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学术型的演员 记青年话剧演员田蕤

作者:徐娅群; 刊名:中国戏剧 上传者:卢海刚

【摘要】<正>有些演员,一辈子都渴望能拥有一个代表作。从这个角度来看,田蕤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在他12年的演艺履历中,已经罗列了三个代表作——《秀才与刽子手》中的刽子手马如龙,《共和国掌柜》中的开国元勋陈云以及《大清相国》中的一代名相陈廷敬。《共和国掌柜》中陈云这一角色更是为他摘得了第二十二届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主角奖。田蕤自2004年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成为专职演员

全文阅读

有些演员,一辈子都渴望能拥有一个代表作。从这个角度来看,田蕤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在他12年的演艺履历中,已经罗列了三个代表作《秀才与刽子手》中的刽子手马如龙,《共和国掌柜》中的开国元勋陈云以及《大清相国》中的一代名相陈廷敬。《共和国掌柜》中陈云这一角色更是为他摘得了第二十二届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主角奖。田蕤自2004年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成为专职演员后,前后共参与了20部剧目的演出,如果说2006年参加《秀才与刽子手》的演出时,他对演员、对戏剧的理解还处于摸索寻找的感性状态,2011年在参加《共和国掌柜》的演出时,他对演员、对戏剧的理解,且渐渐归于理性,而2016年的《大清相国》,则让田蕤清晰明确了自己对演员这一职业的定位。今天再看《秀才与刽子手》,阵容可谓豪华,黄维若编剧,郭晓男导演,与田蕤搭档的两位演员分别是郝《大清相国》《大清相国》田蕤 平和王一楠。这部黑色幽默剧至今久演不衰,提及这部戏,田蕤将其概括为“表演风格强烈,导演风格强烈,不在同一个意识世界的同空间的表演”。这部风格化的作品融入了大量中国戏曲的元素,这种对中国话剧民族化的探索是田蕤所陌生的。由于进组较晚,田蕤参加排练两个星期后就直接上台演出了。就他自己看来,首演时自己对马如龙这个人物的把握是欠火候的。现在看来,当时的遗憾之后反倒成为了他演员生涯中的一个幸运点。因为觉得自己表演的不充分,因此在之后三年的复排中,田蕤不断推翻自己的表演,觉得只有对角色多加琢磨才能跟上导演的意识和境界,所以他每场演完后都会静下心来再重新琢磨角色。功夫不负苦心,当演完最后一场时,编剧黄维若和导演郭晓男都表示马如龙这个角色就是你田蕤了。通过对马如龙这一角色的塑造,田蕤深刻意识到,演员如果不琢磨角色或只是机械性地生产角色,表演就会变成一种机械性地复制,这对演员的表演生命和表演历程而言都是一件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演员必须让角色的影子在自己身上附体一两年,甚至两三年才能有所收获。而《秀才与刽子手》在中国话剧民族化上的探索,也丰富了田蕤之前仅限于课堂知识的戏剧观。中国戏剧是否应该具有中国特有的表现方式?是否需要符合中国观众的观赏习惯?他对戏剧的探索方向也渐渐由既得的知识走向了自己从实践中去归纳总结。《共和国掌柜》对于田蕤的演员生涯而言,是一个可谓巨大的挑战。首先,他是作为男主角出演,而所扮演的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陈云。单就形象而言,田蕤和陈云长得并不相像。就不像他之前所扮演的角色,他们或是国外作品中的人物或是历史角色,台下的观众没有见过真实的人物,所以在角色上有充分的自由创作的空间。陈云同志则不同,大家都知道他、见过他,这其中还包括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他的家人。田蕤自知自己扮演陈云,在形象上无法拿到太多加分,只能尽量做到神似,还有就是倚靠外部形态上的捕捉,除了借助化妆以外,还有靠肢体控制、步态、手势等方式去诠释。提及表演方法,田蕤尤其感激自己的恩师靡曾,他认为没有上戏打下的坚实的现实表演基础的支撑,自己是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在塑造陈云时,他就是踏踏实实地按照自己学到的表演方法一步一步去做,体验生活,人物模拟模拟他的身法步,模拟他的语言节奏,对角色在那个特殊时间《大清相国》《大清相国》《共和国掌柜》《共和国掌柜》 段的情感进行分析……总结自己在陈云这个人物塑造上的成功,田蕤认为这就是对自己四年大学学习表演观的一个彻底的实践,将正确的方法运用在实践上,再由真正熟悉陈云同志的观众、家属、工作人员在台下验证。《共和国掌柜》中那个宛如在舞台上重生的陈云,让所有观众都深深记住了演员田蕤,虽然田蕤自谦地将成就归功于学校学到的表演方法以及导演蒋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