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解放的两个理论维度与现实的两种解放——论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人的解放的思想

作者:赵士发;冷金乘; 刊名:创新 上传者:都伟

【摘要】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深化了人的解放的思想,人的解放有两个理论维度:一个是对象化活动的解放;另一个是人对对象感性关系的解放。这两个理论维度分别对应着现实中的两种解放:一种是工人解放,即从异化劳动中解放;另一种是普遍的人的解放,即从私有财产中解放。人的解放的思想有理论和现实两个层面,解放的两个理论维度和现实的两种解放构成了马克思人的解放的思想的理论统一体。

全文阅读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马克思从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的关系,即私有财产是异化劳动的结果,得出了工人的解放包含普遍的人的解放,以及整个的人类奴役制包含在工人对生产的关系之中的推论。这里需要厘清的问题是,为什么是异化劳动生产出了私有财产,而不是私有财产带来了异化劳动,以及为什么工人的解放包含了普遍的人的解放,而不是普遍的人的解放包含了工人的解放。实际上,马克思人的解放的思想包含了两个理论维度,它们分别对应着现实中两种不同的解放。认识到《手稿》中关于人的解放的思想的丰富层次性,我们对马克思思想的认识会更加深刻。一、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马克思在《手稿》中明确表示,异化劳动是私有财产的直接原因,而这个因果关系发展到后来就呈现为相互作用的关系[1]166。马克思对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关系的定位虽然明确,但对它的解释又有些模糊,这就给后来学者的不同理解留出了空间。有人认为,马克思的文本在这里陷入了循环论证。即使不深入分析也知道,马克思当然不会容忍自己的思考有如此明显的循环论证,这就需要努力寻找手稿背后他试图表达的思想。韩立新教授经过对文献的梳理和分析提供了比较恰当的解释,他区分了马克思文本中想要表达的两种“异化劳动”和两种“私人所有”,认为马克思想要表达的概念序列是“异化劳动I→私人所有I→异化劳动Ⅱ→私人所有Ⅱ”。也就是说,一般的人类劳动带来了基于自我劳动基础上的私人所有,这种私人所有带来了属于他人的异化劳动,而这种异化劳动最终生产出了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2]。马克思要批判的不是私人所有I,而是私人所有Ⅱ。显然,只有对这两个概念做这样的区分,才能破解对马克思“循环论证”的指控,理顺马克思批判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的逻辑理路。马克思是从国民经济的事实出发,他所看到的事实是工人的异化状况。他指责国民经济学家不考察工人与产品的直接关系,这就遮蔽了劳动的异化。工人的劳动产品是异己的,它们不属于工人而是属于资本家,而工人、产品和资本家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是由异化劳动生产出来的。马克思写道:“通过异化劳动,人不仅生产出他对作为异己的、敌对的力量的生产对象和生产行为的关系,而且还生产出他人对他的生产和他的产品的关系,以及他对这些他人的关系。”[1]165关于《手稿》中私有财产的说法。马克思提出:“私有财产的主体本质,私有财产作为自为地存在着的活动、作为主体、作为人,就是劳动。”[1]178既然私有财产的本质是劳动,而劳动又分为非异化劳动和异化劳动,那么私有财产也就可以分为非异化私有财产和异化私有财产,不过马克思就是用私有财产来指称异化私有财产,“非异化私有财产”实际上是一个矛盾体。比如,马克思写道:“这种物质的、直接感性的私有财产,是异化了的人的生命的物质的、感性的表现。”[1]186这就明确限定了私有财产就是异化的,可见,马克思笔下的“私有财产”和日常所说的“个人所有”不是同一个意思。这样,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的关系就很好理解了,显然在逻辑上要先是异化劳动生产用于交换的产品,才能为资本家对生产和产品的支配关系提供可能。如果劳动者只是生产用于自身的产品且不用于交换,那么就不可能有他人来支配劳动者的生产活动和产品。在异化劳动中,人们不是出于自身劳动需要去生产产品,而是出于交换的目的从事生产,这是不劳动而能生存的资本家群体产生出来的逻辑前提。资本家一旦取得对劳动产品的支配权,私有财产就宣告诞生。而只要私有财产的地位巩固下来,使用商品渐渐成为社会习惯,并取代非异化劳动的产品,就会对异化劳动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强大动力。于是,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形成了一个相互作用的统一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