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运用经方辨治疑难杂症经验

作者:洪靖;姜瀚;张芸旗;张杰; 刊名:中华中医药杂志 上传者:陈玉芬

【摘要】张杰老师上溯灵素,广探汉唐,博采明清,长期从事《金匮要略》教学工作,行医50余年,善从经方出入治疗各种疑难杂病。文章选择张杰老师运用经方治疗慢性结肠炎、慢性浅表性胃炎、子宫肌瘤、不孕症、糖尿病5则最具有代表性医案,结合前贤论述,开拓思路,以期促进仲景学术繁荣昌盛及各地域医学争鸣,对使用古代经方治疗现代疾病及经方创新具有重要的启示与借鉴作用。

全文阅读

张杰,全国第三批、第五批老中医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指导老师,国家级名中医,安徽省国医名师,安徽省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张氏幼承师训,学验俱丰,从事中医教学、科研、临床50余年,专攻中医内科杂病,临床善从经方加减,不囿成见,多有发挥。笔者有幸随侍左右,兹就其经方治疗疑难杂症学术经验介绍如下,以飨同道。乌梅丸合当归贝母苦参丸治疗慢性结肠炎患者某,女,39岁。2017年3月8日初诊。2016年9月23日肠镜提示:慢性结肠炎。刻下眩晕,精神不振,腹中冷,有肠鸣声,腹胀,泛酸,月经量少,伴痛经,大便时干时稀,带黏冻。舌红,苔白腻,脉细弦。西医诊断:慢性结肠炎。中医诊断:痢疾。证属脾肾虚弱,湿热中阻。治以温中补虚,清热燥湿,调和气血。拟方:乌梅20g,细辛3g,桂枝20g,花椒6g,干姜20g,炮附子(先煎)15g,当归15g,党参20g,炒川连10g,黄柏15g,生黄芪20g,浙贝母15g,苦参10g,炒吴茱萸5g,炒白芍20g,葛根30g,炒白术、炒苍术各15g,广木香10g。7剂,日1剂,水煎分服。二诊(2017年3月15日):大便已成形,但仍有腹胀泛酸,前方加草蔻10g。14剂,服法同前。三诊(2017年3月29日):前方效著,原方巩固,加益母草15g。继服14剂。四诊(2017年4月12日):大便不畅,先干后稀,前方去炒白术、炒苍术,加生白术30g,焦大黄10g。继服14剂,巩固疗效。随访3个月未复发。按:慢性结肠炎是一种原因未明、与自身免疫有关的直肠和结肠慢性炎症性疾病,病情缠绵难愈,反复发作,甚至经年不愈[1]。本病属于中医学“泄泻”“肠澼”“肠风”“痢疾”范畴,《素问·脏气法时论篇》曰:“脾病者,身重,善饥,肉痿,足不收,行善瘛,脚下痛,虚则腹满肠鸣,飧泄,食不化”。患者年近四十,阴气自半,脾胃虚弱,运化不及,水饮内停,而致眩晕,精神不振,月经量少,伴痛经。腹中冷,有肠鸣声,苔白腻皆为脾阳不足,失于温煦之候。水湿停滞,蕴而化热,湿热中阻,气机不畅,故泛酸,腹胀,大便时干时稀。本病虚实夹杂、寒热错杂,若单治热则寒势稽留,单治寒则热势鸠张,治疗上当寒热并用,攻补兼施。《伤寒论》第338条曰:“蚘厥者,其人当吐蚘……又烦者,蚘闻食臭出,其人当自吐蚘。蚘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曰:“妊娠,小便难,饮食如故,当归贝母苦参丸主之”。张杰根据乌梅丸“主久利”的特点,认为本方符合慢性结肠炎的病机,再合当归贝母苦参丸以养血开郁,清热除湿。方中以乌梅为主药,酸敛收涩,佐以细辛、桂枝、花椒、干姜、附子之辛温以阳气,散寒水;黄连、黄柏苦寒以燥湿泻热坚阴;党参、当归甘温以调脾胃、益气血;当归、浙贝母、苦参养血润燥,清热利湿;白芍、炒吴茱萸、炒黄连,取戊己丸之意,疏肝理气,止痛止泻;木香、黄连相合,取香连丸之意,以奏行气清热利湿之效,再加葛根、炒白术、炒苍术升脾阳以止泻。半夏泻心汤治疗慢性浅表性胃炎患者某,女,40岁。2017年2月28日初诊。胃镜显示:慢性浅表性胃炎(活动期)伴胆汁反流,查Hp(++)。刻下胃胀隐痛泛酸,嗳气纳呆,口苦口干,脘腹怕凉,消瘦面黄,恶心乏力,大便腹痛即泄,完谷不化,里急后重。苔黄厚腻,脉弦。西医诊断:慢性浅表性胃炎。中医诊断:胃脘痛。证属脾虚肝郁,寒热错杂。治以补脾柔肝,寒热同调。拟方:姜半夏15g,干姜15g,炒川连10g,黄芩10g,党参15g,炙甘草10g,白芍20g,防风10g,炒白术、炒苍术各15g,陈皮10g,广木香10g,炒吴茱萸6g。7剂,日1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