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旋多巴对脑深部电刺激术中微电极记录及手术疗效的影响

作者:柳雯;张修民;陈礼道;付锴;张继波;刘学猛;张捷; 刊名: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 上传者:刘建毅

【摘要】目的:探讨脑深部电刺激术(DBS)术前服用左旋多巴对局麻下行术中微电极记录及手术疗效的影响。方法:回顾性分析2014年10月-2018年2月行双侧丘脑底核电刺激术治疗原发性帕金森病患者87例。随访6月,分为术前服药和术前未服药组,并对两组术中微电极记录长度、微电极针道数及术后疗效进行对比分析。结果:术前服药组左、右两侧微电极电信号长度长于未服药组(P<0.05)。术后1个月和6个月UPDRSⅢ评分平均改善率在术前服药组中较高(P<0.05)。微电极记录(MER)针道数、术后减药量、Hoehn-Yahr分期改善在两对照组中均无统计学差异。结论:脑深部电刺激术术前服用左旋多巴有利于微电极电信号的获取,并改善术后疗效。

全文阅读

课题来源: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编号:2016YFC0105900)to DBS procedures benefits the collection of MER signals and improves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opera-tion. In addition, it did not have impact on the number of microelectrode tracks needed to obtain ade-quate microelectrode recording.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一种常见的神经系统变性疾病,以中老年人为多见。临床表现为静止性震颤、运动迟缓、肌强直和姿势平衡障碍。脑深部电刺激术(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已经成中晚期帕金森患者重要的治疗方式,可明显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减少药物引起的副作用[1,2]。传统的手术方式要求患者术前3 d停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术前12 h停用左旋多巴类药物,以便术中评估测试刺激的疗效[3],但部分病人因为严重的撤药反应而导致手术困难。因此,2017年3月起我们在术前让病人继续服用多巴胺类药物,取得良好效果。本文回顾性分析了脑深部电刺激术前服用左旋多巴对局麻下行术中微电极记录(micro-electrode recording,MER)及术后疗效的影响。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本研究收集了2014年10月-2018年2月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双侧DBS手术的帕金森病患者87例。2017年3月前所有患者术前均常规停用左旋多巴类药物,在此之后所有手术病人术前继续服用左旋多巴类药物。根据术前是否继续服用左旋多巴类药物分为术前服药组和术前未服药组。病例选择标准:(1)符合英国帕金森病学会脑库关于原发性PD诊断标准[4];(2)行双侧丘脑底核脑深部电刺激术;(3)抗帕金森药物出现疗效下降或严重药物副反应。排除标准:(1)帕金森叠加综合征或各种继发性帕金森病;(2)明显医学共存疾病影响手术或生存期;(3)有慢性疾病且预期生存期小于1年。1.2手术方法手术当天在安装头架前根据患者平日用药方案服用美多芭(多巴丝肼片,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1次,局麻下安装Leksell G立体定向头架,行MRI扫描,采用FrameLink手术计划系统(Medtronic,USA)计算靶点坐标、入颅点及最佳手术路径。术中运用微电极记录(AlphaOmega,Isra-el)确认靶点位置,统计在丘脑底核(STN)记录到的电信号长度。宏刺激确认疗效和副反应后植入治疗电极,再次测试电极刺激的疗效和副反应。将电极固定好后于全身麻醉下将脉冲发射器植入并固定于锁骨下皮下组织内,通过延长导线与电极连接,测试电阻抗正常后手术结束。术后1个月,返院启动脉冲发生器并设置参数。1.3评价指标分析手术过程中为获得满意的电信号所需微电极针道数和所记录电信号的长度,以此评价左旋多巴对术中微电极记录的影响。术后通过门诊随访获取减药量、URPDSⅢ评分改善率及Hoehn-Yahr分期改善情况,以此评价手术疗效。1.4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 22.0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组间比较采用两组独立样本t检验;非连续资料:(1)定性资料用数值和百分比表示,组间比较用卡方检验;(2)有序变量用M(QL,QU)表示,组间比较用秩和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结果2.1患者基本信息共收集到行双侧DBS手术的帕金森病患者87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