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审判中心主义的确立——以法院职能回归为视角

作者:王胜 刊名:当代青年:下半月 上传者:刘金桥

【摘要】审判中心是指诉讼过程以法院的审判为核心。审判中心的确立以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为前提。权力的独立行使又以在自己的职能范围为基础。法院应以履行审判职能为核心,以法律为国王。但现实却是法院承担了过多政治职能,考虑了太多的法外因素,被推到了社会的风口浪尖。成为社会矛盾的聚集地。法院这时不得不对现实让步。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审判中心难以在这样的制度和社会环境下开花结果。因此,审判中心的确立应以重塑法院职能,实现审执分离。加强人民陪审员的职能可以作为改革的进路。

全文阅读

论我国审判中心主义的确立 以法院职能回归为视角 王 胜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四川 成都 610072) 摘 要:审判中心是指诉讼过程以法院的审判为核心。审判中心的确立以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为前提。权力的独立行使又以在 自 己的职能范围为基础。法院应以履行审判职能为核心,以法律为国王。但现实却是法院承担 了过多政治职能,考虑 了太多的法外因素, 被推到了社会的风口浪尖。成为社会矛盾的聚集地。法院这时不得不对现实让步。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审判中心难以在这样的制 度和社会环境下开花结果。因此,审判中心的确立应以重塑法院职能,实现审执分离。加强人民陪审员的职能可以作为改革的进路。 关键词:审判中心;法院职能;人民陪审员 审判中心对我国看似是一个新课题,但问题的根源仍然法 院独立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法院的独立是审判中心确立的 制度基础和前提。任何权力只有在自己的领域范围内才能独立 的行使,超出职能范围的权力如“墙头草”一般,左右摇摆,又何 谈独立?又怎能成为权力的中心? 一 、法院职能的偏离 (一)承担过多的政治职能 法院是纠纷的裁判地,其主要职能就在于通过行使审判权 来解决相关当事人权力和义务。法院的职能决定了法院参与社 会事物的范围。法院作为法律的代言人,其当然有职责维护法律 的权威性 ,依法保护当事人基于法律所享有的权利。 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凸显和紧张化,对于我国 的稳定发展构成了挑战。而现代社会以司法作为解决纠纷手段 无疑成为了众多选项中的重要选择。于是,司法就成为了缓解社 会矛盾的前沿阵地。以司法的能动化和法律的弱化,防止出现不 安定因素。除了维护社会稳定以外,在经济危机时期法院还得考 虑判决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原则上不得做出不利于经济发展的 判决.尽量维护企业的利益。 显而易见.在不同的时期法院承担了过多的审判职能以外 的职能.负担了其与其角色不符的任务,使得法院成为矛盾的聚 集地。这无疑弱化了审判的权威性。审判缺少权威让人信服尚显 不足.怎敢期冀成为“中心”。 (二)执行职能:资源的分化 法院作为裁判权行使的主体,其是通过将争议提交法院参 与社会事务。现代社会赋予了公民自由解决争端的权利(刑事案 件例外),因此法院行使裁判权以当事人自愿为前提。这决定了 法院行使职权具有被动性。然,我国法院除了审判职能外,还包 办了许多案件的执行工作。而执行权是主动性的权力,与法院的 被动角色定位格格不入。 任何国家权力的发动都需要消耗一定的社会资源,当前我 国的司法资源总体上就捉襟见肘。随着社会矛盾的增加,审判压 力将越来越大。这从每年法院案件的积压数量就一目了然。法院 本应将优势资源集中在审判工作。但法院将杯水车薪的司法资 源分给执行职能。无疑会降低审判的质量 ,弱化审判的地位。这 同审判中心是不相符的。权力的中心必定是资源的中心。 执行权之于法院既具有一定的利益,也是一种负担。但无论 如何,执行权同法院的职能相违背,超出了法院所应承担的职责 范围.成为审判职能的累赘。 二、法院职能回归的路径 (一)个案去“政策化” 个案去政策化是指在具体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只需依据 法律做出裁判 ,而无需考虑过多的案外因素。在法律的帝国里, 法律就是法官的国王。 政策往往就有一定的弹性和模糊性,不同的法官对政策的 理解也可能出现差异,不符合法律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法律的 稳定是法律权威的源泉,依照法律做出的裁判是树立审判权威 必不可少的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