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诺道德哲学的现实性——从反思现代性大屠杀的视角看

作者:周爱民; 刊名: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娄正科

【摘要】针对现代性大屠杀现象,阿多诺认为它给人们强加了一条新的定言命令。在现代性大屠杀时有发生的当下,阿多诺对奥斯维辛的反思无疑深具当下意义。与对现代性大屠杀的传统解释不同,阿多诺并不认为大屠杀仅仅是人类非理性的产物,是作为道德工厂的社会系统紊乱的产物,恰恰相反,现代性大屠杀与现代性相伴而生。冷漠被视为现代性背后的核心原则,它与理性形式化过程紧密相关。大屠杀并不是非理性,而是"理性"的现代人"恶的平庸"的产物。阿多诺的新的定言命令,不仅针对身处正常社会中的人的行为,也针对人的思维方式。新的定言命令无需理性奠基,其存在的可能性在于个体拥有"伦理上的附加物"。

全文阅读

第54卷 第6期 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Vol.54 No.6  2018年11月 Journal of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November,2018doi:10.16088/ ji.ssn.1001-6597.2018.06.005 阿多诺道德哲学的现实性 ———从反思现代性大屠杀的视角看 周爱民 (同济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200092)   [摘 要]针对现代性大屠杀现象,阿多诺认为它给人们强加了一条新的定言命令。在现代性大屠杀时有发生的当下,阿多诺对奥斯维辛的反思无疑深具当下意义。与对现代性大屠杀的传统解释不同,阿多诺并不认为大屠杀仅仅是人类非理性的产物,是作为道德工厂的社会系统紊乱的产物,恰恰相反,现代性大屠杀与现代性相伴而生。冷漠被视为现代性背后的核心原则,它与理性形式化过程紧密相关。大屠杀并不是非理性,而是“理性”的现代人“恶的平庸”的产物。阿多诺的新的定言命令,不仅针对身处正常社会中的人的行为,也针对人的思维方式。新的定言命令无需理性奠基,其存在的可能性在于个体拥有“伦理上的附加物”。 [关键词]阿多诺;道德哲学;现代性;大屠杀;奥斯维辛;新的定言命令 [中图分类号]B089.1,B82-05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1-6597(2018)06-0041-07 奥斯维辛集中营曾是纳粹德国时期建造的最大集中营。在此集中营内,数百万生灵惨遭屠杀。“奥斯维辛”现已被视为现代性大屠杀的代名词。针对现代性大屠杀现象,阿多诺认为它给人们强加了一条新的定言命令,即“如此安排你们的思维和行动,让奥斯维辛不再重演,以及诸如此类之事不再发生” [ 1]358。阿多诺曾在多处表述了相类似的定言命令,例如在《奥斯维辛之后的教育》一文中,他主张“对所有教育的首要要求是奥斯维辛不再重演” [ 2]191。他甚至激进认为,与这唯一的理想相比,即奥斯维辛不再重演,任何有关教育的理想的争论都显得琐碎与无足轻重。他甚至还断言,支撑奥斯维辛的基本条件仍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这种野蛮主义仍可能会再次发生。 面对该激进主张,人们不禁要问:以奥斯维辛为代表的现代性大屠杀有何独特性?为什么支撑它的基本条件仍没有改变?阿多诺的新的定言命令又有何独特性?特别是,阿多诺甚至认为根本无需为此定言命令提供证明,当人们面对此要求还索要相应的证明,或者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此要求时,这本身就是一个征兆,即奥斯维辛有可能会重演。确实,自从20世纪后半叶以来,现代性大屠杀仍在世界各地时有发生,并在当下仍然发生着。在此背景中,阿多诺针对大屠杀进行的哲学反思无疑深具当下意义。 一、对现代性大屠杀的传统解释 众所周知,因种族冲突而引起的大屠杀现象在人类历史上屡见不鲜,二战以来因种族冲突而造成的大屠杀仍然不断上演。① 一些学者就此认为,大屠杀源于人性中的阴暗面,它是现代文明需要不断努力去根除的对象。乐观者认为,随着文明的进程,这种基于非理性层面的冲突最终会被克服;悲观论者则强调,现代社会中仍然持续地爆发这类冲突,这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了现代性的失败,它说明现代性没有能力荡平这些潜在的 41 [收稿日期]2018-05-16 [基金项目]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阿多诺否定的道德哲学及其影响研究”(17CZX068);同济大学中央高校基 本科研业务费资助 [作者简介]周爱民(1987—),男,安徽无为人,同济大学助理教授,主要从事国外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研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