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石达开安庆“易制”

作者:卢伯炜 刊名:苏州大学学报 上传者:刘媛

【摘要】 1853—1854年间,石达开奉命到安庆“抚民”,所谓“易制”一事,就发生在这一时期。对这个问题,史学界有过争论。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石达开安庆“易制”篡改了太平天国的革命纲领,改变了革命的性质,是一种倒退行为。近年来不少同志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们的代表性看法是,石达开安庆“易制”改变了“东贼苛制”,所谓“东贼苛制”,“实际上就是指《天朝田亩制度》规定的各项制度”。石达开安庆“易制”,“果断地撇开《天朝田亩制度》”,成为太平天国“照旧交粮纳税”政策的最初提出者和实行者;“易制”不仅不是倒退,而是推进农民革命事业的行之有效的积极行动。①我基本同意第二种意见,但对其中的某些提法持保留态度。我认为,石达开在安庆“易制”,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没有果断地撇开《天朝田亩制度》规定的各项制度,而是部分地实行、部分地变更,因时制宜,收取实效。

全文阅读

1853一1854年间,石达开奉命到安庆“抚民”,所谓“易制”一事,就发生在这一时期。对这个问题,史学界有过争论。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石达开安庆“易制”篡改了太平天国的革命纲领,改变了革命的性质,是一种倒退行为。近年来不少同志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们的代表性看法是,石达开安庆“易制”改变了“东贼苛制”,所谓“东贼苛制”,“实际上就是指《夭朝田亩制度》规定的各项制度”。石达开安庆“易制”,“果断地撇开《天朝田亩制度》”,成为太平天国“照旧交粮纳税”政策的最初提出者和实行者;“易制”不仅不是例退,而是推进农民革命事业的行之有效的积极行动。我基本同意第二种意见,但对其中的某些提法持保留态度。我认为,石达开在安庆“易制”,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没有果断地撇开《天朝田亩制度》规定的各项制度,而是部分地实行、部分地变更,因时制宜,收取实效。早在太平天国癸好三年七月,太平军就在安徽颁发“晓谕”,强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要当地百姓“放胆宽心,以勤稼稿”,千万不能“轻信人言,自相恐吓,背井离乡”,应从速“赴拜天父天兄,格守天王诏旨”,各“当猛醒回头,痛改前非,安心守业,我天朝断不害尔生灵,索尔租税,尔等亦不得再交妖官之粮米,再为妖官之仆隶”。这可以看作是太平军在安徽实施《天朝田亩制度》的重要步骤。用罗尔纲先生的说法,即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之后,“复沿江上取安微等地设立乡官制度后,便出告示要实行《天朝田亩制度》所规定的田亩国有与农民生产归公的办法”。石达开初到安庆,也发布了一个《告安徽良民各安生业勿受妖感训谕》,命令各地百姓“须要敬天识主,认实东王,那时自有天父看顾”。这就说明,一开始石达开并没有“易东贼苛制”,他的做法一仍其旧。《天朝田亩制度》其实有两方面的内容:它主要包含着一个彻底平均主义的乌托邦的土地方案,同时也包含着一个可行的基层行政制度一一乡官制度。如果说,前者是太平天国农民革命一度追求的目标,那么后者显然是农民革命的领袖们为实现这个目标而规划的基层行政制度。在阶级社会里,任何形式的国家政权都必须有一定的基层行政制度作基础,石达开在安庆“易制”,并没有撇开《天朝田亩制度》中这一部分的规定。太平天国癸好三年十月十八日,石达开对安徽贵池“合邑良民”的一份“训谕”说得分明:“谕尔等各村民人一乡知谕,遍传合邑诸脊良民,准宜速急依制举官遵限呈册,以伍家设一伍长,二十五家公举一两司马,一百家公举一卒长,五百家公举一旅长,二千五百家公举一师帅,一万二千五百家立军帅。公举各官,须要注明三代履历及该本身岁次、家口若干。至于良家,亦须注明某姓某名、一户男妇老幼、合家总共几十名,速到限,十一月二十日,历明载册,交与举任卒长、旅帅、师帅等,亲身戴赴安徽投案”。在这里,“依制举官”的具体做法,完全符合《.天朝田亩制度》的有关规定。石达开的下属也照章办理。癸好三年十月二十七日,石达开部下殿右捌指挥杨告安徽荻港镇人民的“札谕”就颁发了相同的内容,要求当地人民按“札谕”的具体规定(也就是《天朝田亩制度》的有关规定)“依制”造册举官。乡官的成分,既有“诸曹良民”,也有大批“无赖”。地主文人的记载说,石达开的标准是“择本地助虐者为乡官,授以伪职”。这些乡官在为太平天国征斌收税,协助开科取士,缉捕盗贼,抑制豪暴,裕军用、安百姓诸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循名责实,石达开的这些做法,与《天朝田亩制度》中的有关规定是完全吻合的,这也是太平天国当局十多年中一以贯之的政策。一116一石达开安庆“易制”,主要是变更《夭朝田亩制度》中规定的土地方案。但从“易制”的实质看,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