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的法律路径——从西方经验到中国语境

作者:谭畅;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纪艳

【摘要】体育明星越来越成为大众关注和模仿的对象,大量商家由此发现了"商机",抢先将体育明星的姓名注册为商标,利用其影响力和号召力,以达到促进商品和服务销售的目的,以攫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体育明星的姓名权却因此遭到侵犯,体育明星为维护自己的姓名权,往往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体育明星的姓名权保护刻不容缓。国外对姓名权的保护主要分为以英、美等国为代表的商品化权保护和以德、法等国为代表的人格权保护。我国在现有法律体系的基础上,已经事实上形成了姓名商品化权益与姓名权分立保护的二元格局。

全文阅读

2016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乔丹商标案”作出了判决,裁定乔丹(中国)有限公司注册“乔丹”商标侵犯了著名球星迈克尔·乔丹(Michael Jeffrey Jordan)的姓名权。这一判决在全国篮球迷中引起了激烈讨论。与此类似的,还有前些年发生的“易建联”、“姚明”、“刘翔”、“宁泽涛”等中国体育明星的姓名权官司等。越来越多的案例表明,在商品经济的时代,体育明星姓名的商业价值日渐高涨。姓名权在人格权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而保护人格权是现代文明进步国家的表征。其中,对体育明星姓名权经济价值的保护,又突显了国家体育产业的发达及商业繁荣。最早开始保护体育明星人格特征商业利用的美国,于1950年代开始以商品化权(right of publicity)保护个人的姓名权、肖像权等权利,后渐受到各州判例法、最高法院及成文法的承认。随着我国体育产业化发展,国内对于体育明星姓名权经济价值的保护日渐重视,除上述知名度较高之案件外,每年仍有相当多案件于法庭争讼。虽然在现行法律中,并未将商品化权设专法保护,但对于姓名权的商业利用,得以人格权的经济侵害、商标抢注、不正当竞争等理由进行规制。本文以体育明星姓名权为中心,分析国内外姓名权保护模式,探讨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之路径。一、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的必要性(一)体育明星姓名权是人格利益的体现人格权指存在于权利人自己人格上的权利,亦即以权利人自己的人格利益为标的之权利。姓名权是人格权的一种,体育明星姓名是其人格的体现。保护体育明星姓名权的目的在于防止发生社会公众的混淆。针对译名、自然人特定名称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乔丹”案时提出了“稳定对应”标准,即在“稳定对应”的基础上,承认自然人就其译名、特定名称享有姓名权保护。(二)体育明星姓名权是商业利益的体现体育明星的姓名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在当红时期进行商业上的开发是他们的首选。2017年中国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前100名中,郎平、姚明、孙杨、马龙、朱婷等五位明星上榜。据美国《福布斯》评估,仅“林书豪”三个字的价值就约1亿人民币。体育明星的姓名相当“值钱”,大量商家争先将体育明星的姓名注册为商标,而体育明星维护自己的姓名权却要付出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甚至需要花重金买回自己的姓名权。体育明星姓名权易受侵犯,而维权之路漫漫。从传统民法的角度出发,姓名权作为一项人格权,人人享有之,且都具有一定的潜在商业价值,普通人同样可以通过使用自己的姓名,以取得相应的经济利益。但是,由于个人在社会中所处角色不同而对社会的影响不同,因此,不同的人使用其姓名所获得经济利益是不同的。体育明星在某一时期的体育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就,受到公众的赞赏和崇拜而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此人的姓名就具有较高的利用性,其经济利益就会凸显出来。例如,丰田曾开出1.6亿的代言费只为买下“姚明”这个名字;在美国的一起案件中迈克尔·乔丹的律师告诉陪审团,Michael.Jeffrey. Jordan的名字对耐克公司来说至少价值4.8亿美元,而每一次商业用途的市场价值估算都超过1000万美元。因此,个人姓名所承载的经济价值是存在差异的,体育明星的姓名具有更大的商业价值。在“怀特案”中,美国法官认为,某人越有名,就有越多的人知晓他的名字,若将其姓名注册为商标使用到相关产品或服务上,其产品或服务的影响范围就越广。大众心目中的“偶像”,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容易引起普通公众的注意,从而可以帮助商家起到促进商品销售的作用。二、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的域外经验世界各国对体育明星姓名权的保护模式不尽相同。以美国为代表的一部分国家,从实用主义出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