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后苹果酸处理对苹果梨青霉病的抑制

作者:张怀予;毕阳;李云华;高晓辉;葛永红;赵继荣 刊名:甘肃农业大学学报 上传者:吴海莉

【摘要】研究了苹果酸处理对苹果梨采后青霉病的影响.离体试验表明,50、1002、00 mmol/L苹果酸处理对青霉病菌(Penicillium expansum)的生长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体内试验表明:50、100、200 mmol/L苹果酸浸泡处理均可明显抑制损伤接种果实病斑直径的扩展,其中以50 mmol/L苹果酸处理效果最佳.50 mmol/L苹果酸处理可使损伤接种果实体内的过氧化物酶(POD)、苯丙氨酸解氨酶(PAL)、几丁质酶(CHT)、-β1,3-葡聚糖酶(GLU)、超氧化物歧化酶(SOD)、谷胱甘肽还原酶(GR)活性明显升高;过氧化氢酶(CAT)、抗坏血酸过氧化物酶(APX)活性显著降低,过氧化氢(H2O2)的含量和超氧化物阴离子(O2.-)产生速率显著增高.据此认为,苹果酸诱导了梨果实的抗性反应.

全文阅读

苹果梨(Pyrusbretchneidericv.Pingguoli)是甘肃省名优特产,其个大、质脆、味甜、汁多,颇受广大消费者喜爱.虽然苹果梨具有良好的耐藏性,但在贮藏后期腐烂病发生率仍然较高.多种真菌与苹果梨的腐烂有关,其中由扩展青霉(Penicilliumex-pansum)引起的青霉病是主要的采后病害[1].大多数的化学杀菌剂可有效地控制果实的青霉病,但由于杀菌剂残留、环境污染及诱导病原物产生抗药性等问题使其应用逐渐受到限制.因此,探索天然、无毒、高效的防腐药物便显得十分迫切[2].多种有机酸具有抑制微生物生长的作用,常作为食品防腐剂[3,4].然而有关有机酸控制果蔬腐烂的报道仍十分有限.目前仅见采用2%柠檬酸抑制鸭梨采后的青霉病的报道[5],而关于苹果酸在果蔬防腐中的作用尚未见报道.1材料与方法1.1材料试供苹果梨采摘自甘肃省景泰县条山农场.供试青霉病菌(P.expansum)分离自贮藏中自然发病果实,PDA上保存待用.供试苹果酸为天津光复精细化工所产品,分析纯.1.2方法1.2.1离体(invitro)试验参照葛永红方法[1]并改进.将培养7d的P.expansum打成7mm的菌饼接种到浓度分别为50、100、200mmol/L苹果酸的PDA上,以不添加苹果酸的PDA为对照,(152),RH85%~95%避光培养,5d后测量菌斑直径(十字交叉法),计算抑菌率.每处理3皿,重复3次.抑菌率(%)=(对照菌落直径-处理菌落直径)/(对照菌落直径-原菌饼直径)100%1.2.2体内(invivo)试验参照王军节方法[6]并改进.先选择大小均匀一致,无任何损伤果实分别浸入50、100、200mmol/L苹果酸溶液中10min,取出晾干后在(152),RH85%~95%贮藏24h后进行损伤接种.以清水处理作对照.将纯化培养的P.expansum用含0.01%Tween-80的无菌水配成1106CFU/mL孢子悬浮液.果实经70%酒精表面消毒后用灭菌铁钉在果实中部区域等距离刺孔3个(深4mm,直径2mm),2h后每孔中注入20L孢子悬浮液,自然晾干后于(152),RH85%~95%贮藏第5d后测量病斑直径.1.2.3抗性酶和抗氧化酶活性以及活性氧含量的测定1.2.3.1取样参照王军节方法[6]并改进.取50mmol/L苹果酸处理,24h后损伤接种P.expansum的果实,分别在接种后第1、3、5、7、9d,用直径5mm打孔器取病斑周围5mm,皮下5mm内的健康果肉组织,锡箔纸包好液氮冷冻后,在-80超低温冰箱中保存待测(3g/包).每处理用果实30个,重复3次.1.2.3.2粗酶液的提取参照王军节方法[6]并改进.取保存组织3g于预冷的研钵中,加入3mL相应的提取缓冲液及少量石英砂,在冰浴条件下研磨成匀浆.410000g离心20min,取上清液为各自粗酶液.1.2.3.3抗性酶活性测定过氧化物酶(POD):参照Bietal方法[7],以愈创木酚为底物,在470nm下测定吸光度.以每分钟D470nm变化0.01为一个酶活单位(U),酶活性表示为U/mg.苯丙氨酸解氨酶(PAL):参照Liuetal方法[8]并改进.以L型苯丙氨酸为底物,在290nm下测定吸光度值.以每分钟D290nm变化0.01为一个酶活单位(U),酶活性表示为U/mg.几丁质酶(CHT):参照《现代植物生理学实验指南》[9]并改进.以胶状几丁质为底物,在420nm下测定吸光度值.酶活性以每小时每毫克蛋白分解胶状几丁质产生1mol的N-乙酰葡萄糖表示.-1,3-葡聚糖酶(GLU)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