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叙事的多元混音——《我不是潘金莲》小说与电影对读

作者:司方维; 刊名:许昌学院学报 上传者:张秀菊

【摘要】《我不是潘金莲》意欲为底层小民发声,却选用了一个不合乎现代法治精神的假离婚案件作为起由,其中的荒诞消解了抗击现实的力度,把底层民众的生存之困指向了为官不为等潜藏问题。李雪莲被围剿的上访之路,也暴露了小民身上的国民劣根性,以及女性的双重弱势处境。

全文阅读

第36卷第6 期 Y o l . 36 N o . 6 许昌学院学报 J O U R N A L O F X U C H A N G U N I V E R S I T Y 2017年第6 期 , 201% 底层叙事的多元混音 一《我不是潘金莲》小说与电影对读 司方维 (许昌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河南许昌461000) 摘 要 :《我不是潘金莲》意欲为底层小民发声,却选用了一个不合乎现代法治精神的假离 婚案件作为起由,其中的荒诞消解了抗击现实的力度,把底层民众的生存之困指向了为官不为等 潜藏问题。李雪莲被围剿的上访之路,也暴露了小民身上的国民劣根性,以及女性的双重弱势 处境。 关键词# 小民;法治;国民性;女性 中图分类号#1206.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 -9824(2017)06 -0081 -04 刘震云的长篇小说《我不是潘金莲》2012年出 版,4 年后由导演冯小刚搬上大银幕。电影上映 后,票房虽轻松过亿,但与投资方预期相差较多,且 后劲不足,观众口碑两极分化。从观众反应的分歧 到小说与电影的内部裂痕,在这些言说差异中,也 能窥见底层叙事的多声部混音。 一、法治背景下的小民生存悖论 刘震云接受采访时自言,他的小说选材要“坚 持为现实中的小民呐喊”[1]53。《我不是潘金莲》就 是这样一部小说,它真实呈现了小民的生存困境: 假离婚成真后,如果不告状,李雪莲尊严受损,无法 正常生活;但坚持告状2 0 年,她既没能“ 了结过 去”,也无法“开辟未来”。李雪莲的问题原本是一 个非常小的事情,却像滚雪球一样从芝麻变成西 瓜,从蚂蚁变成大象。对此,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 都将当下官员中存在的官僚主义习气作为重要原 因予以揭示。 对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赞赏,很大一部分 集中于电影对当下官场生态的批判,很多观众誉其 为现代版的《官场现形记》。有意思的是,却有部 分观众观点相反,不认可电影对官场黑暗的披露力 度。两者分歧的重要原因在于李雪莲的上访是否 合法。李雪莲并非如小说和电影中所强调的,是当 代小白菜或窦娥,说她是潘金莲的确是污蔑,但假 离婚的案子却并不是冤案。李雪莲与秦玉河夫妻 二人离婚的真假,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而且不管 两人私下如何商量,既然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从 法律意义上讲,二人就是离婚了,任何级别的官员 都不能从法律上推翻二人的离婚判决。而且用小 说里的话说,或许相关官员在别的事情上贪赃枉法 了,但他们在李雪莲离婚这件事上却真的没有。这 样的情节设置让李雪莲的上访变得有些“无理取 闹”。电影的故事讲述虽然比较完整,但其容量与 长篇小说相比仍然不足,尤其是无法如小说那样剖 白众人心理,从而导致人物简化,更强化了李雪莲 偏执的形象,让观众难以产生共情心理。 为了个人私利的“假离婚”违背了现代法治精 神,同时也稀释了现形官场的力度。刘震云的小说 向来“绕”,如此设置情节,可能是为了说清楚官场 这个“理”需要从一件事说到另一件事,作为引子 的“假离婚”并不重要,无须细究。或者还有一些 别的用意。但不管原意如何,作品本身确实存在这 一分裂特性。这个裂痕消解了作品正面抗击现实 收稿日期:2017 -06 - 11 资 金 项 目 # 2017年度河南省社科联、河南省经团联调研课题“当代影视文学艺术作品意识形态问题研究% ( SKL - 2017 - 1302 )。 作者简介:司方维(1983 — ) ,女,山东青岛人,博士,讲师,主要从事华文文学与电影研究。 • 81 • 的力量,也为读者提供了思考底层小人物生存境遇 的另类切人点。 在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