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科学性思考

作者:董学文;金永兵 刊名: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刘连珍

【摘要】文学理论的学科性质问题是关涉文学理论健康发展的基本问题。通过对文学理论学科的知识系统性、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性质的细密分析 ,来考量文学理论作为一门独特的科学所具有的根本性质 ,是一项重要任务

全文阅读

(一)文学理论的现代发展必须有对其学科本体性质的审思。如果我们突破那种把自然科学看作知识的惟一范型的科学主义观念框架,不是采用纯实证主义的思维方式,不是把对唯(自然)科学主义元话语僭妄性的质疑变成对科学合法性的颠覆,就会发现,科学的统一性与人类的统一性只是同一真理的两个方面,科学的研究和人文的研究都要同时与“自然和人”打交道,不应把“自然的研究”同“人的研究”对立起来。作为文学理论研究者,只有“成功地把历史精神和科学精神结合起来的时候,我们才将是一个真正的人文主义者”[1](P12)。科学本性乃是文学理论学科的安身立命之所在。怀特海曾强调指出,无论是研究人类社会生活的学者,还是自然科学家,都面临着一项对双方来说都极其重要的共同事业,那就是世界是可理解的。因此,他们必须“建构一个融贯的、逻辑的和必然的一般观念系统,以使我们经验中的每一个要素都能据此得到解释……”[2](P3)。科学认识就是用逻辑的、理性的方法去整理感性材料的过程,因此,它所获得的知识必须构成一个合理的体系,符合逻辑上的一致性。文学理论知识不能是各种命题的随意聚集,不是各种要素杂乱无章的组合,而是一个具有凝聚性的结构,其各部分在功能上有相互依存的关系。这正是文学理论内部组织的特征。康德曾从系统的角度作过一个简单的关于科学的概括:“每一种学问,只要其任务是按照一定的原则建立一个完整的知识系统的话,皆可被称为科学”[3](P11)。被托马斯门罗所引用过的韦氏词典也曾把科学描述为“一个将人类积累的和接受的知识(不论是发现的一般真理,还是掌握的一般规律)进行系统化和条理化的领域”[4](P132)。这里,可以看出,知识的系统性确乎是其科学性的一种基本要求和显著表现。从根本上说,文学理论的系统性在于:它所研究的文学活动、文学现象,不是机械地结合起来,因而可以把各种要素随便配搭在一起的一种什么东西,而是处在发展中的活的有机体,不但其内部各要素,而且它与整个社会生活过程都处于一种系统联系之中。这必然要求文学理论从个别部分和整体上去证明这种现实的系统联系。文学理论的原理、观念、范畴都是人们按照社会和文学现实创造出来的认识纽结,它们必然也要同它们所表现的关系一样,系统地相互联系起来。正是事实的辩证法要求我们有观念的辩证法,因此,文学理论的内容必须是合乎逻辑地组织在一起,其中不应有明显的内部矛盾,否则它就不可能无歧义地与经验事实相联系。文学理论研究通过对大量具体的文学活动现象进行观察、分类、解析,抽象出概念、范畴作为认识文学之网的纽结,运用一定的逻辑规范进行推理,建立起理论的“概念框架”。在一种理论框架内,概念、范畴、术语之间要实现彼此“系统地联系”,就必须“共同适合于逻辑上的包容关系”[5](P89),绝不能堆积一些不相干的、偶然的和毫无联系的知识。因此,我们对于大量文学理论新概念和新术语的运用,必须注重它们内在逻辑上的相容性,而不能迷失于新潮名词的幻景之中。文学理论要实现创新,必须结合现实的发展与要求,紧紧抓住其逻辑起点,进行合乎规律的延伸,而不能杂糅。否则,新创的部分就不能为理论系统所消化。正是在这种意义上,韦勒克、沃伦在区别文学研究与文学创作时指出:文学理论是关于文学的系统知识,“研究者必须将他的文学经验转化为理智的(intellectual)形式,并且只有将它同化为首尾一贯的合理的体系,它才能成为一种知识”[6](P1)。别林斯基也曾在与文学批评相区别的意义上指出,“理论是美文学法则的有系统的和谐的统一”[7](P326-327)。作为一门科学,文学理论应该成为一种系统性存在,但它应该成为一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