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纪念——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设计回顾

作者:叶长青;吴克锁;张红虎; 刊名:建筑与文化 上传者:徐博

【摘要】文章对丽水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项目设计的过程进行了回顾,从"一个公园""两个区域""折中建筑"等多方面展开论述。分享了设计在常规纪念之外,对开放性、公众性和世俗化的思考,希望为民众创造一个有历史感、最大开放、在地化的场所。

全文阅读

引言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项目,选址于丽水市紫金路南端,江滨绿化带北侧(图1)。项目用地面积约12000平方米,基地内现有保留建筑刘英故居及西南木构民居建筑。新建纪念馆总建筑面积3581平方米,功能包含展厅、办公、资料室、报告厅、红军标语展廊及其他辅助用房。一方建设新地周边是高耸的过江塔桥和一派残垣断壁的拆迁现场(图2),面对这样一个充溢着奇特力场的建筑基地,我们似乎有着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惶恐。这个基地中原有一所民居(图3),因为一个历史人物在此居住过一段时间而得以保留。也正因如此,此地拟将放大新建一座新的纪念建筑。面对场地上的已有的模糊的历史,我们有着自己的犹豫,因为这种犹豫,我们不愿信手去塑造一个常规意义上的纪念厅堂。是否可以有适当的理解与表述,既能面对历史的诘问,也能面对当代的需求;能借机历史的局部,却指向更为中立的未来?1设计展开1.1一个公园首先想到,这个项目是否可以有一个景观性的解读?基于此,我们选择“开放的纪念”作为设计起点。项目南侧江岸在城市更新中早已成为江滨公园的一个部分,既然如此,我们是否可以以一个带状的小公园来面对这个情景(图4),既然是纪念馆,就让它更加直面公众行为与视线——空旷既是现实的元素,也可做积极的伸延。由此,我们进一步寻找到丽水市档案馆中最早的区域地图,与现状进行比对,决定尝试再现这一特殊地段的记忆信息——将一定距离内的曾经相邻的建筑以景观地景的形式予以追溯(图5)。如此,我们以现存建筑的左右两条纵向主路为界,提拟了曾经的场景基址,上面统一围筑地垄墙基,栽培花草灌木,希望观者在这些特殊肌理的花园之间行进可有些似是而非的记忆(图6)。“纪念性建筑物……而是更为广泛的含义,体现一种活着的纪念物,以纪念人和事,不只是纪念用地,而且是公共活动的用地”[1]。这个公园无疑是向公众完全开放的空间,是周边居者晨昏休憩的处所(图7),并在特殊时节,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中小学生纷纷涌入(图8)。公园为他们提供了最大程度的集散和全空间教育场所,伴着畦畦花木和红色雕塑及革命标语墙(图9),成为一个既凝重又淡然的纪念公园。1.2两个区域因由中央纪念公园的切分,项目用地自然地被划为东西二区。如此,设计将功能相应分为东侧的展示区和西侧的辅助区两个部分。东区建筑由前广场进入,通过前庭、门厅入序厅后,正式进入主要展厅,并由南而北,由底层至二层,之字形流转后再次回到底层,最后以光明厅为结束点。其中迂回绕转,有着革命由点到面、由微而著的隐喻……西区建筑包含有临时展厅、多功能资讯厅、研究室和内部办公等多项功能。有别于东区建筑的线向组织,西区建筑强调自由灵活使用,建筑于东、南、西方向均设有进出口,活化正常使用(图10、图11)。至于东西区之间的纪念馆,则仅对老建筑外部的围墙花园适当整理,内部界面均未作任何变动,体现自在生活的气息(图12)。稍有意外的是,建筑西区角部地界内原有一座图1 区位环境图图2 江滨拆建场景图3 刘英故居图4 总平面图图5 设计演进图6 鸟瞰效果图 两层木楼,已有60多年历史,因超出原规划要求拆除,后经现场踏勘并建议,最后得以保留,并通过适当修葺后成为一处研究、接待的理想场所(图13)。而上述使用建筑空间之间,始终串织多个维图片来源:图1、4、5、6、10、11源自项目设计文本资料图2、3、7、8、9、12-18均为自摄图19为黄海摄影图7 纪念公园图12 故居前院图9 红军标语展廊图14 西侧通巷图8 爱国教育公园图10 一层平面图图11 二层平面图图17 建筑局部图13 留存木楼和新建筑图15 盆景园图16 入口广场实景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