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公共绿地福利价值量化方法的研究

作者:白雪娇; 刊名:智能城市 上传者:陈维芳

【摘要】城市公共绿地有很强的社会属性,具备社会、经济、环境、健康、美学等诸多功能,是改善城市环境的手段、提供户外文化活动的载体,对居民的生活质量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但城市中的公共绿地存在如分布不均、功能不满足需求等影响公共绿地福利水平问题,且城市公共绿地作为公共产品无法市场化形成需求关系[1],导致诸如经济、生态、社会等福利无法直观体现,存在的问题未得到重视,影响政府在公共绿地建设上加大投入。文章将选用货币法、满意度调查法对城市公共绿地的福利价值进行量化,试图将城市公共绿地服务的有效性较为直观地表示出来,希望能为城市中现有公共绿地的经营管理或新建公共绿地的规划设计等提供理论依据,填补这方面研究的空白,对该领域的研究献出微薄之力。

全文阅读

1研究背景1.1 “生态文明”上升为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委员会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战略和全局的高度,对生态文明建设和保护提出了一系列新的主张和要求[2]。中共“十九大”的报告中又明确指出,要加快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体制改革,早日实现建设美丽中国的愿景。由此可见,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建设,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已然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城市公共绿地作为实现生态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规划建设的重视程度也达到了新高度。1.2 “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的核心近期召开了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指出建设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遍的人民群众能享受的到的福祉,着力解决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环境问题,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态环境不断增长的需求[3]。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已然指明了坚持“以人为本”的城市生态建设的发展方向,人民需求与城市环境供需失衡的矛盾亟待解决。2国内外研究现状随着近年来生态文明越来越受到重视,城市公共绿地作为生态文明重要的一部分,相关研究也越来越多,国外的研究起步较早,内容也较国内要丰富。在国外,Vries等人研究发现人们在公共绿地中活动能减少抱怨、愤怒等负面情绪的出现,而且这种功能与绿地形式无关。Kaplan认为,城市绿色设施,特别是城市绿色空间系统,必须在设计时考虑到人性化,需要充分考虑使用者的便利性和可及性,以便更好地为城市人口服务,改善城市使用者的身心健康。Burgess等人用问卷调查了不同类型绿地的用户,调查结果显示儿童和老人等群体更多地选择了邻近公园,而高收入群体选择了郊区森林公园。Christina等认为使用者到达城市公共绿地的难易程度决定了其社会融合程度,并表明城市公共绿地自身的吸引力和使用者对城市绿地的认可度是评判城市公共绿地规划设计与经营管理合理性的重要标准之一。Anderson、Morales、More等分别采用不同的方法研究各类城市绿地对其周边房地产价格的提升作用,以此来评估各类绿地所具有的社会价值。我国城市绿地系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城市绿地系统的防灾减灾功能、有益于使用者身心健康的功能、预防城市的蔓延等方面。在城市公共绿地避灾减灾功能方面,谢军飞等的研究比较具有个阶段表性。有利于使用者身心健康的研究有很多,如应君对城市绿地对使用者健康价值的研究;向阳等人认为,城市绿地系统可以陶冶情感,增强城市生活的趣味性。城市公共绿地在指导或制约城市发展中的作用方面,如谭伟宁、陈文等人的研究。覃莉等人对北京万柳地区的物业价格和绿地系统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城市绿地系统对商品房具有增值作用。价值量化方法多与经济学联系紧密,其中将价值货币化的方法最为直观,也最能为大众所理解和接受。3基本概念3.1城市公共绿地各国对城市公共绿地有着不同的定义,范围划分也各不相同。在西方的法律规范和行业标准中用“开敞空间”而不是“城市公共绿地”来表示,如英国将其定义为“所有具有确定的及不受限制的公共通路并能用开敞空间等级制度加以分类而不论其所有权如何的共有地、公共公园、林地以及杂草丛生的荒地”;美国将其定义为“城市中保持着自然景观的或者自然景观得到恢复的地域,即游憩地、风景区、保护地或者为调节城市建设而预留下来的土地”等。我国的城市公共绿地指城市中以绿化为主的各级公园、庭园、小游园、街头绿地、道路绿化、居住区绿地、专用绿地、交通绿地、风景区绿地、生产防护绿地。虽然各国对城市公共绿地(又称开放空间)有不同的定义,但城市公共绿地显然均具有自然属性,是创造、维护和恢复自然景观的地区。本文中城市公共绿地指的是由政府建设与管理、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