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对抽象到“合理抽象”:马克思现实观的逻辑演进

作者:张正;李嘉谊; 刊名: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上传者:梁宝群

【摘要】"现实"是马克思哲学中的重要范畴,"现实"总是与"抽象"联系在一起,"抽象"一直被马克思当作是认识和把握"现实"的重要工具。从马克思对待"抽象"的态度上看,最初是以人本主义现实观反对资产阶级社会及其学说中的一切"抽象",将其视为实现人的现实性的阻碍。在历史科学的认识中,马克思重新肯定了"合理抽象"对认识"现实"的必要性与重要性,重新反思了"抽象"的能动作用及其与"现实"的关系问题,确立了"现实"之于"抽象"的优先地位。

全文阅读

众所周知,“现实”或“现实性(Wirklichkeit)”是马克思理论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概念。目前,国内学界主要集中于研究马克思现实观的一般特征,然而,马克思对“现实”的理解在不同的阶段具有不同的内涵,如果对其不同内涵缺乏一个准确的把握,便很难对马克思的现实观进行科学的界定,甚至会将马克思的现实观浅化或片面化。因此不能只停留在对马克思现实观一般特征的讨论上,而是要对其在不同时期所具有的不同内容进行深入研究。事实上,马克思现实观转变的过程中伴随着他把握“现实”方式的改变,因而我们可以从马克思分析“现实”方法的改变中把握其现实观的内容。在方法论上,“抽象”被马克思视为是把握“现实”的重要工具,因而马克思总是将它与“现实”联系在一起。从马克思文本中“现实”与“抽象”的关系上看,马克思的现实观具有三个层面的内容:一是反对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思辨抽象,二是反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现实抽象与经验抽象,三是在历史科学的前提下对抽象的肯定。一、反对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思辨抽象我们知道,马克思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黑格尔的现实观是从对“抽象”与“现实”关系的系统反思开始的,黑格尔将“现实”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地位,他认为哲学的内容和对象便是“现实”,甚至要求哲学的最高目的便是要确认“思想”与“现实”的一致,从而达到“理性”与“现实”的和解。是否能准确地把握“现实”,对于任何一门学科的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而黑格尔认为,在他之前以及与他同时代的许多哲学家们都没能把握到“现实”的深层意蕴,这与他们的抽象思维方式有关。在《哲学科学全书纲要》中,黑格尔提出了两种用以把握“现实”的抽象思维。一是形而上学与批判哲学的“抽象理智”或“抽象知性(abstrakte Verstand)”。黑格尔将这种“抽象知性”定义为是一种“非此即彼”的,不允许自身陷入矛盾的抽象思维方式(1),他认为,这种 思维方式不足以把握“现实”。二是思辨哲学中的“抽象的思维”。黑格尔认为,真理表现在两种语言里,一种是“感情的、表象的、理智的,基于有限范畴和片面抽象思维的流行语言”,另一种则是他所提倡的“具体概念的语言”(1)。与此同时,他认为思想要不停留于表象而要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这就需要抽象的思维。这种抽象思维的特点在于,它通过“后思(Nachdenken)”将意识提升到概念的纯思领域,并用概念代替流行的观念或者表象来思维,因而它能抓住纯粹的思想,并运动于纯粹的思想之中(2)。黑格尔因此认为,哲学与其他科学的区别在于形式而不是内容,这种抽象思维的重要之处在于它构成了哲学知识的形式,因而也是哲学区别于其他别的认识方式特征,“对于同一内容的意识,哲学与别的认识方式,既然仅有形式上的区别,所以哲学必然与现实和经验相一致”(3)。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阐明了哲学与“经验科学(empirische Wissen-schaften)”的差别:经验科学与其说是以“现实”为内容,毋宁说只是沉溺于经验之中——黑格尔认为经验是对“现实”的最初意识。一方面,它不能把握超出经验知识之外的对象,如“自由”“精神”“上帝”等,因而它在内容上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它总是基于现成所给予的材料以及直接的事实,只是从纯外在的和偶然的角度去理解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内在联系,这使得它不可能达到对“现实”必然性的认识。马克思对“现实”范畴的理解吸收了黑格尔现实观的深刻内涵并进行了转换。如果说黑格尔的关注点在于“什么是现实”的话,那么马克思则实现了问题域的转换,将“我们应当关注谁的现实”这一问题作为他对“现实”思考的出发点,并将“现实”的本体论依据从“理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