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死缓、无期徒刑减刑后适用假释的考验期

作者:卢有学 刊名:学术论坛 上传者:任辉

【摘要】刑法第83条关于假释考验期限的规定,存在着不周延的问题,无法作为对死缓、无期徒刑罪犯减刑后再适用假释的情况确定考验期的直接依据。根据刑罚的目的和有利于受刑人的原则,10年是假释考验期的上限,在对死缓、无期徒刑罪犯减刑后再适用假释的情况确定考验期限时,应当根据不同情况,在十年和剩余刑期中选择一个较短的期限。

全文阅读

假释,作为近代刑罚合理化进程中的“三驾马车”之一,是刑法现代化历程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它不仅体现了刑罚逐渐轻缓的趋势,更包含了“目的主义”刑罚的深刻内容。因为,“从前刑法之中心,在定罪,因罪而定刑,以求刑之均衡;现代刑法之中心,在科刑,因刑而消减其犯罪之恶性,以举防卫社会之实”[1](P244)。所以,假释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各国通用的一项刑罚制度。但是,在我国,不仅实践中假释的适用率极低,与多数国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而且,刑法的规定还存在着诸多不完善、疏漏的地方,亟需立法、司法予以改进。本文无意于检讨我国整个假释制度的缺陷,只打算就刑法规定的一点疏漏,针对死缓、无期徒刑减刑后适用假释的考验期问题,提出自己的浅见。一、关于死缓减刑后适用假释的考验期限问题根据我国刑法第50条的规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2年期满后有三种后果,其中两种是获得减刑,即减为无期徒刑或者直接减为15年以上20年以下有期徒刑。死缓犯被减刑后是否可以适用假释呢?刑法对此没有规定。因为刑法第81条在规定假释的条件时,使用的是“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而这里的“被判处”显然是针对原判刑罚的。因此,严格地从刑法的规定来讲,假释的对象并不包括原判刑罚为死刑(缓期2年执行)。理论上,也有主张对死缓犯不适用假释的观点[2]。死缓制度是我国刑法的独创,在国外学者对我国死刑适用范围太广泛这一方面颇有微辞的同时,死缓制度却得到了极高的评价。正由于这个制度为我国所独有,对死缓被减刑后是否可以适用假释的问题,我们就无法借鉴外国的经验。但是,笔者认为,如果排除死缓减刑后适用假释的可能,则是不科学的。原因有二:(1)不符合刑罚的目的。体现在假释制度中的刑罚目的主要是特殊预防,即提前释放后,被假释者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如果死缓犯被减刑后,经过一定时间的教育改造,即使其人身危险性已经完全消失,而仍然必须继续关押的话,这不仅浪费了本来就很有限的行刑资源,而且从刑罚的目的上讲也完全没有必要;更重要的是,301如果断绝其假释的可能性,极不利于死缓犯的改造,这也与设立假释制度鼓励受刑人改过自新的重要目的不符。(2)如果死缓犯减刑后不能适用假释,那么根据同样的理由,也就不能再适用减刑。因为我国刑法第78条在规定减刑的条件时,使用的是“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减刑的对象同样就不能包括原判刑罚为死刑(缓期2年执行)。因此,如果严格按照刑法的规定,死缓犯被减刑后,要么老死狱中,要么毫无指望、消极地等待遥远的出狱日期。因此,从刑罚的目的上看,死缓犯被减刑后,依然可以再适用减刑或者假释。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1997年11月8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5条才规定,对死刑缓期执行罪犯减为无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后,可以适用假释。这一规定弥补了刑法的不足,或者说,该司法解释对刑法条文作了合符目的的解释。同时,根据该《规定》,对死刑缓期执行罪犯经过一次或者几次减刑后,其实际执行的刑期,不得少于12年(不含死刑缓期执行的2年)。这就意味着,无论死缓犯被减为无期徒刑还是直接减为有期徒刑,至少还需要服刑12年才能被假释。但是,其假释考验期限应该是多长呢?举例说,罪犯在死缓期满后被减为无期徒刑,2年后再减为18年有期徒刑,再经过几次减刑,最后被减为12年有期徒刑。如果当其实际服刑12年后被假释,那么,他的假释考验期限应当是无期徒刑的考验期10年呢?还是18年有期徒刑的剩余刑期8年?还是12年有期徒刑的剩余刑期2年?无论是刑法,还是司法解释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