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对功利主义法学观的批判及当代启示

作者:徐晓; 刊名:重庆社会科学 上传者:赵永诚

【摘要】功利主义的目的是实现人的最大幸福,避免痛苦,与经验主义的方法有紧密的关系。它重视研究和识别人的行为,坚信人们可以认识行为的趋向。功利主义深刻影响着人们的道德观、法律观,为人们认识法律现象提供了新思路和新视角。马克思恩格斯意识到了功利主义对法律现象产生的重要影响,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功利主义法学观的历史意义,同时从本质、方法、价值三个角度揭示了它的历史局限,指出功利主义法学观依然未能超越时代赋予它们的限制。马克思恩格斯对功利主义法学观的三重批判对当前我国的法治建设具有重要的启示。我国的法治建设需要重视经验,但要警惕对经验的过度迷恋。对法律现象的认识,既要充分重视经验,又要注重抽象力,辩证地分析中国的法治建设,积极构建我国的法治话语体系。

全文阅读

自19世纪以来,功利主义一度成为占据西方哲学顶端的思想流派,深刻影响着西方社会的政治观、道德观与法律观,直接导致了实证主义法学的兴起,催生出奥斯丁、边沁等一批法学家,且一直主导着西方的立法与司法实践。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法学观的关系问题是一个不被重视且容易被误解的领域。尽管学界重视功利主义对马克思恩格斯产生的重要影响,甚至一些学者还认为马克思恩格斯从本质上来说可以归于功利主义这一学派,但鲜有学者从法学的角度讨论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功利主义对法学的影响是深刻的。马克思恩格斯非常关注功利主义法学观,也深受其影响,在充分肯定它的历史功绩的基础上,极为深刻地揭示了功利主义法学观的本质,并对其进行多层次的批判。这无疑对我们认识法的现象具有重要的意义。学界有关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之间关系的讨论,有以下几个重要的观点。一是把马克思恩格斯归于功利主义,认为他们提出的生产力发展的标准实质上就是实现最大化的社会总福利,因此他们在本质上也是属于功利主义流派的[1]。当然,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尽管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一个比较系统的学术名称体系,但实质上与功利主义并没有什么不同[2]。虽然这一观点承认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之间的紧密联系,但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贡献,因而不能得到广泛的认可。这就引起了第二个影响较大的观点,即“超越论”。它认为青年时代的马克思恩格斯的确有着较强的功利主义倾向,然而随着他们思想的发展,逐渐认识到功利主义哲学的本质,超越功利主义也逐渐成为必然[3]。然而,这种超越是怎样的,是如何完成的,学界的认识也并不十分清晰。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利益说”,它把功利主义等同于利益,不过此利益已经不再是个人的利益,而是阶级利益[4]。它不仅比较成功地论述了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之间的密切联系,而且还指出所谓的超越是站在无产阶级利益的基础上去认识、评价功利主义的本质,进而提出要实现无产阶级的利益就必须进行生产关系的革命。概言之,有关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关系的研究是比较丰富的,且呈现出层层递进、逐渐精细化的态势。不仅如此,这些研究实际上也隐含了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法学观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丰富的研究基础。虽然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法学观之间的关系目前仍未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但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首先,它关系到马克思恩格斯如何看待功利主义法学观的哲学前提和方法基础——经验主义的问题,或者说通过法学的视角,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论述经验主义在认识法的现象中的重要作用以及限度的。喻中教授曾以恩格斯的《英国状况·英国宪法》为研究文本,详细阐述了“恩格斯采用了经验主义的研究方法,通过这种方法,恩格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给我们描绘了一幅现实中的宪法图景”[5],并指出这种方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其次,功利主义与法学之间具有天然的亲缘关系,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边沁、密尔等人的著作中得到证明。总之,马克思恩格斯与功利主义法学观的关系问题无论是在深化对功利主义的认识上,还是在发掘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功利主义法学观的当代启示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值得进一步关注。一、功利主义的兴起及其对法律理论的影响宣告功利主义诞生的标志性著作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和边沁的《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6]。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英国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影响深远的工业革命。这场由蒸汽机开启的工业革命极大地促进了英国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近代工厂制度的诞生,使资产阶级在英国确立统治地位成为不可逆转的事实,同时也使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对立的阵营——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英国工业革命不仅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