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乐审美范畴论刍议——基于美学范畴史论视野

作者:蔡钊 ;闫楚 刊名:山西档案 上传者:陈春燕

【摘要】基于哲学范畴史论视野与中国器乐审美范畴的研究现状,提出用范畴理论来探讨中国器乐的美学思想是最合适的方式。通过虚静、炼气、形神、逆返、圆和、贵柔、顿悟、无为、天人合一九大范畴阐述,可窥中国器乐审美范畴具有全息性、以道家思想为重和艺法相融的特点。中国器乐审美范畴论为中国器乐诗意地栖居于世界乐坛铺垫了理论基石,为中国器乐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范式。

全文阅读

2017.06 171 中国器乐审美范畴论刍议 ——基于美学范畴史论视野文 / 蔡钊 闫楚 摘要:基于哲学范畴史论视野与中国器乐审美范畴的研究现状,提出用范畴理论来探讨中国器乐的美学思想是最合适的方式。通过虚静、炼气、形神、逆返、圆和、贵柔、顿悟、无为、天人合一九大范畴阐述,可窥中国器乐审美范畴具有全息性、以道家思想为重和艺法相融的特点。中国器乐审美范畴论为中国器乐诗意地栖居于世界乐坛铺垫了理论基石,为中国器乐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范式。 关键词:中国器乐;审美范畴;范畴论 中图分类号:J6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652(2017)06-0171-03 宗白华先生说:“艺术意境之表现于作品,就是要透过秩序的网幕,使鸿濛之理闪闪发光。这秩序的网幕是由各个艺术家的意匠组织线、点、光、色、形体、声音或文字成为有机谐和的艺术形式,以表出意境。”[1]发掘和整理这“秩序的网幕”背后的真理,使之从艺术形式归纳至美学范畴,回归至艺术本体—— 意境,这是中国传统哲学的研究对象,亦是中国器乐美学的研究对象。 一、基于美学范畴史论视野的中国器乐审美范畴之维 当代中国器乐的研究对民族器乐美学的研究偏少,更缺少关于中国器乐存在方式的本体论研究成果。这种研究现状不利于从根本上认识中国器乐的本质特征,揭示中国器乐的民族文化特点,也不利于从根本上解决振兴民族器乐的现实问题。 民族器乐美学是中国传统美学、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传统美学、哲学的成果可以作为民族器乐美学的依傍。中国哲学已经建立起一套自身独具的哲学范畴思想体系用以说明中国哲学思想发展的内在逻辑和客观规律。中国哲学已经用普及化的学术成果证明,中国哲学的科学化研究必须以范畴的形式加以梳理。张立文的《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天道篇)、(人道篇)[2]、葛荣晋的《中国哲学范畴通论》[3]两部学术专著都已获得学界广泛认同并用作高校教科书。张皓的《中国美学范畴与传统文化》[4]梳理、分析了中国传统美学的范畴体系。朱立元主编的《西方美学范畴史》[5]建构了西方美学学科范畴体系。王振复主编的《中国美学范畴史》充分展现了中华文化诗性的强势 与生命意识的葱郁[6]。 中国音乐研究对中国美学研究的成果也多有借鉴。已故中国音乐美学家蔡仲德先生在1999年发表了《中国音乐美学史范畴命题的出处、今译及美学意义》一文,列出了一百个中国音乐美学范畴的今译与出处,可惜直到蔡仲德先生过世,也没有完成《中国音乐美学范畴》这本著作。音乐界至今仍没有系统的中国音乐美学范畴的成果面世,以弥补学术之空白。2005年音乐美学专家韩钟恩先生在第7届全国音乐美学学术研讨会上指出:“我惊奇地发现,音乐美学学科至今似乎还没有自身特定的理论范畴。”为此,他特别提出要建设中国音乐美学范畴的设想,拟以“声音乐情理意”结构为音乐美学的六大范畴。专就民族器乐的审美范畴展开的研究成果仅修海林先生撰写的《民族器乐审美中的人文情怀与审美范畴》[7]一文。他提出了济世修身的“人文情怀”;欢乐情态、人生离情、宫怨情思、悠扬心境、情趣生动、生命抒怀、壮怀激荡的观点。 中国器乐是一门融会实践与理论的学科,它的演奏实践性决定了它的任何理论研究都必须与演奏实践发生关联,必须接受演奏实践的检验,最终才能发生效验,成为定理。任何一种割裂中国器乐实践与理论的研究模式实际上就是阉割了中国器乐的生命力。因而,中国器乐所建立的这套审美范畴就必须融会其演奏实践与理论的通识性,能够对演奏起到“提纲挈领”的统摄作用。这方面中国绘画已经走在了前面,总结出了一套世界观、审美论、技术论合一的范畴体系,葛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