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流通产业发展对区域经济影响的实证分析

作者:全毅文; 刊名:商业经济研究 上传者:张士中

【摘要】本文基于经济学研究方法,通过构建计量模型,对京津冀流通产业与区域经济发展进行实证分析,最后得出相关结论,期望通过本文的研究,能对京津冀流通产业的发展有所裨益。

全文阅读

156 商业经济研究 2019 年 4 期 京津冀流通产业发展对区域经济影响的实证分析 变量选取与基本假设 京津冀流通产业的疏解转移会改变区域产业的整体结构,同时也是产业链形成的一种表现形式;而京津冀区域流通产业异质不仅是流通网络布局改变的直接体现,也被称作为人力和财力相互融合的产物(周晓美,2018)。产业疏解转移是在产业结构发生变化的前提下实现的,该疏解转移过程主要表现出两种特点:一是由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区域向低水平区域“扩散转移”,二是由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区域向高水平区域“回流转移”。也就是说,“扩散转移”是将发达地区先进成果分享给落后地区,而“回流转移”是进一步巩固优势产业的市场地位(彭正银等,2018)。因此,本文猜测京津冀流通产业异质对产业的疏解转移具有一定影响,基于“扩散转移”和“回流转移” 理论,本文提出以下两种假设: 假设 1:“回流转移”导致京津冀流通产业异质对产业疏解转移具有正向影响; 假设 2:“扩散转移”使得京津冀流通产业异质对产业疏解转移具有负向影响。 本文主要从产业、地区两个视角来选取变量,以探索京津冀流通产业异质与区域流通网络的表现形式。将劳动供给水平和投资水平确定为产业因素,同时选取人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市场结构来测度有关地理因素的指标。本文用京津冀每一个产业在连续两年内的总产值占整个流通产业产值中的比重来反映产业疏解转移程度,产业异质情况通过各产业区位熵来描述,通过京津冀省级各行业的员工总数来表示劳动供给水平,以京津冀省级各行 全毅文 副教授(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 呼和浩特 010070)中图分类号:F724 文献标识码:A 业固定资产提升数量来表示投资水平,通过京津冀省级各行业从业员工的平均薪资来表示人力工资水平,以京津冀省级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元 / 人)来表示地区的发达程度,以京津冀省级市场分割指数(100 倍)表示地区市场分割情况,相关指标见表 1 所示。 本文通过分析三省市在 2010-2017 年省级面板数据,来探索产业疏解转移的影响因素,将流通产业主要分为零售业、物流业、服务业。同时,为了避免数据量级的差异性对实证结果造成偏差,本文对l、k、w、pgdp和segm 相关数据予以对数处理。构建计量模型如下: 式中,i 为不同行业(1 代表零售业,2 代表物流业,3代表服务业),p为省市(1代表京,2代表津,3代表冀),t 为年份。 京津冀流通网络内部结构的演变能够通过调整产业布局来实现,因此三个省市流通产业份额的变化情况可以代表整体流通产业布局的调整情况(刘兵等,2018)。本文以京津冀2010-2017年流通产业份额为分析样本,以探索影响京津冀产业空间布局的因素。根据Northam强调的城镇改革“S” 形曲线和Chenery的标准产业结构理论,一个地区的城镇化发展程度会直接对该区域的产业布局和经济水平造成影响,是影响城市网络空间分布和产业结构的重要因素(李佐军,2018)。与此同时,空间经济学指出:城镇化和产业布局之间的关联性并不是固定的,随着城镇化程度的改变,其影响能力也随之改变。如今,流通产业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即便城市经济水平不高,网络流通产业也会占有一定市场地位,但随着城市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第二产业开始兴起,流通产业会受到一定负面影响,当城市经济水平较高时,消费者对产品和售后服务的要求也随着大幅度提高,这无形中推动了流通产业的完善,因此,本文提出假设3: 假设 3:京津冀流通产业产值随新型城镇化水平表现出“U”型的变化趋势,即当新型城镇化水平较低时,流 内容摘要:本文基于经济学研究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