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化在当代美育中的功能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298.00KB 文档分类:哲学、宗教 上传者:李猛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文档信息

【作者】 蒋业华 

【关键词】大众文化 美育 功能 

【出版日期】2005-04-25

【摘要】通过从大众文化雅俗兼备,具有平民性、直观性、亲和性、大众性等多元文化特征等方面,论述了大众文化对恢复当代美育的感性之维的作用。其娱乐性能唤起现代社会中人们被压抑的童心和天真,能够恢复美育的"游戏"本质,而大众文化的现代性也有助于实现美育的现代化。同时,大众文化还是当代美育的重要践行对象,对之进行的审丑或审美都有助于实施美育的最终目的——造就全面和谐发展的新人。因此,大众文化在当代美育中的价值和功能不可忽略。

【刊名】桂林电子工业学院学报

全文阅读

引言大众文化是一种以全球化的现代传媒为介质,由消费意识形态来筹划、引导大众的,采取时尚化运作的当代文化形态,因此具有时尚化、平面化、市场化的特点。随着中国现代社会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大众文化已日渐成为中国文化舞台的主角。它深刻地影响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实际性地改变着中国当代意识形态,尤其对青少年的精神世界和文化品味形成了无法估量的影响,已成为学校正式课堂以外的第二课堂。面对大众文化的长驱直入,人们看到的是它给当前美育事业所带来的挑战,这种挑战表现在审美价值深度的消失,通俗文化在满足大众浅层娱乐的同时,也消蚀了文艺的思想价值与美育功能等等。实际上,大众文化是一把双刃剑,它良莠并存,雅俗兼备。其复杂多变的多元文化特征告诉我们,用其利,去其弊恰恰能促进当代审美教育的发展。1 打开美育的知性思维遮蔽“以一个形象符号来象征二十世纪美育发展的曲折历史,我们想,字母U最适合、最贴切”[1]。百年来,美育经历了一个确立、兴盛——衰落、消隐——复兴的曲折的发展历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伴随着人们对美育的重新认识,美育又得以复兴、勃发,重新回到教育生活当中。然而,它却是以一种知识性形态回归的,人们把美育狭隘地、先入地等同于美育知识的教育,把美育当作一门认识性学科来加以强化,割裂了美育理论和实践之间的联系,忽视了美育作为一种情感教育的本质特征,从而造成了美育的偏向和背离——“美育教科书与真正的美育毫不相干。这样,作为知识性学科的美育实际抹杀了美育在情感、想象、创造等领域的独特作用,美育的知性思维遮蔽了美育作为人文学科的地位和价值”[2]。重申感性和情感在美育中的特殊地位、强调美育实践,是纠正当代美育偏向的重要举措。而大众文化的通俗性、直观性、生动性、大众性能够有效地恢复当代美育的感性之维。1.1 大众文化与美育的共融以电子传播媒介为基础的大众文化具有具象化的特征,它把大量文化知识推广到社会群众中去,把一切遥远的、抽象的变成近距离、具象的,而且把一切变成平凡的、亲近的,从而削弱了社会各阶层之间、老年人和青年人之间的心理差异,这大大地消除了大众的文化接受障碍;同时,大众文化借助于新人的传媒手段向人们呈现不同于传统的、习惯的感知方式和世界图景,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人们的感觉世界,同时在一定意义上也满足了现代人全面视觉潜能,全面占有现实世界的愿意。更重要的是,声音和图像能同时对人的生理和心理产生强烈的作用。这些无疑都缩小了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之间的心理距离,从感性上唤起人们强烈的审美需要,原先与文化疏离的人们接近了文化;本来对文化陌生的人们了解了文化,进入到精神生活之中,使得审美成为可能,从而搭建了通向美育的桥梁。1.2 大众文化在主体审美中的作用大众文化所特有的温情、抚慰感、新鲜、刺激等特征迎合了技术时代普遍感到的心理紧张、内在焦虑的人们的心理需求,从而最终形成人们的审美动机。审美心理研究表明:“审美需要的动机作为一种情感意向,是激活经验的主要因素”[3]。从美育的实现手段来看,它区别于智育和德育,不靠推理论证,不采用规范手段,而是始终以情感活动作为中介,把对象与主体联结起来,并通过情感的体验、选择、取舍而实现教育目的。在这个过程中,主体是自在自为的。因此,主体对对象审美动机的自觉形成,是实现美育有效性的重要途径,而大众文化在激发主体的审美动机上具有毋庸置疑的优势。