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诉讼证据制度改革与完善的法律思考

作者:赵新杰 刊名:安阳工学院学报 上传者:陈雄飞

【摘要】民事诉讼证据制度的改革可以从以下方面入手(1)对于举证责任倒置实行严格的法定主义;(2)适当缩短举证的指定期限以提高举证的效率等。

全文阅读

民事证据制度作为民事诉讼制度的核心和基础,既是现代司法理念的最集中体现,又是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决定着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发展方向。我国自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以证据制度改革为核心的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突出和强化当事人主义,完善和规范了当庭举证、当庭质证和当庭认证活动,但在由谁举证、怎样取得证据和如何认定证据与案件事实等基本方面没有质的突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司法公正与效率的实现。本文拟结合我国民事审判的特点,从举证责任、证据能力以及证据的审查和案件事实的认定等方面入手,对我国民事证据制度改革的相关问题作一探讨。一、举证责任制度的强化和完善举证责任是具有行为和结果双重意义的责任,即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所依据的事实应提出相关的证据,否则,就要承担败诉的不利后果。它是对古罗马法举证责任分担原则的扬弃,是作为我国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目标的对抗制诉讼模式的必然要求。对抗制亦称当事人主义。其中心含义是:只有当事人才能启动诉讼程序,确定诉讼请求,提供相关证据。法官只是主持程序的开展,基本处于被动的注视和倾听的位置,不能主动介入诉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和辩证活动,而且最终判决的内容也不得超出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范围。这一制度的提出,不仅使诉讼程序更加符合现代人的理性,而且易于使法官保持中立,保障了公正和效率,也是消除当事人怠于举证,案件久拖不决,诉讼周期过长等不利影响的根本保证。(一)关于举证责任及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定的理解和适用如上所述,举证责任应包括行为意义的提供证据的责任和结果意义的证明责任。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2月颁布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就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做了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有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提出自己的诉讼请求或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是诉讼中举证责任存在或转移的表现形式,亦即提出本证和反证的过程。但是,由于证明过程的复杂性,使得举证责任的分配和转移呈现出反复曲折的特点。司法实践中,每个诉讼过程大多需要本证与反证多个回合的交锋,而且反证本身也有多种表现形式:或以直接、间接及推定的方式否认对方所主张的事实未曾发生,或者通过证明针对对方事实主张的抗辩事实的成立而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与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相对应的是举证责任的倒置。它是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的例外,是法律基于对受害人的保护和公平原则,将一部分本应由提出主张的一方当事人承担的案件事实的存在与否的举证责任转由反对的一方当事人承担,但是原告仍须就损害事实等请求权存在的基础加以证明,被告则要证明己方无过错或损害事实与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不成立。否则,即推定原告主张成立,由被告承担不利后果。《证据规定》对此作了规定,但适用时须注意以下方面:一是举证责任倒置的范围。《证据规定》第4-6条列举了因产品制造方法发明专利侵权,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环境污染侵权,建筑物及其他设施上的附属物品致人损害,动物致人损害,缺陷产品致人损害,共同危险致人损害,医疗侵权纠纷,合同纠纷以及劳动争议纠纷而引起的诉讼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另外,《证据规定》考虑到在这些诉讼中,受害人举证的客观困难,将按照实体法的规定本应由受害方以本证的方式承担的证明“行为与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或者“加害人存在过错”的责任,转由加害方以反证的方式承担,从而以严格责任的形式加大了对受害人的保护力度。二是关于举证责任倒置的适用。举证责任制度属于基本的民事法律制度,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