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铁军教授从“六腑以通为用”论治脾胃病经验

作者:邹文爽;邓厚波;王汉;施雯琪;刘铁军; 刊名:亚太传统医药 上传者:高四洲

【摘要】"六腑以通为用"是中医对脏腑生理功能的最经典论述之一,在治疗脾胃病时谨记此则,常可收到事半功倍的临床效果。刘铁军教授从事中医内科临床、教学、科研40余载,对中医优势病种——脾胃病治疗有独特见解,基于"六腑以通为用"理论,提出了"从腑气不降状态论治脾胃病",治疗寒、热、虚、实及虚实夹杂脾胃病及其兼证,在临床中取得了很好的疗效。

全文阅读

祖国医学将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称之为六腑,六腑名曰“传化之府”,其生理特点是“以通为用”“通降下行为顺”。《素问·五脏别论》谓:“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说明“实”是六腑的生理,而“满”是其病理,强调六腑保持通降,才能发挥正常的生理功能,而通降失常,必将导致多种疾病产生[1]。导师刘铁军教授是长春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级名老中医,吉林省名中医,第四、第五、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基于“六腑以通为用”经典理论,提出六腑以“不通”为病,以“通泻”为治,运用通降理气、通里攻下等法,治疗腑气不降状态下的脾胃病,取得了良好疗效,浅析如下。1理气和胃,通则不痛以治胃痛胃痛是以胃脘部疼痛为主要症状的病证,常伴纳差、恶心、泛酸、烧心,可有肠鸣、腹泻,亦可有大便干结。此病在脾胃病中最为常见,发病率较高。据临证所知,胃痛原因有七:一曰气滞,二曰虚寒,三曰停饮,四曰停积,五曰郁火,六曰伤食,七曰血瘀[2]。刘教授认为,胃痛的基本病机是胃气阻滞,胃失和降,不通则痛。治疗上多用通法,使脾胃纳运升降复常,气血调畅,其痛自已。清代高士宗指出:“通之之法,各有不同,调气以和血,调血以和气,通也;上逆者使之下行,中结者使之旁达,亦通也;虚者助之使通,寒者温之使通……”如寒凝者当散寒行气;食积者当消积导滞;气滞者当疏肝理气;血瘀者当活血化瘀,尤其对于“久痛入络”者需用辛润通络之法,这样才能把握“胃以通为补”的真谛,灵活应用“通”法。2标本兼顾,理气通降以治呃逆呃逆是指胃气上逆动膈,气逆上冲,喉间呃呃连声,声短而频,不能自止为主要表现的病证,在临床十分多见。《内经》首先提出病位在胃,胃居膈下,其气以降为顺,胃与膈有经脉相连属,胃失和降,胃气上逆动膈,上冲喉间,发为本病。如《素问·宣明五气》谓:“胃为气逆则为哕。”呃逆之证病因繁杂但总归气逆。辨证以虚实为纲,治疗宜标本兼顾,治本者,无非实则夺之,虚则补之,具体有寒者温之、热者清之、痰者祛之、滞者通之、阳虚温阳、阴虚滋阴等治则;治标者,总归逆则降之,此为常法,然在临证中发现有一部分病例仅予上法未能取得满意疗效,考虑胃与大肠具有传化水谷的功能,需要不断地受纳、消化、传导和排泻,虚实更替,宜通不宜滞,若腑气不降势必影响胃之和降,致胃气上逆动膈而加重呃逆频作,临证中刘教授常根据“六腑以通为用”理论,以“通法”贯通,指出理气通降当为基本治则。多以五磨饮子为主方,取木香、乌药解郁顺气,枳壳、沉香、槟榔通腑降气。可加丁香、代赭石降逆止呃,若痰郁化热,则合用黄连温胆汤;若积滞内停,脘腹胀满,大便秘结或里急后重,可用小承气汤通腑泻热,或用木香槟榔丸行气导滞,腑气通则胃气降,呃逆自止,属上病下取之意。3驱邪扶正,和胃降逆以治呕吐呕吐是指胃失和降,气逆于上,胃内容物经食管、口腔吐出的一种病证,可见于西医学多种疾病,如急性胃炎、贲门痉挛、胰腺炎、胆囊炎,以及某些急性传染病或颅脑疾患等,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由于呕吐能使胃气受损,谷不得下,气血生化之源大受影响,故应及时治疗,因其成因不同而治法众多。如外邪犯胃者,宜疏邪解表和胃;饮食停积者宜消食导滞;痰饮内阻者宜温化痰饮;肝气犯胃者宜调肝解郁,兼以和胃降逆;偏于虚者重在扶正,对脾胃虚寒者宜温运脾胃,对胃阴不足者宜养阴润燥,并兼降逆止呕。刘教授认为,在审因论治中,无论选用何种治则,皆应注意配合和胃降逆药物,以顺应“胃气以下行为顺”的正常生理功能。而降逆止呕药中,以半夏、代赭石效力最著,而于苦降辛开一法中,生姜味辛,黄连味苦,为该治法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药物,值得参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