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政策效应及其影响机制——基于企业出口水平视角的分析

作者:胡浩然; 刊名:产业经济研究 上传者:常玉芬

【摘要】使用2000—2006年海关和工业企业数据,从企业出口水平角度对2003年以来的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政策效应进行评估,并且分析了政策影响企业出口水平的微观机制和市场调节机制。研究发现:(1)转型升级政策降低了加工贸易企业的平均出口水平。从微观层面发现,企业生产率和出口产品质量是影响企业出口水平的重要渠道,政策通过降低生产率和产品质量进而降低了企业的平均出口水平。(2)政策通过提高企业的进入、退出概率和降低新进入企业的存活概率,进而降低了企业的平均出口水平,市场调节机制的结果与不同经营主体企业的动态调整过程有关。(3)加工贸易企业可以通过自我学习效应和转变贸易方式提升企业出口水平,但是提升幅度没有超过企业进入和退出带来的降低幅度。研究认为,转型升级政策降低了加工贸易企业平均出口水平,内在原因在于企业面临调整成本,进而降低了生产率和产品质量,同时与企业动态变化的市场调节机制密切相关。政策促进了贸易方式的转化,这说明转型升级政策优化了贸易结构。

全文阅读

一、引言改革开放40年来,加工贸易对中国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做出了重大贡献,加工贸易出口长期占据总出口的一半左右。在减轻就业压力、引进外资和工业化等方面,加工贸易发挥了巨大的外溢效应。但是,中国的加工贸易企业处于国际分工体系的较低位置,仅能得到较低的利润分成,并且加工贸易行业高污染、高耗能的属性给环境和资源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劳动力、土地等要素的比较优势逐渐消失,并且随着东部地区环境、资源承载能力的降低,加工贸易发展的瓶颈越来越突出。因此,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逐渐成为中国调整贸易结构和产业结构的重要方面。此外,2018年以来的国际贸易争端,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越来越频繁,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贸易结构存在不合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出口产业在高科技、精密仪器等高端技术领域长期受制于人,中国亟须调整贸易结构和产业结构,进而促进出口产业转型升级。2003年中国首次明确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国家战略,为我们研究国家政策对出口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机制提供了现实案例。转型升级政策目标包括多个方面,主要为促进经营主体多元化、区域 布局合理化、优化生产模式等。并且,2003年以来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国家层面政策一直在持续跟进。那么,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政策是否有影响,政策效力带来了怎样的结果,这些问题都需要深入研究。我们认为企业层面平均出口水平的变动可以反映政策在企业和宏观层面的影响效果,为此,我们具体以企业出口水平作为政策效果的直接评估对象。但是,政策可能带来调整成本,进而在微观层面影响企业生产率等,因此我们需要理清微观层面变化与企业出口的关系。除此之外,我们重点关注政策影响下的市场调整过程,通过企业动态框架分析市场的调节机制。企业动态变化反映了行业和企业层面的资源再配置过程,我们可以具体分析哪些类型的企业进入、退出市场,以及哪些类型的企业更可能发生贸易方式转化。本文主要使用双重差分法对转型升级政策进行评估。研究发现,政策降低了加工贸易企业的平均出口水平,主要与企业生产率和产品质量的下降有关。通过提高加工贸易企业进入、退出市场的概率,以及降低新进入企业的生存率,进而降低了加工贸易企业的平均出口水平。二、文献综述现有关于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研究较多。刘晴和徐蕾[1]基于包含中国出口贸易事实的经典异质性贸易理论视角,认为消除劳动力市场扭曲、缩小不同劳动力之间的收入差距等措施是推动中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铁瑛和何欢浪[2]认为推动服务业和加工贸易联动发展并拓展生产链,从而可以通过衍生新兴产业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张燕生[3]认为应当注重国家战略、监管和外商投资等方面。还有学者认为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包括产品升级、价值链升级、企业能力升级和企业网络地位升级等方面[4-5]。另外,许南和李建军[6]主要探讨了中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在国家、产业和地区等方面所需的措施,还从微观角度给出了提升我国加工贸易国际竞争力的对策。尽管学者们的观点不同,但是大多研究集中于经验判断,缺乏直接的实验证据。企业自身转型升级比较困难,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Brandt and Thun[7]认为本土企业可能受到本国保护,尽管有些企业属于低端企业,但是不会受国际竞争环境的显著影响,并且高端企业倾向于为外国企业提供本地化的对接活动,最终限制了本土企业自我升级的潜力和动力。马述忠等[8]研究了加工贸易企业融资约束与其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提升的关系,结果表明,由于融资约束的存在,加工贸易企业向价值链更高环节攀升的困难更大。Pipkin and Fuentes[9]认为发展中国家企业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