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意义

作者:徐晓宇; 刊名:理论月刊 上传者:孙旭颖

【摘要】世界历史内在地包含人类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动力机制,外在地展现为人类打破"地域性"的局限、使意识提升到"世界性"高度的过程。研究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需要把它置于世界历史思想形成的逻辑谱系中,在文本中挖掘其独特的理论价值,并展现其深切的实践关怀。对于马克思而言,世界历史不仅是思想,也不仅是视野,更是一种哲学方法论原则。领悟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原则,对于精准地把握马克思的思想,进一步指证、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世界未来走向,意义重大。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原则应着眼于客观性、现实性原则,总体的、辩证的方法,实践的即具体路径的实现。

全文阅读

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意义 [摘 要]世界历史内在地包含人类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动力机制,外在地展现为人类打破“地域性”的局限、使意识提升到“世界性”高度的过程。研究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需要把它置于世界历史思想形成的逻辑谱系中,在文本中挖掘其独特的理论价值,并展现其深切的实践关怀。对于马克思而言,世界历史不仅是思想,也不仅是视野,更是一种哲学方法论原则。领悟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原则,对于精准地把握马克思的思想,进一步指证、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世界未来走向,意义重大。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原则应着眼于客观性、现实性原则,总体的、辩证的方法,实践的即具体路径的实现。 [关键词]马克思;世界历史;历史唯物主义;卡夫丁峡谷 [DOI编号]10.14180/j.cnki.1004-0544.2019.02.002 [中图分类号]A8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544(2019) 02-0012-07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思想的哲学研究”(18BKS065);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网络意识形态话语权研究”(18KSB046)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徐晓宇(1981—),女,黑龙江省肇东人,哲学博士,东北石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徐晓宇 (东北石油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黑龙江 大庆 163318) ❘ ❘2019.02 ·马克思主义研究· 习近平指出:“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关于世界历史的思想。”[1]马克思认为,世界历史绝不是自然史,它内在地包含着人类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的动力机制,外在地展现为人类打破“地域性的”(“民族的”和“国家的”)局限,把意识提升到“世界性”的高度。不研究世界历史思想,不把握其方法论原则,就不了解马克思对世界发展趋势的预测,就不理解他所揭示的人类空间拓展带来的历史延展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就不能为当今中国乃至世界发展的基本问题提供科学的指导。 一、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的革命性变革 (一)思想史中的世界历史思想 萌芽状态的世界历史观念源于古代。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国的大同理想,都体现出人类从历史进程的普遍性探寻世界历史的可能性。发展形态 的世界历史观念伴随着近代世界市场的形成、民族和地域的狭窄性的打破。代表性的思想家有维科、康德和黑格尔。维科在《新科学》中提出,基于永恒的人性,民族史和地域史的发展体现为“理想的永恒的历史”的世界性趋势,体现为普遍的“觉醒—— 成熟——衰亡”的过程。这种观念虽然陷入历史循环论,但探讨了历史发展的一致性规律。康德指出,从狭隘的民族史和地域史的观点看,历史是恶的,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分析,历史才体现为以恶为动力且趋善的进程。 黑格尔的世界历史观是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直接来源。黑格尔在《历史哲学》和《法哲学原理》中提出,历史不是杂乱无序偶发经验事实的堆积排列,不是以表象方式存在的“实际存在的历史”——“原始的历史”和“反思的历史”,在其发展 ·· 012 演化中存在着“必然性”和“规律性”,这是以“缘何如此”的本质方式存在的“哲学的世界历史”。从逻辑维度上,历史是理性、绝对精神的外化。理性、绝对精神将区域性的“民族精神”提升为以自由为内核的“世界精神”,追求和实现普遍性是其重要品格,特殊性(民族性)未来只是作为理想而存在。在发生学维度上,缘起于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展现出整体性、关联性、动态性。法国大革命的“原则差不多灌输到了一切现代国家,或者以军事战争的方式,或者明白地推行到了各该国的政治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