综合上述,大众文化在感性之维对美育的作用表现为:1在实践上加强了主体与对象的沟通;2在情感上唤起主体的审美动机。因而,依靠大众文化这一介质,当代美育有可能突破知性思维的遮蔽,重建艺术与人生的联系,并将其作为美育实践的重要内容,从而为美育在现代语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发挥自身独特的作用。2 回归美育的游戏本质美育理论的奠基人席勒认为,教育的方式和形态多种多样,“有促进健康的教育,有促使认识的教育,有促进道德的教育,还有促进鉴赏力和美的教育。这最后一种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我们的感性和精神力量的整体达到尽可能的和谐”[4]。所谓“感性和精神力量的整体达到尽可能和谐”,指的就是克服人性的现实分裂状态,使人性趋向内在的完整、丰富、充实,也就是通过审美把人的世俗、日常、片面的存在导向艺术、诗意、和谐的存在,把现实、局限的人生导向理想、自由的人生。因此,美育乃是一种人性教育,美育的目标是使人取得更多的自由,成为完美的全面发展的自由的人。那么,美育如何恢复人性的完美,使人性达到理想状态?席勒的总体看法是,通过游戏造成自由的人性。2.1 美育的游戏本质游戏体现了美育自由的教育方式。康德曾经把艺术与劳动相比较,认为劳动是强制性的,而艺术是一种游戏,游戏的特点在于它是排除一切强制的自由活动,“艺术也和手工艺区别着。前者唤作自由的,后者也能唤作雇佣的艺术。前者人看作好像只是游戏,这就是一种工作,它是对自身愉快的,能够合目的的成功。后者作为劳动,即作为对于自己是困苦而不愉快的,只是由于它的结果(例如工资)吸引着,因而能够是被逼迫负担的”[5]。席勒发展了康德的游戏概念,认为,现代人是一种碎片的存在。一方面,一些人完全受制于感性冲动,被物欲驱使;另一方面,一些人完全受制于理性冲动(形式冲动),以理性法则自我约束,从而沦为文明的残酷状态。要克服人性的二元分裂,使之达到平衡统一,必须设立一个中介——游戏冲动,这个游戏冲动实际上就是审美。“在力量的可怕王国的中间以及在法则的神圣王国的中间,即游戏和外观的快乐王国,在这个王国里,审美的创造冲动给人卸去了一切关系的枷锁,使人摆脱了一切称之为强制的东西,不论这些强制是身体的还是道德的”[6]。人的天性就是自由自在的生存,所以人的本性就是游戏,游戏的对象是美,就是艺术。美的本质是自由,游戏的本质是自由,而人的本质也是自由,因而,人、美、自由在游戏上获得了统一。“只有当人在充分意义上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人”[7]。2.2 大众文化中的审美功能大众文化具有寓教于乐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协调了现代社会中人与机械的平衡,让人们在其中获得一定的自由。本雅明以电影为例说明了这一点,“电影致力于培养人们那种以熟悉机械为条件的新的统觉和反应,这种机械在人们生活中所起的作用与日俱增。使我们时代非凡的技术器械成为人类神经把握的对象——电影,就有为这个历史使命的服务中获得了真正含义”[8]。电影这一游戏帮助人们熟悉现实中的机械化,使技术艺术化,使人们在机械面前保持人性。对演员而言,他把机械作为工具,更充分地展示自己作为人的形象,通过机械走向观众;对观众而言,晚上他们可以到电影院寻找自己白天面对生产器械时所78失落的人性。另外,后现代社会中大众文化的主要功能是休闲和娱乐,从没有一种文化形式像今天的大众文化一样,试图全面超越意识形态的意义,超越纯粹艺术的标准,超越道德的要求,如此鲜明地为大众的娱乐、休闲服务。大众文化的这些特点可以说是对建国以来审美制度的颠覆和反叛。“在二十世纪的中国,除了几股审美自足的思潮外,文学和艺术几乎是为政治和意识形态服务的,评价文学和艺术的标准是‘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文学和艺术的审美娱乐性几乎被忽视了……”[9]。这一审美制度无疑造成了长期以来我国审美观念的落伍和审美领域的缺陷,并且单一狭窄的审美趣味还必然地压抑和扭曲美育的自由游戏本质,最后导致美育障碍。大众文化的出现和被广泛接受,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它体现了对中国长期以来意识形态大一统体制的反弹和反拨,成为精英文化走向式微的补充和补偿,是人们对松弛状态中愉悦感的追求,其表现出来的平民意识和审美趣味,让人们可以在这一文化形态中评者本人的心理需要和兴趣爱好自觉自愿地渴求美、向往美,最终获得精神上“游戏”的自由。3 当代美育的重要践行对象美育是注重实践的教育。与智育和德育不同,它不依靠推理论证,不采用规范手段,而是在对象化的活动中通过直观具体事物或形象而实现的。