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人工物的意向性分析

作者:杨又;吴国林; 刊名: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上传者:田梅

【摘要】智能人工物既是工具意义上的人工制品,有被设计、被使用两种主要存在状态,是意向客体,其意向为他者所指向和赋予;也可是类主体,具有类认知能力、类道德能力、类情感能力,是意向主体,它能能动地指向自我、他我和世界的改造。同时,人工智能也是一种全新的技术类别,它在人、世界之间形成了四种全新的关系,即智能赛博格关系、智能复合关系、智能他异关系、智能背景关系。

全文阅读

第 36 卷,第 2 期 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Vol. 36 No. 2 2019 年 4 月 Studies in Philosoph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pr. ,2019 【收稿日期】 2018 -03 -16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基于信息技术哲学的当代认识论研究”( 15ZDB019) 【作者简介】 杨 又( 1988 - ) ,男,四川雅安人,华南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技术哲学等; 吴国林( 1963 - ) ,男,四川营山人,华南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物理学哲学、科技哲学、量子现象学。 智能人工物的意向性分析 杨 又,吴国林 ( 华南理工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广州 510641) 摘 要: 智能人工物既是工具意义上的人工制品,有被设计、被使用两种主要存在状态,是意向客体,其意向为他者所指向和赋予; 也可是类主体,具有类认知能力、类道德能力、类情感能力,是意向主体,它能能动地指向自我、他我和世界的改造。同时,人工智能也是一种全新的技术类别,它在人、世界之间形成了四种全新的关系,即智能 赛博格关系、智能复合关系、智能他异关系、智能背景关系。 关键词: 智能人工物; 意向性; 智能社会主义; 智能共产主义; 智能赛博格关系 中图分类号: N03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4 -7062( 2019) 02 -0061 -07 智能人工物与普通人工物的最大区别在于它加入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介入使智能物具有了某种类主体特征。于是,对智能物进行意向性分析,就需搞清如下基本问题: 智能物到底是意向客体还是意向主体? 如果是意向客体,它被谁的意向所指向? 如果是意向主体,它的意向指向于谁? 并且指向到底是认识层面的指向还是实践或价值层面的指向? 或兼而有之? 另外,在指向的过程中,相对于普通人工物与人、世界的关系而言,智能物与人、世界的关系是否发生变化? 如果发生变化,这种新的关系是怎样的? 本文先从意向性谈起,然后逐一回答并论证上述问题。 一 意向性 广义而论,意向性包含两大维度: 第一,意向指向。维贝克指出,由于人类经验的意向结构,人总是不能与他们所生活的现实孤立开来。人总是会朝向现实。他们不是简单在“想”,而总会“想”某物,不是简单在“感觉”,而总会“感觉”某物[1]388。实际,意识体验既涉及“在意识流当中的相互依赖的意向体验”,又涉及“与之相适应的理性内在共属体的现 实化运行” [2]39。除认识论意义上的意向性之外,还有实践意向性、价值意向性[2]27。因此,意向指向还涉及由意识外化为现实去创造物与价值的整个过程。第二,意向关系。首先,意向性涉及对具体主客关系本身的描述[3],它包含意向主体( Intentional Subject) 与意向客体( Intentional Object) ,二者分布于意向流的两端而构成统一极。其次,意向的背后还存在着一个更为广阔的背景视域( 周围世界) ,这一背景视域是意识的源流,在深层次引发意向如何生成。这样,意向性便涉及意向主体、意向客体及其与世界之间的关系问题。 二 智能人工物作为类主体( Subject - like) 一般而论,人作为主体具有三大能力,即认知能力、意志能力、情感能力。康德就说: “一切灵魂能力或者机能,都可以被回溯到这三种不能再从一个共同根据推导出来的能力: 认识能力、愉快和不快的情感和欲求能力。” [4]认知能力理解知识、处理知识; 意志能力解决道德、自由何以可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