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血清肿瘤标志物在临床诊断中的研究进展

作者:魏文杰;秦涛;胡伟;吕元庆;陈飞虎 刊名:安徽医药 上传者:龚伟波

【摘要】肿瘤标志物(Tumor Marker,TM)是一类反映肿瘤存在的具有生物特性的生化物质,已经广泛应用于临床,尽管这些肿瘤标志物存在非特异性,而合理的应用又确实对于肿瘤的诊治具有参考意义。本文对部分血清肿瘤标志物在临床中的应用研究进行综述。

全文阅读

一般而言,肿瘤标志物(TumorMarker,TM)[1]是指在恶性肿瘤的发生和增殖过程中,由肿瘤细胞的基因表达而合成分泌或是由机体对肿瘤反应而异常产生,是反映肿瘤存在和生长的一类物质,包括蛋白质、激素、酶(同工酶),多胺以及癌基因产物等,存在于病人的体液、细胞或组织中。可用分子生物学、免疫学等方法进行测定,对肿瘤的辅助诊断、鉴别诊断、疗效观察、监测复发及预后评价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随着杂交瘤技术的成熟,临床上应用的TM多数通过此技术制备的抗体在体液或细胞组织中检测得来。通过血清学早期发现肿瘤一直是人们所期望的。目前血清中发现的TM有上百种,而真正能够用于临床还相当有限[2],由于TM的出现比症状、体征以及影像学指标提前在患者体内表达,合理选择一些组织特异性较高的TM用于临床诊断或判断肿瘤复发成为可能。1血清肿瘤标志物在临床中的应用1.1肺癌血清肿瘤标志物肺癌按组织学分为:小细胞肺癌(smallcelllungcancer,SCLC)和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celllungcancer,NSCLC)。常用于检测肺癌的标志物有: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SE)、细胞角蛋白片断21(CYFRA21-1)、癌胚抗原(CEA)、鳞状细胞癌抗原(SCCA)、组织多肽特异性抗原(TPS)及糖类抗原19(CA19-9)等。NSE特异性的分布于神经元和神经内分泌细胞(属APUD细胞系),几乎所有转移的小细胞肺癌患者血清中,NSE水平都升高,且NSE水平与疾病的进程、预后相关[3]。NSE是小细胞肺癌及神经细胞癌的首选诊断标志。CYFRA21-1是由抗细胞角质蛋白19(CK19)片段的单克隆抗体BM19-21及KS19-1所证实的抗原,经配对组成免疫测定方法,可特异性的识别细胞角蛋白19的片段抗原。在正常情况下CK19在外周血、骨髓、淋巴结中无表达或低表达,而在恶性上皮癌中,激活的蛋白酶加速了细胞的降解,使得大量可溶性的CYFRA21-1被释放,造成血液中CYFRA21-1浓度升高,为辅助诊断NSCLC的首选标志物。NSCLC主要包括鳞状细胞癌、腺癌和大细胞肺癌。经研究发现41%~48%NSCLC患者血清CYFRA21-1水平升高[4]。CEA属肿瘤细胞表面结构抗原,其本质为酸性糖蛋白,在肺腺癌患者体内明显高于肺鳞癌或小细胞肺癌患者,其升高程度与癌细胞数量有关。CEA与CYFRA21-1联合检测肺腺癌,敏感度明显的增高。SCCA是从子宫颈鳞状细胞分离的抗原TA-4的亚组分,作为鳞癌的标志物,特异度高,但敏感度低,现已单克隆抗体取代多克隆抗体,用于肺鳞癌和宫颈癌等的检测。TPS为细胞角蛋白18片段上的M3-抗原决定簇,是反映肿瘤细胞分裂增殖活性的标志物,HuangF等[5]认为检测胸膜渗出液中的TPS、CYFRA21-1和CEA,比在血清中检测,用于NSCLC的诊断敏感。CA19-9为肺癌中表达的糖链蛋白,对肺癌有监测和预后意义。目前针对不同组织类型,建议联合应用TM。在治疗前未知组织学类型时,选用NSE+CY-FRA21-1+CEA;小细胞肺癌选用NSE+CYFRA21-1;肺腺癌与大细胞肺癌选用CYFRA21-1+CEA;鳞状细胞癌选用CY-FRA21-1+SCC。目前标志物在肺癌的辅助诊断中,各种各样的联合非常普遍,但如何合理组合标志物,目前尚未形成共识[6]。1.2肝癌血清肿瘤标志物目前诊断原发性肝癌的血清标志物有:甲胎蛋白(AFP)、-谷氨酰转移酶同工酶(GGT2)、-L-岩藻糖苷酶(AFU)、脱--羧基凝血酶原(DCP)、血清铁蛋白(SF)等。A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