践美学作为保守的美学理论“已经过时”,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毋宁说,实践美学才刚刚焕发活力。刘:实践美学在根本上是依托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资源的。但曾几何时,一提及马克思的思想学说,学界不少人似乎总带有抵触心理,而宁愿激进地崇拜卢卡契、本雅明等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在这种语境中,您是否觉得,今天对实践美学的坚持显得有几分孤寂?朱:你谈到的这一现状确实存在。我认为,马克思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卓越的思想家,其宝贵的精神遗产至今仍然十分值得我们学习、继承和借鉴。我们很多激进的学者为什么总是热衷于把中国马克思主义与教条主义混为一谈呢?教条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决不等同于马克思主义本身,正如虚假机械的辩证法不等同于真正的辩证思维一样。实践美学的很多基本概念、范畴和命题,确实来自马克思的思想,尽管它与一切学术思想一样,在发展历程中确实还有种种不足,需要扬弃、修正和发展,比如实践活动并不必然产生审美价值,实践活动和审美价值的形成之间还有中介环节需要研究,一些基本概念、范畴的理解还有待趋于基本一致等,但我们没有理由因此而贬低它。刘:这里似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