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的认定中的几个问题——对一典型案件的分析及研究

作者:徐琳 刊名:法制与经济(下旬刊) 上传者:高锦雄

【摘要】合同诈骗罪作为一种较为特殊的诈骗罪,其诈骗的实质相较于诈骗而言并没有差别,随着诈骗类犯罪的不断发展,对诈骗的认识不能仅停留于对法条字面的文义理解,更应当透过案件并结合目的解释重新挖掘诈骗罪的内涵,本文主要通过对一典型案例的分析阐述认定诈骗犯罪的几个问题,以期对诈骗犯罪有正确认识。

全文阅读

2008年10月(总第 183 期) 法制与经济 FAZHIYUJINGJI NO.10,2008 (Cumulatively,NO.183) 基本案情:2000 年 6 月张某与李某就李某某一拆迁安置房签订了买卖合同,由于当时房产证等相关证件还未办下,双方遂在合同中约定由张某先预付十万元的购房款,李某同时交付房屋钥匙,待房产证办下再及时通知张某过户。2000 年 12 月,李某拿到房产证,但时值房地产火热,其要求提升价格,张某不愿。此后,李某数次和张某商谈未果,房屋也一直未过户。直至 2001 年 4 月李某以借贷为名将房屋抵押给黄某,借款 6 万元,自此便音讯全无。在黄某索要借款未果的情况下,来到被抵押房屋处,始知原来房屋已经出卖,后其向法院起诉要求强制执行该房屋,法院受理后依法移送公安机关以合同诈骗立案处理。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渐提高,买房的需求在不断增长之中,尤其近几年,房市一直处于火热阶段,但是与此同时出现的是利用不动产进行相关的违法犯罪活动,普通的民事纠纷不必说,更为严重的是一些诈骗犯罪的出现。同时,由于涉及不动产的交易价值较大,其中的诈骗犯罪行为更值得我们注意。在这样一个诚信普遍缺失的社会,在通过民事手段已经无法规制普通人的行为时,运用刑法对犯罪行为进行惩治则显得尤为必要。然而在一些纠纷中人们却表现出极大的宽容,对一些犯罪行为的认识仅停留于民事欺诈,使得受害人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社会市场秩序也无法得到很好的维护。究其原因,不得不说是对法律的理解不够深入。 就诈骗罪而言,其确有隐秘的一面,作为一种传统犯罪,其内涵也不仅仅局限于从前的评判标准。刑法用语的含义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期望用一种亘古不变的方式解释法律,实质就是对法律本身的内涵的忽略。因此对诈骗罪做一个合乎时宜的解释是有必要的。当然,诈骗类犯罪本身包含了众多内容,本文主要将从本案件出发,对合同诈骗罪的成立进行相应的分析。 一、案件中关键问题的认定 1.对行为性质的认定 面对这一案件,不少人会对李某的行为性质产生争论。李某行为本身到底是诈骗还是普通的民事欺诈?其实在这一问题上大多数争论的焦点在于本案件如果完全能够通过民事诉讼解决,那么刑法就没有必要介入。而在案件中,由于抵押权是有效的,黄某似乎也完全可以通过强制执行途径实现债权。而张某也可以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合同和赔偿违约金。但是细细分析一下不难发现,在本案中李某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承担违约 责任那么简单了,从其行为特征及经由其行为所能够体现的主观状态来看,完全符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和具有诈骗的故意的诈骗罪的基本特征。在看待李某的行为时,我们不应仅看到其表象,还应当去挖掘案件中的重要问题和细节。第一个问题就是,黄某的强制执行请求根本不能够得到法院的认可。因为首先,对于已经交纳全部款项的无过错的买房者,施行强制执行是不恰当的,也不利于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三人已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如果第三人对此没有过错,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更为重要的是,李某的行为已经严重地扰乱了市场交易秩序,将其仅纳入民事案件的范畴是不恰当的。也就是说,实际上,李某的行为对他人及社会的危害是无法通过民事诉讼得到真正解决的。在民事法律规范已无法保护公民和社会的权益时,刑法的介入是必要的和必须的。当然,如果李某本身是出于欺诈的故意,事后又能够返还所欠的钱款,从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来考虑,还是应当将其归为民事欺诈。 2.对诈骗行为的方式的认定 诈骗罪本身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