它始终情感活动为中介,把对象与主体联结起来,融为一体,并通过情感的体验、选择,取舍而实现教育目的。既然人类是在实践活动中创造美的,从中进行审美欣赏和得到审美愉悦,同时也在实践活动中受到教育,因此要实现美育的目的,离不开审美实践。而大众文化恰恰是当代美育的重要践行对象。3.1 现代化进程中的美育美育必须参与当下正在进行的现代化。美育只有具有了现代性才能在时代处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发挥自身独特的作用。大众文化因其强烈的现代性而成为当代美育重要的实践对象。崛起于九十年代初的大众文化,适逢中国文化领域因政治和经济转轨而出现匮乏状态,其特有的温情和抚慰恰恰填补了当时文化真空。大众文化的生存和发展实际表明了中国社会对日常情感的需要,对松驰状态下愉悦感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等等,而这些长期以来却被压抑和忽略了。因此,大众文化的兴起实际上有助于社会从神圣到世俗的转变。而从历史的发展过程来看,神圣的东西的衰落和大众文化的兴起是相伴而生的。随着个性的解放,社会由传统向现代转变,人类生活中神圣的区域也会不断减少。而大众文化所蕴涵的工业化精神、商业化知识、世俗文化等事实上是与现代化同步的,是对农业文明的超越和对现代工业文明的期盼,这种具有务实、求变、发展精神的文化形态已经必然地成为了当代人社会化的生存方式。可以断言,大众文化在现代社会中承载着独特的功能,“客观地说,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国家,他们的文化都是一个隐形的金字塔型的梯次结构,每一层级的文化,都担负和行使着不同的职责和功能。如果说位于靠上部分的知识分子文化更多地承担着开拓的、探索的、创造的功能,更多地在核心区域和前沿地带进行反思和批判,扬弃与创新,并以此带动和提升文化整体向上与向前的进步。那么,大众文化则更多地承担着维护、强化、巩固和普及现存文化的功能,它更着力于传播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完善。也只有这样,各种文化形态才能各得其所,保持某种良性的循环和平衡”[10]。因此,美育只有把大众文化纳入自己的审美视野,才能让人们真正地了解和理解大众文化是一种作为社会化生存方式的文化,才有利于人真正地进入到社会之中,帮助他们找寻到属于当代社会的时代精神。3.2 美育在大众文化中的地位大众文化是一种成分复杂的多元文化,在大众文化的种种类型中,有古代的、传统的成分,也有现代的因素,甚至还有后现代的影响;有本民族文化,也有外来文化特别是西方文化;有科学的、理性的文化,也有封建的、迷信的文化;有高雅的,也有通俗的,还有庸俗的;从文化的生产、流通到文化的消费、接受等等,形形色色、光怪陆离,令人眼花缭乱、目眩神迷。因此,美育更应把当代社会中堪称中轴的、强势的、最具整合能力的主导性文化力量——大众文化作为自己的主要践行对象,帮助被大众文化中舒适温情的倦慵感所环绕的和被直觉感观刺激所麻痹的人们辨别美与丑,分清良和莠,培养他们的独立精神,克服过度物欲化的价值观,从充满实用功利的日常生活中超脱出来,从而反观自身的潜力,提炼人生更多的乐趣与美的意义,在不断的创造中实现自己的价值。884 结束语总体来说,大众文化成分驳杂。因此,它的社会功能是双重性的。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它可以发挥高雅、严肃文化难以发挥的作用:其直观性、平民性、亲和性能够有效地打开当代美育知性思维遮蔽,恢复它的感性之维;它的娱乐性能唤起现代社会中人们被压抑的童心和天真,弥合由日常生活所导致的种种分裂和矛盾;同时它的现代性在美育现代化中不可或缺,等等。但大众文化的局限性也是相当明显的,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在它消解了“崇高”“神圣”等传统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在漫不经心中诱引着人们追逐消费、安于享乐、满足欲望等,故当代美育尤其要把大众文化视为自己重要的践行对象,对之进行审美或审丑,从而最终实现美育的目的——造就全面和谐发展的新人。大众文化在当代美育中的功能@蒋业华$桂林电子工业学院法律系!广西桂林 541004大众文化;;美育;;功能通过从大众文化雅俗兼备,具有平民性、直观性、亲和性、大众性等多元文化特征等方面,论述了大众文化对恢复当代美育的感性之维的作用。其娱乐性能唤起现代社会中人们被压抑的童心和天真,能够恢复美育的"游戏"本质,而大众文化的现代性也有助

1 2

问答

我要提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