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如一的坚守——记新中国第一代水泥工艺专家陈允湛

作者:沈颖; 刊名:中国水泥 上传者:李晓沛

【摘要】一把老旧的藤椅,扶手上缠裹着布条,在双手无数次地摩挲下,藤条似涂了一层油般的光亮柔顺,却不合时宜地露出了一个洞;据说保养藤制家具最好的方法就是常用常坐,这使得椅子和椅子的主人都散发出一种历久沧桑的韵味。墙上一副手书:常乐益寿,一语道破主人长寿的玄机。陈允湛坐在藤椅上,面容安详,笑容灿烂,已经是九十五岁高龄,说起话来仍然感到中气十足。他是新中国水泥工业第一代人,是目前硕果仅存的几个人之一。

全文阅读

一把老旧的藤椅,扶手上缠裹着布条,在双手无数次地摩挲下,藤条似涂了一层油般的光亮柔顺,却不合时宜地露出了一个洞;据说保养藤制家具最好的方法就是常用常坐,这使得椅子和椅子的主人都散发出一种历久沧桑的韵味。墙上一副手书:常乐益寿,一语道破主人长寿的玄机。陈允湛坐在藤椅上,面容安详,笑容灿烂,已经是九十五岁高龄,说起话来仍然感到中气十足。他是新中国水泥工业第一代人,是目前硕果仅存的几个人之一。如果说耀县水泥厂是一部新中国水泥工艺的发展史,那么陈允湛就是这部历史的缩影,他自始至终存在,现在依然存在,见证并亲历了这段历史。陈允湛1924年3月出生,在江南水泥厂工作八年,1958年调至耀县水泥厂,直至今日。从六朝金粉的南京,来到荒莽萧疏的黄土高原,甘愿以大半生的时光、汗水奉献于此,心如止水,不离不弃,仅此一点,就令人感佩不已。陈允湛是江苏常熟人,父亲在浙江嘉兴开了一家造纸厂,销路很好,可惜一次操作不慎,把 未中和的纸浆排到了河里,那时的居民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污染,但河水脏了不能吃用却是不争的事实,故而把老爷子告到县里,县长亲自过问,老爷子赔了一大笔钱才算了事,“损失很大”,陈允湛这样回忆说。可见,排污罚款,在民国初年就已实行了。百年前的人们,与环境同为一体,无环境则无生存,故而对于环境的重视更胜后人。同时也说明,上世纪八十年代,浙江省的民营企业之所以名冠全国是有历史渊源的,“工业兴国”的理念根植、沉淀于一代又一代浙江人的心底,进而创造出民营企业的工业奇迹。但环境治理与前人相比似相形见绌,对于GDP极度渴望的同时却忽视了环境污染的隐患,乃至到了尾大不掉的地步。与陈允湛父亲的造纸厂相比,地域相同、族群相同,但结果却不同,其中的原因在哪里?九十五岁的老人表达间隙常有停顿与踟蹰,回答这个问题稍有难度,依笔者之见,是“穷怕了”的急功近利的浮躁心理导致经济发展与环境污染并行不悖,而恰恰缺少上世纪初国人那种宁静淡泊的生活态度。有一个办工厂的父亲,陈允湛小时的生活条件自然比较优裕。他有一个哥哥,小哥俩打小就性格迥异,哥哥小脑发达,动手能力强,会吃会玩会开车;陈允湛则相反,用现在的话讲是个“宅男”,一门心思念书,小学没毕业就跳级升入初中。大脑发达小脑却相对迟缓,哥哥开汽车,他连骑自行车都不会,老天爷的公平尤其表现在个人禀赋上。他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初中。笔者问:“您上的是哪所中学?”老人的记忆异常清晰:“孝文中学。”搜狗百科记载:孝友中学创办于1905年,是常熟最早的中学。至今也是江苏省示范初中,在常熟市堪称一流。陈允湛的学习在初中也是名列前茅,高中时进入苏州东吴附中,那也是一所著名高中。高中毕业,他顺利地考进了东吴大学化工系。东吴大学(Soochow University,SCU)于1900年由基督教监理会在中国苏州创办,是中国第一所西制大学,也是美国基督教在中国建立的早期教会大学之一,设有文、理、法三个学院,其法学教育在当时饮誉海内外。在东吴大学毕业的著名人士很多,广为人知的作家金庸是其中之一。1952年中国院系调整时东吴大学与苏南文化教育学院、江南大学数理系合并为苏南师范学院,同年定名为江苏师范学院,在原东吴大学校址办学。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改办为苏州大学。经教育部和江苏省省政府批准,苏州蚕桑专科学校、苏州丝绸工学院、苏州医学院先后于1995年、1997年、2000年并入苏州大学。东吴大学在上海的法学院,并入华东政法学院(今华东政法大学),会计系并入上海财政经济学院(今上海财经大学)。 大学的氛围培育和营造着一颗颗“读书种子”适宜的土壤与温度,陈允湛如鱼得水地接受着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