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记《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

作者:刘太阳 刊名:新闻爱好者 上传者:张恒

【摘要】

全文阅读

2000年11月,《甘肃经济日报》记者王克勤接到股民投诉:李学仁,投入55万元在甘肃华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炒股”,过了一段时间,他多年积存的53万元便付之东流。李晶华,1999年7月,在兰州力鑫经济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炒股”,她买的云南铜业股出现跌停板,李要求公司马上平仓,但报单小姐(法人代表陈耀争之妹)称无法平仓,还要求李再吃进1000股爆仓,结果爆仓之后也不平仓,直至该股出现第三个跌停板,公司才为她平仓,仅这一笔,她的亏损加上手续费就已高达1.6万元。从1999年3月她陆续入到“力鑫公司”的9.4万元,到此时已被洗得只剩3300元了。徐作刚将老两口一辈子积攒下的辛苦钱及借来的25万元共计39万元全押在了儿子工作的“融兴公司”,结果在几个月之间就被洗得只剩下2000元……接到这一系列的投诉后,王克勤也开始研究股票,并逐步展开了暗访……首先他以商人的身份频频出入兰州各大股市探访、了解相关情况……2000年12月下旬,王克勤第一次接到华信公司的警告:王记者,你注意一点,不要胡整。接着,“要打断王克勤的腿,要剥了他的皮”的传言就来了。为了收集到更多的有效资料,王克勤连夜写出一份调查表,发给股民让他们写清自己的情况。华信公司也收买了部分小股金股民,让他们想方设法把调查表抽回或不要写调查表。还放风说“王克勤是假记者,他向股民要钱,还有录像带等等”,到省政府告王克勤的状,对王克勤进行人身攻击。华信公司的股民康兴国、李学仁等人也对王克勤说:“这事的后果很严重,甚至会威胁到你的生命。”王克勤毫不考虑:“有兰州证券黑市存在的每一天都有人家破人亡,为了这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我愿意以我个人的利益和生命换取人们的利益,就算是死我也愿意。”其实这时候,王克勤也感觉到这张黑网势力太大,自己的力量太单薄。恐怕自己还不能完全揭发事实。2001年元旦,王克勤请《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王宏加入采访。就在这一天,王克勤写下了誓言:法西斯找到了犹太人,我看与我无关,我走了;法西斯暴虐了犹太人,我看与我无关,我走了;法西斯找到了我,别人看与他无关,他走了……接着他们和华信投资咨询服务公司的一位经纪人接上了头,在向其保证不披露真实姓名的情况下,他们将经纪人约到一个偏僻的小饭店,这位经纪人向他们披露了华信诈骗内幕……2001年1月下旬,稿子上交《甘肃经济日报》以及《中国经济时报》。这段时间,王克勤家恐吓电话不断,家里人听见电话铃响,就有种惊吓的感觉,甚至有人传出黑道的老大用500万元买他的人头,这些事情严重影响了儿子的学习以及家人的正常生活。为了安全起见,2001年2月2日,王克勤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把妻子、儿子送到外地去了。2月3日,《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一文,在《中国经济时报》时报周刊刊发,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省内各媒体以及国内各大网站纷纷转载,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社会经纬》、《财经报道》栏目组等媒体都进行了采访报道。2月13日,王克勤去给中央电视台《财经报道》栏目组的同志送行,柳成伟同志临行时说:“王克勤同志,你可谓是中国新闻界真正的英雄。”这段时间里,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基亲自对《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一文作了批示,朱总理就此连续作出了重要批示,甘肃省委书记宋照肃、省长陆浩不仅认真批示,而且就此部署展开了全省性的专项打黑斗争,成为2001年“全国经济秩序整顿第一大案”。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王克勤把脑袋拴在裤腰上去干这些事呢?在北京一个雪后的深夜,他向笔者道出了端详。他说,当他首次接触到一个个被证券黑市洗劫得支离破碎的“股民”家庭时,他的心为之震颤;当他冒着大雨,趟过“鬼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