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涉及的法律问题探讨

作者:张悦;李莅; 刊名:中国卫生法制 上传者:常玉芬

【摘要】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作为社会热点问题,矛盾突出,加之其本身专业性极强、技术含量高给司法诉讼带来很多难题。本文就一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例存在的问题进行浅要剖析,以期对司法审判实践有所裨益。

全文阅读

一、病案介绍患者,女,因“同房后阴道出血1年”于XXXX年3月3日入甲医院。入院前外院行宫颈活检,甲医院病理会诊为(宫颈3,6点)浸润型鳞状细胞癌,(宫颈10点)鳞状细胞原位癌,(右侧阴道穹窿)鳞状细胞原位癌。妇科检查显示宫颈后唇见外突菜花样肿块,直径2.5cm,触血。平素有高血压史,未规律服药。于3月6日在全麻下行腹腔镜下广泛全子宫+双卵巢输卵管切除+盆腔淋巴结清扫+腹主动脉旁淋巴结活检术,手术顺利,术中出血500ml,未输血。术后恢复可,血压平稳,3月11日出院。根据患者术后病理报告,考虑存在复发危险因素,故通知患者预约放疗并来院化疗。患者3月15日再次入院,完善检查后于3月16日行TP方案(多西他赛100mg+卡铂600mg)静脉滴注,化疗顺利,3月16日化疗结束后出院。出院时生命体征平稳。3月17日患者返程途中感觉腹痛,两次突发抽搐、休克。前往某县人民医院急诊救治,当晚转入乙医院,急诊诊断为:失血性贫血、重度贫血、失血性休克,宫颈癌术后化疗后,考虑腹腔内出血。23∶25急诊行剖腹探查术,估计出血与闭孔窝凝血块有关,考虑到患者病情危重,术后化疗后组织水肿,凝血时间有延长,不宜再深入探查,观察约30分钟,未见新鲜血流出;盆腔留置引流。转入ICU后1∶37患者引流管内突然引出鲜血,引流袋内见2 000~3 000血性液体,并出现心脏停博血压下降至55/22mmHg,行心肺复苏后患者无好转,考虑再次腹腔内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继续心肺复苏、升压、纠酸等。抢救无效,患者死亡。二、鉴定意见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患方向两被告提出医疗损害赔偿请求。法院委托**市医学会对两被告对患者的医疗行为是否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两被告的医疗行为与患者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是否属于医疗损害进行医疗损害鉴定,并出具了两份鉴定意见书。针对甲医院的鉴定意见为:1.本例不属于对患者人身的医疗损害。2.甲医院在医疗活动中存在对患者术后化疗时机掌握欠妥的医疗过错,但与患者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同时,专家组对甲医院在医疗行为中存在的不足分析认为:患者术前、术后病理确诊宫颈恶性肿瘤、阴道原位癌,脉管内见癌栓,浸润深纤维肌层,有化疗指征,采用的化疗方案(多西他赛100mg+卡铂600mg静滴)正确。3月15日患者再次入院时查血红蛋白75g/L,待患者血红蛋白达80g/L后施行化疗更妥。针对乙医院的鉴定意见为:1.本例属于对患者人身的医疗损害。2.乙医院在医疗活动中存在对患者剖腹探查手术不到位(未能找到出血点)、对凝血功能障碍认识及处置不足的医疗过错,与患者死亡的人身损害结果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3.参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患者死亡的人身医疗损害等级为一级甲等。4.本例医疗损害医方的责任程度为次要责任。三、该案件存在的问题及反思(一)法院应规范对鉴定意见的审查本案的焦点之一是法院对医学会对甲医院鉴定意见的解读,甲、乙两医院都不认可。医学会鉴定意见认为甲医院不构成医疗损害,化疗时机欠妥,但与患者死亡不构成因果关系。法院的判决书中认可“化疗时机欠妥”、“不属于对患者的医疗损害”,但认为过错程度严重,据此判定甲医院承担10万元赔偿。本案例一审后甲乙两医院都分别提起上诉,甲医院认为法院违背专业鉴定机构的意见,在没有科学根据的情况下作出“医疗过错程度严重”的结论;在没有“因果关系”的前提下,作出甲医院承担10万元赔偿责任的错误判决。乙医院则指出法院认定甲医院存在严重错误,但又认为与患者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逻辑错误;甲医院10万元的赔偿应该在总赔偿金额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