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听角度下姜文电影的浪漫主义

作者:秦奋; 刊名:中国民族博览 上传者:杨雪斌

【摘要】姜文所导演的电影具有明显的浪漫主义风格,利用各种视听手段表达了其浓郁的浪漫情怀和主观内心感受,反映其本人对于时代现实的真切感受,善于通过色彩对比造成情绪上的反差,以增强作品感染力,同时,运用反讽美学和情感化音乐达到讽刺社会现实和渲染主题的目的。

全文阅读

浪漫主义诞生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是对18世纪启蒙运动的反抗。柏林曾在《浪漫主义的根源》一书中提到:“我从未想过给浪漫主义的性质和目的下个定义,因为,诺斯洛普·弗莱明智地告诫过我们,如果有人试图证明某些特征是浪漫主义诗人的显著特征,那么必定会有别人从柏拉图或迦梨陀娑那里找到反证。”(1)由于运用范围太过广泛,迄今为止,浪漫主义也没有一个精确的概念。现在,电影运用浪漫主义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逐渐成为了一种创作手段。张希认为:“我国20世纪60年代电影尽管没有前一时期的现实主义风格,也没有新时期电影的多元化风格,但时代的特色也使它具备了独一无二的浪漫主义风格。”(2)说明我国很早就从西方引进了浪漫主义并开始融入本国文化中。最典型的就是20世纪30年代,孙瑜导演的影片《小玩意》就大胆运用了浪漫主义。但是,浪漫主义目前在我国发展并不理想,现实主义明显占上风。而周星认为:“在以纪实手法阐释现实主义的第六代导演中姜文是与众不同的,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以诗一般的语言描述了影片,具有浪漫主义气息。”(3)认为在现代导演中姜文的电影可以说是最具浪漫主义风格的。而视听语言作为电影艺术的重要表现手段也成为了电影中体现浪漫主义的一种表达方式。本文将从视听语言角度对姜文所导演的电影的浪漫主义进行初步探讨。一、通过有意蕴的镜头放大主人公主观内心浪漫主义者弗利德里希席勒写道:“艺术家应该描写的不仅是他眼前看到的东西,而且是他在自身看到的东西,如果他在自身什么也没看到,那么他就不可能描写他在眼前看到的东西。”(4)因此,浪漫主义者在看待客观事物时,是看他们在主观内心世界形成的样子,而不是原本的样子。也是因为浪漫主义在思想上就侧重于主观理想,注重个人感情,所以它总是把人物的主观内心表现给大众。姜文电影中总是会出现一些有意蕴的镜头语言,这些镜头大都展现出一种自由奔放的抒情视野,从而放大了对人物主观内心的描绘。比如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常常以仰视角度拍摄主人公马小军,这使得主人公的人物形象变得高大;还有马小军跳水的场景,俯视、仰视、平视结合使用,而在电影中九十度垂直的俯视镜头是很少出现的,因为它带有极大的象征性寓意。在电影中,这个时候正是马小军在强暴米兰后被孤立的时候,因此,此时的跳水其实代表马小军对自己的灿烂青春的一个告别,垂直仰拍表达了一种坚持向上的精神。姜文用拍摄的角度、景别使得主观内心世界的抒情被强化,更明显地表达了主观精神。再如《邪不压正》中李天然与寡妇裁缝一个在屋顶一个在屋下的自行车上的镜头,运用俯拍和仰拍交替的一种快节奏,营造了一种浪漫、暧昧的气息,特写脚蹬自行车的镜头向我们传达了当生命在这一刻转动时,仿佛只记得送自己自行车的人的心意和那人送出这辆自行车的初衷,天地间只有我们在对话,忘记一切烦恼与仇恨的美好理想,透过镜头使观众们感到主人公对清新、自由、潇洒的生活的向往。在以上两部影片中,姜文都拍摄了大量的屋顶戏,从而延伸出一种屋顶美学。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当马小军在屋顶上时,代表着人物内心对青春的渴望迷惘,屋顶之下就是盲目跟随时代的青春。在《邪不压正》中,屋顶之上表达人物内心对干净、自由、浪漫、有灵魂的气息的向往,屋顶之下表达人物深陷各种江湖权谋中的无奈与悲哀。这些镜头放大人物内心情感的同时也影射了导演姜文的内心感受。二、运用色彩对比带动观众情绪反差浪漫主义在艺术表现上,是与古典主义学院派完全相对的。它不赞同呆板的如雕塑般的外形,反对过度重于素描的表现手段,它所注重的是光线和色彩的强烈对比上的饱和色调。重对比是浪漫主义重要的美学原则,雨果就提出了与古典主义的纯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