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力的争夺战:全球传播视野下人权非政府组织的困境——May We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Human Rights NGOs and the Problem of Global Communication评述

作者:关夏彤; 刊名:传播力研究 上传者:林玉芹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2014年《国际新闻/政治杂志》刊登的文章《请注意——人权非政府组织与全球传播问题》创新性地提出,NGO全球传播问题的根源在于对稀缺的注意力资源的"零和博弈",而且互联网并未起到去中心化的作用。本文回顾、评析了这一文章,并针对作者的观点提出了反思,期望能为国际NGO传播问题研究提供一点思路。

全文阅读

20世纪60年代尤其是90年代冷战结束以来,国际社会发生了一种重要的结构性的社会变革,在主权国家之外,出现了众多国际非政府组织。其组织目的、活动范围、组织成员及经费来源和使用都具有跨国性。截至21世纪初,有超过6000个完全意义上的全球或跨国国际NGO在运行[1]。国际非政府组织活动范围广泛。它们或是在某些国际问题上对主权国家政府施加压力,或是弥补政府工作的缺位,协助、督促政府促进国际社会的公益性事业和推动全球性问题的解决,从而成为各种社会运动的主力和全球治理的第三种力量。跨国活动的媒介化一直是国际非政府组织成功运作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4月,A.Trevor Thrall等三位作者的研究文章《请注意——人权非政府组织与全球传播问题》由国际新闻/政治杂志发表。该文章基于议程设置理论,结合作者所建立的全球注意力竞争理论,使用定量研究方法,探讨了国际人权组织在国际主流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上获取注意力的能力及影响因素,提出:大多数国际NGO缺乏成功争夺注意力的资源,而互联网也无法解决其全球传播的困境。 一、注意力稀缺:全球传播的零和博弈(一)全球传播问题的核心对于国际NGO而言,引发关注、设置议程的能力至关重要。以往绝大多数学者相信,NGO良好的传播效果应归功于互联网、新媒体和社交平台。在新媒体时代,社会网络更加密集,公众参与性提高,获取信息的渠道愈加丰富,采取集体行动的能力更强。而在《请注意——人权非政府组织与全球传播问题》一文中,作者大胆地反驳了前人的观点,认为乐观主义者们过度关注媒介技术,而忽略了全球传播的问题根源——注意力的稀缺。作者创新性地提出,对注意力的竞争是一种零和博弈,一部分组织获得了注意力,必然意味着其他组织注意力资源的损失。如今信息量已经大大超越了受众能承受的注意力总量,供过于求。其结果是,NGO若想在注意力竞争中占领一席之地,将经历艰难的斗争,并且需要大量的资源。(二)人权NGO的传播困境首先,它们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同类竞争对手和政府组织。尽管国际人权非政府组织极大地促进了世界范围内各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但由于其国际法主体地位尚未得到认可,且其自治性可能受到政府的影响,使得其行为及其效果受到了诸多制约[2]。第二,大量研究显示,西方新闻媒体的注意力严重向少数国家倾斜,甚至像《纽约时报》这样的世界级媒体也极少报道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问题。第三,尽管几十年来全球新闻对人权的关注度有所上升,但西方、发达国家媒体对人权议题的报道仍然稀少。严峻的事实是,处于劣势的NGO要“逆袭”几乎是不可能的。人权NGO若要在注意力竞争中获胜,需要大量的组织资源,但这些资源分布不均,那些起步前就有充足资本的NGO传播能力强,进而吸引大量投资,这又反过来提高了其竞争力,而大部分NGO在愈演愈烈的竞争中只能获取微乎其微的注意力。于是,严重的两极分化趋势难以阻挡。这些难以吸引新闻把关人的NGO便转战互联网,试图直接对话公众。而在作者看来,公民的注意力和新闻媒体一样有限。在日益碎片化的互联网环境中,极少数人权NGO能生产出满足用户需求的内容并成功营销,并且,大量的信息来源在与NGO争夺注意力。结果是,注意力仍然只集中在少数NGO巨头身上。二、全球媒体报道、公众注意力与组织资源尽管有很多关于NGO信息政治的案例研究,却缺乏定量研究以佐证全球新闻媒体和新兴社交媒体对NGO的帮助,鲜有对影响NGO传播成功因素的探讨,作者探究了NGO在争取全球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的注意力过程中所取得的成就,为互联网在其全球传播过程中的影响建立一种衡量标准,弥补这一领域研究的空缺,提出了6个假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