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鄞东潘火桥蔡氏家风家训对家族影响——以蔡氏旅沪同宗会为例

作者:唐凯艳; 刊名:浙江档案 上传者:李慧莉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鄞东潘火桥蔡氏家族系鄞州之望族,自古以来注重对后代的家风家训培育,蔡氏家风家训对于家族内部的凝聚力、后辈的行为处事产生了重要影响。本文在对蔡氏家训进行整理的基础上,归纳出家训文本内容并做出现代涵义的诠释。同时以蔡氏旅沪同宗会为例,希望通过论述蔡氏旅沪同宗会在团结宗族、造福乡梓方面的贡献,进一步阐释蔡氏家风家训的重要价值。

全文阅读

唐凯艳/杭州师范大学蔡氏,以蔡国为姓氏。蔡国始封之君为蔡叔度,系周文王第五子。《史记·管蔡世家》记载:“武王已克殷纣,平天下,封功臣昆弟。于是封叔鲜於管,封叔度於蔡。”公元前447年,蔡国“为楚所灭”,蔡国遗民仍以蔡为姓氏。永嘉之乱中原蔡姓家族开始大举南迁。唐代文宗时蔡姓在朝为官者受甘露之变事件株连,后隐居至苏州府长洲县文安乡豸绣坊,直至南宋高宗建炎年间(1127)二月遭金兵焚掠之战乱,由始祖靖庄公携眷迁入鄞州丰乐乡蔡家弄定居(今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蔡家弄),此为鄞州蔡氏之起源。靖庄公聚居蔡家弄至六世,有一重玄孙蔡楷,字子式,生于宋淳熙三年(1167),因追逐飞鸽与潘火桥退仕王姓御史结缘,御史遂将女儿许配于他。于是蔡楷至潘火桥为王家婿,即为潘火桥一世祖“千八一公”,史称“飞鸽追踪缔结良缘”[1]。自近代开埠以来,蔡氏十六房人蔡筠顺应时代潮流前往上海,“以货殖致富”,后回乡修建占地2102亩的树德堂义庄,为当时鄞县面积最大的义庄,为蔡氏家族奠定了“甬水名宗”的基础,此后蔡氏后代亦陆续经商,如蔡鸿仪受李鸿章招募参与上海机器织布局早期的筹股创建,开设蔡同德堂;蔡仁初发扬蔡仁茂五金玻璃号,成为“一市冕冠”。蔡氏家族发展的一个重大原因就是蔡家人继承传承下来的家训,家训既有儒家传统文化的缩影,又有家族本身的特色,家族成员对家训的信服和遵守使得家族内部巩固团结,家族辉煌得以延续。中国人自古注重庭训家教,将上一辈的人生经验凝缩成文,付诸文字以传子孙,告诫子孙立志修身,不可自恃门第、骄逸怠惰。通过亲身实践、对家族后代子弟立身处事的教诲,家风家训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后代的心性与行为规范。中国传统家风家训大多显露在古代的族谱、家谱中。一、蔡氏家族家训内容《鄞东蔡氏宗谱》(惇叙堂活字本)共二十三册(二十四卷),详尽记录了蔡氏家规家训,体现了蔡氏家风特色,以围绕教子立身、睦亲治家、处世之道为中心来延伸和扩展,以下为部分家训摘录:(一)家道不外人伦而尽伦之事,以孝弟为先。(二)立身莫先于立品,其大略有三,自安本分,不与他人之事,不贪非己之财,此清品也。笑言不苟,跬步必严,不与邪人为伍,此正品也。而品量之高者尤在于知礼明义,积德累仁,身室之往来酬酢惟礼以行之,义之外一钱不敢轻,义之中千金不敢吝。以直报怨,施恩不求感,加惠不沽名,临难不变操,无荒无怠,全始全终。福祚大,功德宏,此所谓高品也。人纵不能学高品,而立清品立正品犹可以自立其身。(三)家主为一家模范,司马温公曰凡为家长必谨持礼法,以御群子弟及家人,分以职授,以事责其成功,制财有品节,量入为出,以给衣食,供吉凶,公平正直,省裁冗费,禁止奢华,尚须留贮盈余,备不虞之用,而严别嫌疑。(四)凡有子弟者须教训严明。夫教子莫善于读书,读书可以光大门闾,状元宰相皆自读书来,非异人也,即或不能擢高科登伟第,而敦诗说礼之儒自足以竟门风,维名教。其他莫如教之稼穑,伊古以来耕与读并重。耕读之外,当视子弟之高下智愚,各授一业,令其知艰难,劳筋骨,知物理,通世务,达人情。苟任其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势必游手好闲,结交征逐,习樗蒲,耽花柳,是驱入饥寒道路,夺他富贵生涯。(五)处事莫善于和敬;待人须分亲疏厚薄;人之存心忠厚必立言忠厚,立言忠厚者必做事忠厚。(八)德本人之恒性,能全其固有而常以民物为怀,无往非德,亦无往非福矣。司马温公曰积金与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于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功于冥冥之中,子孙享无穷受用。夫千百阴功以救人为第一大。(九)凡各家主生子具其年月日时,告于宗长,听令序名,生女必须收养,勿得淹溺;乞养之子,毋得紊乱行第。(十)凡我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