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税收激励与中国高新制造企业创新的非线性关系研究——基于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的调节效应分析

作者:吴松彬;张凯;黄惠丹; 刊名:现代经济探讨 上传者:刘桂芬

【摘要】该文基于2012-2015年全国高新技术制造企业税收调查数据,从创新投入和产出两阶段考察R&D税收激励与高新制造企业创新的非线性关系,并探讨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对R&D税收激励的调节作用。研究表明:R&D税收激励与高新制造企业创新投入呈显著的U型关系,与创新产出短期内并无显著的U型或促进作用,但长期内对高新制造企业创新产出具有挤入效应。进一步检验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对高新制造企业R&D税收激励效应的调节作用,发现小规模企业的创新投入R&D税收激励作用较好,而大规模企业的创新产出R&D税收激励效应较好。市场势力和市场集中度衡量的市场竞争程度对企业创新产出的R&D税收激励效应不显著,但对企业创新投入的R&D税收激励效应的调节作用较明显。即高新制造企业较高的定价权会弱化R&D税收激励作用,而市场集中度较高则会强化R&D税收激励效应。这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市场竞争程度对R&D税收激励效应具有倒U型调节效应。

全文阅读

MODERN ECONOMIC RESEARCH 产业经济 61 R&D 税收激励与中国高新制造企业创新的非线性关系研究※① ———基于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的调节效应分析 吴松彬 张 凯 黄惠丹 内容提要: 该文基于 2012 -2015 年全国高新技术制造企业税收调查数据,从创新投入和产出两阶段考察R&D 税收激励与高新制造企业创新的非线性关系,并探讨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对 R&D 税收激励的调节作用。研究表明: R&D 税收激励与高新制造企业创新投入呈显著的 U 型关系,与创新产出短期内并无显著的 U 型或促进作用,但长期内对高新制造企业创新产出具有挤入效应。进一步检验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对高新制造企业 R&D 税收激励效应的调节作用,发现小规模企业的创新投入 R&D 税收激励作用较好,而大规模企业的创新产出 R&D 税收激励效应较好。市场势力和市场集中度衡量的市场竞争程度对企业创新产出的 R&D 税收激励效应不显著,但对企业创新投入的 R&D 税收激励效应的调节作用较明显。即高新制造企业较高的定价权会弱化 R&D 税收激励作用,而市场集中度较高则会强化 R&D 税收激励效应。这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市场竞争程度对 R&D 税收激励效应具有倒 U 型调节效应。 关 键 词: 创新 R&D 税收激励 企业规模 市场势力 市场集中度 中图分类号: F4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9 -2382( 2018) 12 -0061 -09 一、引言与文献回顾 改革开放近 40 年,中国虽创造了“中国奇迹”,成为世界制造大国,然而传统的要素粗放型驱动经济发展方式制约着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制造业“大而不强”,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在全球制造业价值链上处于弱势地位。随着美国重振制造业、德国工业 4. 0 领跑全球高端制造产业发展,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发展战略,旨在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转变制造业发展方式,实现中国制造业向全球价值链的攀升。而轰动业界的“中兴危机”事件则映射出中国高新制造企业还有很多“卡脖子”的关键技术需重点突破。因而,探析制约中国高新制造业技术创新的影响因素具有现实意义。 企业创新的关键影响因素研究一直是国内外研 究人员和决策者关注并深究的议题。早在 1942 年,“创新理论之父”熊彼特就指出企业规模、市场竞争程度对企业创新的重要作用。熊彼特( Schumpeter,1942) 率先指出大规模企业较小规模企业具有较强的市场支配力和创新投入,拥有垄断地位的企业有更强的创新能力。而 Arrow( 1962) 认为垄断地位的企业可能会抑制企业创新,构建经济模型推导发现相较于垄断市场环境,竞争市场环境对企业创新的激励作用更明显。Aghion et al. ( 2005) 融合熊彼特创新思想建构渐进创新模型,研究表明企业创新随着市场竞争程度的增加呈先增后减的趋势,即两者存在倒 U 型关系,且实证检验了该假说。这是因为竞争不仅激励企业增加创新额外利润,还会削弱落后者的创新激励。 但随着中国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战略以来,中国 ①※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中国经济特区创新驱动发展的金融支持研究”( 编号: 14JJD790041) ; 深圳大学研究生创新发展基金项目( 人文社科类) “鼓励科技创新的税收优惠政策最优力度研究”( 编号: PIDFP - RW2018009) 。 DOI:10.13891/j.cnki.mer.2018.12.010 现代经济探讨 2018 年第 12 期 62 学者对“熊彼特假说”是否适用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